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00章 她的天命

第100章 她的天命

        本章为落花杳杳打赏盟主加第3更,感谢打赏!

        “我!我没有!”项迤逦慌乱地摇着头,见有两人向她走来,她立即吓哭了,谋害皇室宗亲是何等大罪!明明她才是被毒害的那一个啊!

        项迤逦哭了出来,却还是被无情抓了起来。

        项乾庭严肃道:“慢着!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迤逦再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暗害齐世子啊!”

        大理寺卿冷冷一笑:“证据确凿,你的女儿用望月散暗害了楚姣杏,楚姣杏乃齐世子的贴身丫鬟,害她就是害齐世子!本来暗害皇室宗亲是要抄家问斩的,齐世子网开一面,只带走你的女儿,你可知足吧!”

        “望月散……”项迤逦慌乱地想着,情绪忽然激动起来,“不是我下的毒,是白……唔!”

        还未说完,项迤逦便被捂住嘴强制带走了。

        “逦儿!”项乾庭想要拦下,却被比他还要高大的大理寺卿挡住。

        项乾庭瞪着他,道:“小女明明就是被冤枉的!”

        大理寺卿冷冷一笑,道:“上面的人,不是你得罪得起的!你是要她一人的清白,还整个侯府么?”

        “你!”项乾庭欲言又止,有些后怕,项迤逦方才提到白,一定是白国公府了,如今白国公最得皇帝宠信,若是得罪他,势必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谁让你女儿贪玩呢?”大理寺卿的笑意带着嘲讽,看了一眼落魄的他,便扬长而去。

        项乾庭神色怅然,项涟漪死的时候,项迤逦对他说,要去会会楚姣杏。

        “楚姣杏!”项乾庭愤然吼了一句,一个小小的丫头片子,竟害了他两个女儿的性命,“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

        一时辰后,大理寺。

        披着黑色斗篷的女子走进屋内,将斗篷取下,把藏在怀中的一袋银子放到了桌上。

        “寺卿大人,这回可真是谢谢你了。”少女得逞一笑。

        大理寺卿将袋子打开,看着满满的纹银,搓了搓手,笑得合不拢嘴:“应该的!为白三小姐办事,小的万死不辞!”

        白月莹轻轻勾起唇角,回忆起那日在国子监的场景。

        教室外,桃花烂漫。

        白月莹唤来了项迤逦,道:“迤逦,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项迤逦点了点头:“我知道,女傅说过,今天齐世子会来国子监,楚姣杏也会来。”

        语落,白月莹拉起项迤逦的手,神色有些委屈道:“先前她让我出尽丑态,还害死了你家妹妹,怎么可以让这样一事无成的废物踩在我们头上?不如你把她带到这里,我们实实在在地让她难堪一回!”

        项迤逦自信地勾起唇角,道:“白女傅放心,学生一定将她带过来!”

        白月莹点了点头,道:“那就拜托你了,记得要跟她表现得友好亲昵一些,比如像现在这样牵起她的手,她才会对你放下戒心,乖乖跟过来。”

        “我知道了,白女傅。”

        望月散只在一刻钟之内能够传播毒性,她将触碰过望月散的手再去碰到了项迤逦后,只要项迤逦去触碰一个人便会一齐染上这毒,而这人,定是她现在要去寻找的楚姣杏了。

        待项迤逦走后,她便立即服下事先备好的解药。

        思绪回笼,她轻轻呼出一口气。

        虽没杀成楚姣杏,但幸好也没脏了自己的手。

        项涟漪因为楚姣杏而死,项迤逦找她报仇,理所应当。

        齐世子府,流光苑。

        北宫千秋房门紧闭,正与阿冥聊着天,而楚姣杏也被阿玄叫回自己屋内。

        “关键时刻你到哪里去了!”楚姣杏抱怨道。

        “这不是……睡着了一会会儿么……”阿玄微微眯着慵懒的绿豆眼,眼神有些闪躲。

        “一会会儿?这都多少天了!”楚姣杏嚷嚷道,“要不是我机智,你的御水神功怕是要祸国殃民了!”

        “阿杏,墨无忧生性暴虐,从不行正道,他定不会只玩玩水那么简单……”阿玄若有所思道,“他已经盯上你们两人了,你必须练好御水神功。”

        楚姣杏坐在椅子上,吊儿郎当道:“我不练了。”

        阿玄神情严肃道:“学好御水神功是你的天命,不可不学。”

        楚姣杏将头别到一边去,道:“我的天命昨天托梦告诉我,要我活下去!”

        “你要是不练,整个北冥的人都活不下去了。”

        楚姣杏愣住,转头看向它,深思了一番。

        她与北宫千秋生来就是对称的异色瞳,阿玄和阿冥找到他们,并传授他们御水神功,而墨无忧二十年前就寻找异色瞳的人,一定是为了寻找这两个有资格修炼御水神功的人。

        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御水神功。

        楚姣杏有些不解地挑眉:“御水神功到底有什么神奇的魔力,值得墨无忧这样执着?他的武功远超我们几百倍!”

        阿玄抬头看她道:“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练成御水神功最高境界,一旦练成,在北冥之中便在无敌手,根本不必把墨无忧放在眼里。”

        楚姣杏睁大眼,她只知道御水神功是阿玄与阿冥独有的神功,竟不知有如此威力!

        “修炼御水神功是上天赋予你们的荣耀,万万不可轻贱,当下,更应该勤奋修炼,打败墨无忧。”

        楚姣杏深思了一番,点了点头。

        阿玄暗自叹了一口气,她还未满十六,只能先告诉她那么多了。

        一个月后。

        芒种至,初夏日,天气转热换季时。

        繁闹的街边,挨着薯香门第,一座优雅、的店铺,用簪花小楷写着“暗香来”三个清秀的字。

        来往的都是女客,这是楚姣杏新开的香铺,里头卖着全帝都独一无二的香粉香料和香水。

        店铺一开,就风靡了全帝都。

        半个月前一个宫里的丫鬟出宫采买,路过了这个香铺,买走了一些香水,带回宫中,深得嫔妃喜欢。

        甚至还传言说,现下皇帝只宠幸身上带有奇香的妃子,出宫采买的丫鬟更是踏破门槛。

        楚姣杏坐在椅子上数着银票傻笑:“这就是传说中的,数钱数到手抽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