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06章 我喜欢你

第106章 我喜欢你

        “一万两!”北宫千秋轻轻蹙眉,声音有些迫切,带着乞求一般。

        “我答应!”楚姣杏眼前一亮,她何必跟钱过不去呢!

        闻言,北宫千秋轻声叹了一口气,似有些放松了,淡淡勾起唇角,转身走了几步,坐在宝椅上,道:“我想听古筝。”

        “哦。”楚姣杏点了点头,走到古筝前。

        “我要听两只老虎。”

        楚姣杏愣住,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你……确定?”

        北宫千秋闭上双眸,浅浅一笑:“不可以吗?”

        “也不是不可……”楚姣杏轻咳一声,抚上琴弦,单调的儿歌曲调传遍房间每个角落。

        北宫千秋想着那日她在画舫之中弹着这首曲子,他忽然有些怀念那个一事无成的楚姣杏了。

        “御水神功练得如何了?”

        楚姣杏点了点头:“挺好。”

        “今后阿玄便跟着你,日后御水神功也要勤加练习。”

        “好。”楚姣杏点了点头,一曲作罢。

        四下又沉默了良久,楚姣杏准备弹其他的曲子。

        波动了几下琴弦,便听北宫千秋道:“继续弹两只老虎。”

        楚姣杏轻轻挑眉,有些纳闷,弹了起来,道:“好听?”

        “好听。”

        他这品味是直线下降了吧!

        楚姣杏边弹边腹诽着。

        弹了好几遍,北宫千秋都没有喊停。

        她不禁抬头偷偷瞄了一眼,北宫千秋坐在桌前,始终保持沉默,斟了一杯酒,默不作声地喝了起来。

        即便是楚姣杏已经停下演奏,他也没有察觉,只是看着桌面,将琼浆玉液一杯一杯地饮下。

        “喝什么酒呢?”楚姣杏夺过他的琉璃酒杯,鼻尖凑近一闻,顿时酒香扑鼻,

        扑鼻而来的浓郁香味,琼浆玉液金浓滟滟,品相绝佳。

        不管是闻起来,还是看起来,都是绝好的享受。

        “好酒啊!”

        楚姣杏赞叹了一声,便迫不及待的将酒饮入。

        满口香甜醇厚,不冲喉,也不刺鼻,有点像是米酒和白酒综合的味道。

        眸子里闪过惊喜,看不出,北宫千秋还藏了这样的好酒,再喝点。

        一口饮尽后,浓郁的酒香味很快便醺得她蒙上了一层醉意。

        北宫千秋愣住,欲开口提醒,却缓缓闭上嘴,轻轻勾起唇角,拿出另一个酒杯,道:“那就一起喝几杯吧。”

        院中,楚姣杏屋内。

        楚姣棠与谨言正帮着楚姣杏收拾东西。

        她望了望北宫千秋的屋子,有些疑惑:“大姐姐怎么还不回来收拾?今天不走了吗?”

        谨言轻声一叹,道:“她也舍不得吧?毕竟咱齐世子那么有魅力,离开这世子府哪还找得到像世子这样文武双全貌赛潘安的人?”

        “咳……”楚姣棠轻声一叹,如果楚姣杏会喜欢北宫千秋,应该不会是那么肤浅的原因吧……

        两刻钟后。

        楚姣杏满脸都是微醺的红晕,脑袋好晕沉,眼睛也模糊了,仿佛世界天旋地转了起来。

        酒杯散落在地上,她晃了晃脑袋,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跌进北宫千秋的怀中。

        北宫千秋看着她,随着她的靠近,便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酒味。

        清香中带着一点馥郁,不刺鼻,又自然留有酒的芳香。

        此酒名与北宫千秋同名——千秋酿,入口淡雅清香,五杯就能醉倒一个大汉,楚姣杏已喝了三杯。

        他握着她发烫的手腕,看着她微醺的脸蛋,轻声道:“你醉了。”

        楚姣杏傻傻一笑,难以聚焦的瞳眸看着他道:“才没有。”忽然,她微微蹙眉,声音有些委屈,道,“我讨厌你……”

        北宫千秋轻声一叹,苦笑道:“我知道啊。”

        “你总叫我小驴子,你叫别的女孩子都是叫名字的,我也是个女孩子啊……嗝……”楚姣杏将头埋进他怀中,道,“你对我一点都不好!”

        她一边抱怨,却一边凑近他。

        北宫千秋一愣,听着她的埋怨他却生不起气来,甚至心头还有那么一丝愉悦。

        他偷偷抱紧了她,笑道:“那该叫你什么呢?”

        “那次在马车,你叫我杏儿,好听……”

        北宫千秋咽下一口口水,心跳加速了几分,轻轻启唇,却忽然又改口,两只手夹着她的小鼻子轻轻晃了晃,道:“小醉驴。”

        “嗯~”楚姣杏从鼻腔发出一声不满,别过头去,蹙眉道,“我讨厌你。”

        “我知道啊……”北宫千秋声音很淡,苦苦一笑。

        “你不知道女孩子说讨厌的意思是喜欢么……”楚姣杏带着浓重的鼻腔委屈道。

        北宫千秋睁大双眸,随即心跳急剧加速。

        他好开心,却不敢回应。

        已经对她这样子了,她居然还会喜欢他?

        北宫千秋轻声一叹,无奈地看着她道:“真是个蠢驴。”

        闻言,楚姣杏蹙起了眉,良久没有动静。

        等了许久,她竟哭了起来。

        北宫千秋吓了一跳,有些慌忙,拿出怀中的帕子抹去她眼角的泪水。

        看她哭得委屈,北宫千秋心尖直犯疼,蹙着眉轻声道:“别哭了……”

        “你就那么讨厌我么……”楚姣杏委屈地抽泣道,“我不就是会掏一下耳朵,吃饭会打嗝,睡觉会放屁,笑得大大咧咧会猪叫,会给别人嘴里塞臭袜子,会往你的饭菜喷口水,平时会诅咒你下地狱而已嘛,你为什么不喜欢啊……”

        闻言,北宫千秋微蹙的眉平了些许,眼底藏着几分笑意,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楚姣杏用力抓着他的衣领,摇了摇道:“你不喜欢还夺我初吻,你赔我你赔我!”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宠溺一笑,声音喑哑道:“我是在陪你啊。”

        语落之时,楚姣杏紧紧抓着他的衣领,贴上了他的唇瓣。

        北宫千秋眼神诧异,还未反应过来,楚姣杏便勾住他的脖子,伸出了不可描述的东西与他不可描述了起来。

        酒香四溢,醉了他的芳心,迷离的眼眸迷上一层潋滟。

        良久,双唇意犹未尽地缓缓分离,傻傻一笑,道:“这……还差不多……”

        语落,她眼皮一沉,头靠在他的颈窝,彻底晕了过去。

        北宫千秋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小声呢喃道:“我喜欢你啊……”

        “嗯……”楚姣杏忽然应了一声,把北宫千秋吓了一跳。

        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少女,心跳得厉害,她……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