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忽然疏远

第125章 忽然疏远

        北宫腾霄匆忙赶回淳梨殿,始终低沉着脸。

        见屋内没有光亮,楚姣梨许是睡了吧?

        他放轻了脚步踏进门,却见椅子上的身影,吓了一跳,看清是楚姣梨后,他轻轻呼出一口气,走到窗前,点起一盏灯。

        “梨儿,不睡觉怎么也不点灯呀。”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父皇的身体日况欲下,本宫虽是他的独子,朝臣却有半数是北宫千秋的人,近日得勤奋点了。”

        转过头,便见到面无表情的楚姣梨。

        他笑了一下,道:“梨儿今天怎么穿得这么好看……”忽然,他笑容渐渐止住,满眼都是愧意,快步走到她面前,诚恳道,“梨儿,对不起,本宫今天太忙……”

        他还未说完,楚姣梨便起了身,转身走到床榻上趴下,一脸阴沉道:“我困了。”

        北宫腾霄快步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她叫唤道:“梨儿?梨儿?”

        在快触及她的时候,她转身,将被子蒙过头。

        北宫腾霄的手停在半空中,轻轻叹了一口气,收回了手,安静地躺在她的身侧。

        若她能有项旖旎一半的体贴温柔,该多好……

        抬手揉了揉眉心,便沉沉睡去了。

        七夕活动逐渐进入尾声,北宫千秋用马车送楚姣杏回去。

        车内,楚姣杏躺在他的腿上,手里拿着他送的小驴子,傻傻笑着。

        北宫千秋满怀深意地注视着她,抬手轻轻抚了一下她额前的碎发,道:“小驴子,你真傻。”

        楚姣杏微微蹙眉,嘟起嘴哼了一声:“你才傻呢!”

        北宫千秋轻声叹了一口气,道:“等你过了十六岁,就把我忘了吧。”

        楚姣杏愣住,看着他略带忧愁的面容,十分不解:“什么意思?”

        北宫千秋苦苦一笑:“十六岁之后,你便不会再喜欢我了。”

        楚姣杏坐起了身,道:“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北宫千秋一把将她拉了过来,紧紧抱着她,抚了抚她的背。

        “没事,我胡说的。”他轻声道,然后放开了她,“到郡主府了,下车吧。”

        楚姣杏满眼透着不舍,拉起他的手,道:“那你要常来看我。”

        北宫千秋抬手夹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淡笑道:“好。”

        楚姣杏点了点头,欲离开马车,忽地又返了回来,趁他不注意吻了一下他的唇瓣,才笑着溜下马车。

        北宫千秋一愣,抬手抚了抚自己微麻的唇瓣,轻轻咬了咬,叹下一口气。

        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象出了她与他决裂的场面,那样痛心,那样悲凉……

        一刻钟后,齐世子府。

        北宫千秋踏入流光苑,阿冥便蜿蜒而来,蛇头立在了他的面前,瞳仁紧缩成一条线,吐了吐信子,道:“你去见她了?”

        “去了。”北宫千秋淡淡一笑。

        看着满面春风的他,阿冥轻声一叹:“唉,你说你爱上谁不好……”

        “以后再说吧。”北宫千秋看着手里的小爱心,笑着摸了摸,道,“我们练成最后一式后,要合力对付墨无忧。”

        “嗯,墨无忧确实是个大麻烦。”阿冥同意他的观点,瞳仁微微放宽了些,道,“若被他练成御水神功,你与楚姣杏无论是哪一个,都敌不过他的。”

        北宫千秋转了转拇指上的扳指,轻轻勾起唇角。

        既然得它认可,他再去见她,也没有必要躲躲藏藏了吧?

        三日后。

        皇宫内。

        金碧辉煌,歌舞升平。

        北宫烈轻轻哼着曲子,手在腿上拍着节奏。

        殿堂中央,是以楚姣梨为首正跳着婀娜的舞姿。

        楚姣杏一袭杏色齐胸襦裙,在一旁认真地调香。

        北宫烈闻到了令人陶醉的香味,顿时觉得流连忘返。

        今日北宫烈兴致不错,将楚姣杏与楚姣梨叫来陪他解闷。

        一曲作罢,北宫烈轻轻一叹,喝下一口茶,道:“来人,上酒。”

        “是。”

        楚姣杏微微蹙眉,先前她查过北宫烈的症状,他的身体应当不适宜再饮酒。

        她转身走到北宫烈身边,笑道:“皇上,不如喝点别的东西吧?”

        “唉……”北宫烈有些郁闷地揉了揉太阳穴,道,“这茶水,朕都喝腻了,除了酒,也没别的东西了……”

        楚姣杏转了转眼珠子,卖着关子笑道:“那可未必……”

        北宫烈挑起好奇的眉,道:“哦?”

        楚姣杏笑得有趣:“皇上给臣女一柱香时间,臣女们给皇上一个惊喜。”

        “哈哈,朕等你的惊喜!”北宫烈点了点头,挥手准许她离去。

        说罢,楚姣杏拉起楚姣梨的手,走了出去。

        屋外,楚姣梨一脸茫然地看着她,道:“大姐姐,我不会呀……”

        “你是不会,但你总得找机会邀功。”楚姣杏无奈一叹,转身停下看着她,“我们都不是什么有实权的郡主,如今你被项旖旎压着,博取皇上的好感度,对你的地位提升还是有好处的。”

        楚姣梨愣住,看她的神色有些复杂。

        她明明正在筹划如何杀掉楚姣杏,楚姣杏却偏生处处为她考虑。

        她微微蹙眉,放开了她的手。

        楚姣杏愣住,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楚姣梨淡淡一笑,低下头,没有看她,道,“妹妹还是回去跳舞了,主意是大姐姐想的,我想凭我自己的本事来。”

        楚姣杏顿了一下,看着疏远开她来的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大抵是心情不好吧?前几日七夕都没有瞧见她。

        还未开口说话,楚姣梨便以转身离开,踏进屋内。

        楚姣杏无奈一叹,往反方向走了去。

        一柱香后。

        一杯飘香四溢的棕色液体乘在了北宫烈面前。

        北宫烈闭上眼闻了一下,道:“好香啊,这是茶……好像又不是……”

        楚姣杏俏皮道:“皇上,这叫奶茶,是用牛奶和茶水做成的,您尝尝?”

        北宫烈轻轻挑眉:“哦?奶茶?朕从未听过这种东西……”说罢,他拿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立刻睁大了眼,诧异地看着杯中的液体,道,“太好喝了!朕从未喝过这么奇特的东西!”

        楚姣杏松下一口气,拉起楚姣梨的手,笑道:“这都是我平时在家捣鼓的发明,皇上喜欢便好,臣女会教皇上身边的宫女去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