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07章 纸醉金迷

第107章 纸醉金迷

        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少女,心跳得厉害,她……听到了?

        盯了半晌,等来的是阵阵鼾声……

        北宫千秋无奈一叹,横抱起她,走进她房间。

        楚姣棠满脸诧异:“世子,大姐姐怎么了?”

        “喝醉了。”北宫千秋将她轻轻放到床榻上,看着收拾好的包袱,笑道,“三天后再收拾吧。”

        “啊?”楚姣棠一脸懵逼,看着醉醺醺的楚姣杏,轻轻挑眉,眼底是不解的神色。

        翌日。

        天亮伊始,鸟儿声声鸣。

        皇宫内,楚姣梨正帮北宫腾霄整理衣冠。

        北宫腾霄低头看着满怀笑意的她,抬手勾了一下她的鼻子,道:“梨儿,从今往后,你要什么,本宫就给你什么,今后便衣食无忧,锦衣玉食,不必再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闻言,楚姣梨依旧笑着,抬眼看他,道:“殿下真好。”

        “旎儿为你安置了新的宅院,叫淳梨殿,等会儿她会带你过去,希望你会喜欢。”

        楚姣梨浅浅一笑:“在这太子府有个容身之所,梨儿已经很满足了。”

        目送北宫腾霄远去,楚姣梨看着眼前奢华的屋子,摸了摸那昂贵的紫檀木门框,又看着地上华丽的地毯,桌上铺着的桌布都是昂贵到极致的布料。

        她在桌上倒了一杯酒,看着那剔透晶莹的琉璃盏,闭眼闻了闻香甜的酒水,一口饮尽。

        低头摸了摸自己华贵布料的裙子,她笑了,笑得有些痴,原地转了起来。

        看着华丽无比的一切,她有些目眩。

        回想两个月前她还在伺候一个恶心的老头,如今却在当朝太子的卧房之中,无人赶她。

        “想不到我楚姣梨,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笑了笑,又饮了几杯酒。

        “侧妃娘娘,早上饮酒伤身,您吃些早点吧?”站在床边的丫鬟好意提醒她道。

        楚姣梨轻轻挑眉,缓缓走到她面前。

        “啪!”一巴掌用力扇在丫鬟脸上。

        楚姣梨狠戾地瞪着她:“你想骑到我头上是么?”

        丫鬟捂着脸,有些委屈地掉泪,低声辩解道:“不是的,侧妃娘娘,奴婢是好意……”

        “啪!”又一巴掌扇在丫鬟的脸上,楚姣梨冷冷笑着:“殿下都没管我,你个低贱的丫鬟也敢管我?”

        丫鬟有些发抖,立刻跪了下来,磕着头道:“侧妃娘娘饶命!奴婢不敢了!”

        见她磕头求饶,楚姣梨满意一笑。

        眼下像她这样高贵的身份,何必听一个没地位的人说话?

        “姣梨妹妹。”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楚姣梨一回头,见到了在门口的项涟漪。

        项涟漪笑容浅浅地看着她。

        楚姣梨蹙眉,睨了她一眼:“你也想管我么?”

        项涟漪依旧笑着,道:“淳梨殿已经布置好了,妹妹可以去看看了。”

        楚姣梨顿住,她这么嚣张,项旖旎竟没教训她?

        一看就是个没实权没地位的可怜人。

        看着项旖旎那淡淡的笑容,仿佛她的五官就长成了那样一般。

        楚姣梨微微蹙眉,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走了出去。

        “殿下送了妹妹很多珍宝,虽说殿下交给本宫处理,但基本上都是遵从殿下的意思,庭院的设计和选材,每一个家具的料子,甚至一个小小的酒杯,都是殿下亲自采买的,希望妹妹喜欢。”

        楚姣梨轻轻挑眉,立即萌生出极强烈的优越感,道:“殿下选的东西,我自然是喜欢了。”

        项旖旎依旧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跟在她身后走着。

        三日后。

        今天天色略微阴沉。

        楚姣杏昏昏沉沉地坐了起来:“我怎么睡着了?”

        身旁的楚姣棠笑道:“大姐姐你终于醒了。”

        楚姣杏轻轻挑眉:“终于?”

        楚姣棠点了点头:“你都睡了三天了。”

        “三……”楚姣杏满脸诧异,她不是那晚的第二天就该走了么?

        “姐姐不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了么?”

        楚姣杏微微蹙眉,想到那晚,她正弹着古筝,见北宫千秋喝酒,便小酌了几杯,然后……

        思绪回笼,楚姣杏用力拍了一下床板:“我去!北宫千秋竟然在酒里给我下毒!我都要走了他还谋害我!”

        “酒量差,酒品更差,酒后还断片。”

        听到这打击三连,楚姣杏抬头看向北宫千秋,蹙眉道:“你故意的!那酒后劲那么大!你不提醒我,是故意不让我走的……”

        本来底气十足,却又越来越小声了。

        他不想她走么?

        楚姣杏眼神有些躲闪,不敢看他。

        语落,北宫千秋也走到了她面前,坐在床边,注视着她,声音喑哑道:“是啊……”

        楚姣杏的脸蓦地一红,心跳加速了几分。

        他果然……

        见他靠近,眼底是浅浅的笑意,楚姣杏呆愣了一会儿,伸手捂住了楚姣棠的眼睛,缓缓闭上眼。

        北宫千秋看着慢慢嘟起嘴的她,轻轻挑眉,伸出手指点在她的眉心,感叹道:“没办法,一时找不到别的驴子来顶班了,只好把你灌醉几日了。”

        楚姣杏蹙起了眉,睁开了眼,看着满脸戏谑的他,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好好收拾吧。”北宫千秋声音淡淡,掩下眼底悲伤的情绪,起身走了出去。

        “大姐姐,怎么了?”被楚姣杏一手遮住眼睛的楚姣棠一脸懵逼。

        楚姣杏失落地放下了手,蹙眉道:“赶紧收拾,立马走人!”

        “哦,好。”

        半个时辰后。

        楚姣杏和楚姣棠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去。

        “阿玄呢?”

        “谨言说它去找一个叫阿冥的人道别了,稍后他会送它过去。”

        楚姣杏点了点头,楚姣棠没有见过阿冥,自然也不知道它是蛇了。

        回头一看,北宫千秋的房门依旧紧闭。

        她低着头,有些惋惜,都要走了还不来送送她么?

        只要你开门,哪怕一句挽留,或许我……

        杵在原地半晌,门框依旧安静。

        “大姐姐,这个送给你。”

        楚姣杏轻轻挑眉,思绪转了回来,看着楚姣棠手中,一个用竹叶编织的小蜻蜓。

        她有些讶异,拿了过来,道:“好可爱,谢谢你。”

        楚姣棠浅浅一笑:“见大姐姐难过,姣棠心里也不开心,所以想让你开心一点。”

        楚姣杏愣住,立即摆了摆手道:“哪有不开心,离开这里,我开心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