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99章 想保护她

第99章 想保护她

        他拿起软榻上的毯子,轻轻盖在她身上,隔着被子摸了摸她的背,道:“小心着凉。”

        楚姣杏点了点头,更加凑近他。

        北宫千秋本是呆呆地顺着她的背,这一凑近,他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别再靠近了……

        头靠着他的心脏,听到了他剧烈的心跳声,楚姣杏偷偷笑了一下,平常那么喜欢捉弄人,原来也有那么尴尬的时候。

        北宫千秋低下头,看着眼前紧贴着自己的少女,不禁抬起手,用力拥紧她,低头埋到她的颈窝,呼吸频率有些奇怪。

        “杏儿……”

        北宫千秋唯美的声线轻轻呢喃,她竟有些陶醉。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居然叫她杏儿!平时不都是叫小驴子、小黑驴什么的么……

        空气中充满了暖意,楚姣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蛋蓦地一红。

        他真的喜欢她对么?而且……是那样的喜欢……

        北宫千秋轻轻启唇:“我……”

        楚姣杏咽下一口口水,他……会表白么?

        北宫千秋感受到了她加速的心跳声,微微一愣,他低头看了一眼埋在他怀中的她,眼底的温柔藏着极为强烈的不舍。

        眨了眨疲乏的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道:“看在你那么多伤,不能好好伺候我的份上,这回姑且就放你几天假好了。”

        闻言,楚姣杏蓦地咬牙爆筋,什么意思嘛!浪费她表情!

        她翻了翻白眼,他果然还是那么讨厌!

        冷漠推开他,拿起桌上的衣服穿上,道:“我才没有想你呢!收回!”

        北宫千秋看着她恼怒的样子,眼底有了一丝怅然与放心,淡淡一笑,解开自己的衣袍,道:“没有也要给我上药。”

        楚姣杏紧紧咬着唇瓣,白皙的脸蛋因恼怒成羞又红了几度,正想瞪他,却瞥见他身上皆是触目惊心的伤口,想瞪也瞪不起来了。

        哼了一口气,便小心为他擦拭伤口。

        也不知道都是几天留下的血渍,很多早已干涸,甚至还有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却在结痂的附近,又有新伤。

        她轻声一叹,认真为他处理伤口。

        包扎好后,北宫千秋换上新衣。

        楚姣杏看着桌上的那盆血水,有些难受地别过头去。

        今天见到了太多血,每每闭上眼,就感觉自己沐浴在鲜红的血液当中,令人作呕。

        北宫千秋抬眼看到她排斥的眼神,侧首道:“谨言,这东西处理掉。”

        “是。”谨言掀开帘子,将桌上的血水端出。

        他抬眼望了一会儿楚姣杏,又很快低下头,食指轻轻点着桌面,若有所思。

        为什么她与楚姣梨楚姣棠不是嫡亲呢?若只有楚姣棠,姑且可以怀疑楚姣棠的身世,而楚姣梨竟也是个近亲……

        而且这望月散,不是只有嫡亲血脉才可以救治么?

        为何关键时刻墨无忧带走了她?为何她在幽圣教活下来了?为何她是墨无忧的徒弟?难道……

        他微微蹙了一会儿眉,又接着偷偷瞧她。

        楚姣杏毫无察觉他的目光,微微侧头,从身侧的暗格中拿出一个香炉和几个香料放在桌上。

        捣鼓了一会儿,车内香气袅袅,带着果木与淡淡的薰衣草香,安抚了心神。

        北宫千秋淡淡一笑,眼皮有些沉。

        罢了,只要她是这个人就好,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

        何况,她早已不是原来的楚姣杏。

        幽静的马车内,只有他和她,他看着面前纯真无邪的少女,只觉周围一切喧闹纷扰都与她无关,他只想竭尽所能地保护她罢了。

        悄悄凑近她,依赖地躺在她的双腿上。

        “喂……”楚姣杏双腿一沉,吓了一跳,正想叫他挪开,却见闭上双眸的他呼吸逐渐平稳缓慢,很快便睡了过去。

        楚姣杏愣住,看了看他的黑眼圈,轻声一叹,嘟囔道:“算了……”

        抬手轻轻将他散落的发丝拨开,露出他那绝美的容颜,睡得如此安心,似乎忘却了所有烦恼一般。

        北宫千秋,我是真的想你了……

        所以当你的枕头,要给我减债!

        楚姣杏暗暗腹诽了一番,似乎有他在身边,她也终于安下心来,闭上双眸,靠着软榻沉沉睡去。

        白国公府。

        白月莹拍桌起身,满脸气愤:“怎么可能?楚姣杏怎么会没死?!”

        低着头禀报的丫鬟立刻慌忙跪了下来:“奴婢亲眼看到齐世子与楚姣杏一同坐着马车回来了,确确实实是没死……”

        “啪!”白月莹用力扇了她一巴掌,本来就够生气了,这个不识趣的贱人还敢火上浇油!

        丫鬟捂着脸有些委屈地掉着泪,闭上了嘴。

        白月莹坐回椅子上,若有所思了一番,道:“没道理啊……楚景茂明明对我说过,楚姣杏在这世上没有嫡亲之人,用了几次近亲血做成的药,应该必死无疑的!”

        明明就是万无一失的事情,怎么会……

        她用力握拳,不甘地往桌上一砸,气得直发抖:“楚姣杏,你的命怎么就那么大!”

        翌日,项侯府。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寂寥。

        老管家跑了过来:“来了来了,别敲了。”

        打开门的时候,他吓了一跳,门口有十人,为首的男人三十岁年纪,眼神刻薄而危险。

        他便是当朝大理寺卿。

        还未等管家通报,一行人已自己走了进来,朝厅堂走去。

        厅堂处,项迤逦正给项乾庭请安。

        项乾庭见远处的人走来,微微蹙眉,站起了身,迎了上去:“大理寺卿,这一大清早的有什么事情么?”

        “项二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大理寺卿一板一眼地看着还未反应过来的项迤逦道。

        项迤逦蹙眉,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还是说,大理寺卿要调查有人杀害她的事情?

        想罢,她有了一丝喜意,道:“寺卿大人,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有人下毒谋害我,我到了昨天身体才好些……”

        “项二小姐,你下毒谋害楚大小姐,企图间接杀害齐世子,请跟我们走一趟。”大理寺卿依旧是冷冰冰地道。

        “我!我没有!”项迤逦慌乱地摇着头,见有两人向她走来,她立即吓哭了,谋害皇室宗亲是何等大罪!明明她才是被毒害的那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