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04章 最讨厌你

第104章 最讨厌你

        阿玄吞了她的传家宝玄珠,还了她一个玉扳指,说这是传家宝应该也没毛病。

        自从多了这扳指后,感觉总有不怀好意的人关注她……

        忽然,一股寒气袭来,楚姣杏的腰间被捆上一条水绳,将她拉了过去。

        楚姣杏低头一看,嗯?北宫千秋?

        随即,东宫苍穹蹙眉,也将

        两人纷纷转头,看到了一袭墨袍的北宫千秋。

        东宫苍穹轻轻挑眉看着他,道:“这便是北冥国人的待客之道么?”

        北宫千秋缓缓走来,道:“这女孩是我的奴仆,即便你是东陵国太子,我也不会客气的。”

        谁是你奴仆了!

        楚姣杏在内心嚷嚷道。

        算了,现在至少北宫千秋是好人,不能跟他起内讧给他人看笑话……

        东宫苍穹轻轻勾起唇角,笑得邪魅,伸手用木藤捆住她的腰,与北宫千秋争夺了起来。

        北宫千秋蹙眉,看着她纤细的腰,有所顾虑,没有用力。

        楚姣杏看着脸色发黑的二人,他们互相对视着,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她的存在……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楚姣杏咬着牙,将自己腰间的水绳运功抽了过来,凝成锋利的刀片,往四下射去。

        刀锋嵌入藤蔓,随即就被隔成几段,接着转身欲割断水绳,谁知冰刀竟与水流融为一体。

        “诶?”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身形不稳,睁大着双眸,很快便被吸了过去。

        北宫千秋一手抓着楚姣杏的肩,将她搂入怀中。

        楚姣杏的脸埋进他温暖的胸膛,蓦地一红,心跳加快了几分。

        北宫千秋看着东宫苍穹,声音低沉道:“她还是个弱鸡,你不要欺负她。”

        楚姣杏蹙眉,立即推开他:“谁是弱鸡了!”

        北宫千秋将她抱紧,冷漠道:“你。”

        “我……”还未说什么,楚姣杏忽然觉得自己插不上嘴了。

        两人眼底散发着阴沉的敌意,忽然那藤蔓和水绳互相缠绕前进,逼近对方。

        双方都注入了深厚的内力,长廊的木板上有细微的振动,长发飘起,楚姣杏有些被压得喘不过气。

        她抬眼看着北宫千秋,虽然她平日里非常努力练功,同样是御水神功,还是与他差了一个级别……

        忽然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楚姣杏望向长廊,皆是碎裂的冰块与变成一段一段的藤蔓,在看不见的内力抗衡的斗争下,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东宫苍穹冷冷一笑,道:“后会有期。”

        语落,便转身走了。

        幽寂良久,楚姣杏看着自己的肩,北宫千秋怎么还不放手?!

        “喂,他走了,你……”

        北宫千秋的手从她的肩膀滑落,拉起她的手,一转身,将她困在一根柱子之间,脸色阴沉。

        楚姣杏吓了一跳,蹙眉叫道:“你干嘛?”

        北宫千秋眉头紧锁,道:“别和他扯上关系。”

        楚姣杏觉得莫名其妙:“谁要和他扯关系了!”

        北宫千秋看着有些气恼的她,像个生气包一般,什么都不理亏的样子,轻轻勾起唇角抬起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脸,道:“你太弱了,打不过他的,打不过要跑,知道么?”

        楚姣杏气鼓鼓地挪开他的手,声音拔高了几分,道:“我现在可是玄月郡主,不是你的小奴隶了!”

        北宫千秋戏谑一笑,又掐上她的脸,道:“玄月郡主怎么了?封了个郡主你还是个呆驴。”

        “你才是驴呢!”楚姣杏嘴角变形,声音有些奇怪,样子很是滑稽。

        “我才不会蠢到被他给捆了。”北宫千秋掐着她脸颊的手摇了摇,道,“还清银子就了不起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请皇上把你许配给我,我一定好好教训你!”

        楚姣杏抗议的叫声忽然止住,愣愣地看着他。

        他又要娶她了?

        不会又是耍她的吧?

        北宫千秋看着有些呆愣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花痴的她,立即轻咳一声。

        那戏谑的笑容依然挂在嘴角,眼底的愉悦却变成淡淡的忧愁。

        他放开她肉嘟嘟的脸颊,道:“当然是耍你的。”

        楚姣杏的心漏跳了一拍,微不可见地蹙起了眉,有些恼羞成怒,用力推开他跑走了。

        北宫千秋看着她跑开的背影,轻声一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平日里故意这样整她,她应该是不会爱上他的吧?

        楚姣杏躲在到拐角处,低头看着地上的木板。

        忽然喉间有些哽咽,心底空落落的。

        这是怎么了?他已经退过一次婚了,本来就不可能再娶她的。

        既然如此,他这样无厘头地开玩笑,她还在期待什么呢?

        “混蛋……”楚姣杏声音有些颤抖,她紧紧握着拳,道,“我最讨厌你了!”

        拐角处,北宫千秋微微倚靠在门框,听到这句话,他淡淡勾起唇角。

        讨厌便好。

        夕阳渐陨,寿宴到了尾声。

        北宫烈已回了寝宫,众人也正离席。

        北宫腾霄握紧楚姣梨的手,朝她道:“正是好时机,你和本宫一起去面圣。”

        楚姣梨点了点头,有些紧张,紧紧跟在北宫腾霄的旁边。

        “玄月郡主,请留步。”

        楚姣杏转头,见到眼前的女子,有些震惊。

        叫住她的人是素不相识的项旖旎。

        此人气质出众,十分清新脱俗,举手投足透着大家闺秀的端庄。

        重要的是,项旖旎身上的香味是楚姣杏十分熟悉的,那是北宫腾霄买走的另一瓶香水,她只做了这一瓶,独一无二。

        楚姣杏眼底藏着些排斥,客套道:“太子妃娘娘何事?”

        项旖旎露着浅浅的笑意,拿出袖中的一瓶香水,道:“玄月郡主,这种香水可否卖我几瓶?”

        楚姣杏轻轻挑眉,顿了一下,道:“这香水你从何而来?”

        “是我托人买的。”项旖旎从容不迫道。

        楚姣杏眼神带着一丝狐疑,只是她托北宫腾霄买的?

        或许是她误会了什么。

        点了点头,道:“好,过几日我会差人送到宫里。”

        “谢谢。”

        北宫烈寝宫,北宫腾霄拉着楚姣梨的手走了进来。

        北宫烈正抚摸着今天收到的珍玩,听到脚步声,漫不经心地转过身来,看到了楚姣梨,道:“太子,安和郡主为何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