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98章 情愫萌生

第98章 情愫萌生

        北宫千秋苦笑:“我跟皇上请命围剿幽圣教,运送军粮的功劳送给太子了。”

        楚姣杏一愣,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忽然伤口一疼,表情有些痛苦。

        北宫千秋立即将她扶起,让她靠着角落坐着。

        楚姣杏看着他道:“在皇上面前立功不是对你很重要么?”

        北宫千秋看着她带着些许担忧的双眸,他忽然有些高兴,却抑制下眼底的雀跃,戏谑地看着她:“我的一万两黄金更重要。”

        小气鬼!

        楚姣杏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

        “对了,叶惊鸿呢?”

        他不像是会见死不救的啊,不是应该和北宫千秋一起来救她的么?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双眸,抬手掐了掐她肉嘟嘟的脸颊,道:“你提他做甚?”

        楚姣杏的脸被捏到变形,满眼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道:“他总不会那么没有义气吧?!”

        “你很了解他?”北宫千秋语气不善地低沉了几番,掐着她脸蛋的手指又加重了些力道。

        凶什么凶嘛!楚姣杏吃痛叫了一声。

        等等,他这反应是……吃醋么?

        想罢,她有些发愣。

        北宫千秋语气变得悠哉了起来,笑道::“在你被掳走的第二天,叶惊鸿就被西御国宫里的人给带回去了,说是有重大的事情要对他说,大概是要和飞霞郡主成婚了,你高不高兴?”

        “要成婚了?那敢情好啊!”楚姣杏毫不掩饰地笑道。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有些狐疑:“真的?”

        “那当然了!”

        她很喜欢苏珞染,若是这两个朋友喜结连理,那再好不过了!

        闻言,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眼底多了几分愉悦。

        旋即从车窗旁按下一个开关,忽然下面的木头有些许动静,他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东西,放到桌上。

        一个叠得整齐的女衣,还有绷带和药。

        他将绷带拆开,药瓶盖子打开,道:“把衣服脱了。”

        “把……”楚姣杏语噎,立刻抱着自己的月匈,叫道,“你想干嘛!”

        北宫千秋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道:“很明显啊。”似乎不知道她的顾虑一般,他旋即勾起一抹笑意,凑近她道,“要是不上药,你想浑身都留下伤疤么?就不怕以后嫁不出去?”

        脱了一样也嫁不出去吧!

        楚姣杏往后挪了挪,满脸通红,道:“我才不要你帮我上药呢!”

        “哦?”北宫千秋轻轻挑眉,“那你要谁上?谨言?慎行?”

        赶车的两人浑身颤了颤,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可不想掺和进来啊!

        “阿杏,我们都不会上药,别找我们啊!”慎行立马表示与楚姣杏保持距离。

        北宫千秋故作无奈一叹,道:“那没办法了,他们都不会,只能我帮你上药,等会儿你也要帮我上药。”

        楚姣杏红着脸瞪了他一眼,道:“我可没答应你啊!喂!别再靠近了!打住打住!手挪开!啊!雅蠛蝶!”

        ……

        满是血迹和污秽的衣服被扔到一边,楚姣杏紧紧闭着双眸,心跳得厉害,空气中的肌肤有着些许凉意,却很快发烫了起来。

        楚姣杏在角落不敢动弹,也不敢睁眼,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个白色绣花肚兜,好在里面没有伤口了。

        只是,见到楚姣杏没有反抗,他也没有任何雀跃的心情,看着她双臂伤痕累累的伤口,他心尖一疼,微微蹙起眉,似乎连呼吸都有些疼痛。

        他沉默着低下头,将帕子浸湿在水中,轻柔地为她擦去溢出来的血,声音低沉道:“真是的,你还有心情开什么玩笑?这么多伤不会疼么?”

        他的动作非常轻柔,楚姣杏没有感到太大的疼痛,身上被血渍浸得粘腻的不适感瞬间减少了很多。

        她偷偷睁开眼,北宫千秋的眼底充满了担忧与深深的愧意。

        她稍稍看呆了一下,他的表情好认真,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他也没有丝毫觉得想要占便宜的意思。

        他真的那么在意她么?

        擦拭完伤口,他拿起桌上的药瓶,道:“可能会有点刺痛,我会尽量慢些,你要忍着点。”

        楚姣杏看着满脸认真的他,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

        药粉小心翼翼地倒在伤口上,楚姣杏微微蹙眉,有些痛苦。

        看到这里,北宫千秋更是心疼,见她蹙眉,立即停下手里的动作,满脸担忧地看着她道:“很痛么?”

        楚姣杏轻轻摇了摇头,既然这疼痛还能接受,不要再没必要地耗时间了。

        他身上也有伤不是么?

        “我……会慢点……”北宫千秋满脸愧疚地道。

        拿起桌上的绷带,小心翼翼地为她缠上。

        看着他轻柔到极致的举动,楚姣杏眼眶有些湿润,他真的那么在意自己么?怎么可能为了一百两黄金拼命五天,怎么可能为了一百两黄金把极大的功劳让给自己的劲敌……

        她转了转眼睛,让自己的眼泪不要掉出来,被他发现肯定又要被笑了!

        但,北宫千秋此刻就是这么地注意她的一举一动,瞄到她有些泛红的眼睛,微微蹙眉,小心翼翼问道:“弄疼你了?”

        他怎么不笑……

        楚姣杏眨了眨眼睛,泪水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北宫千秋一吓,立即抬手抚去她的泪珠,蹙眉道:“对不起,我没有帮别人做过这种事……”

        楚姣杏忽然紧紧抱住他,大哭了起来。

        北宫千秋愣住,抬手抚了抚她光滑的背,脸颊挂上一丝红霞,而后,他转了转眼眸,掩盖了自己的思绪,道:“怎、怎么了?”

        楚姣杏微微蹙眉,自己身上的血迹淡了很多,反而闻到了他身上浓厚的血腥味,一想到这是为自己而受的伤,她哭得更厉害,道:“就是想你了!”

        一字一句敲击着北宫千秋的心房,他心跳得厉害,脸上难掩的喜意,她这是在跟他表明自己的心意么?

        他温柔一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柔柔的,轻声道:“我知道了。”

        那令人陶醉的唯美声线在她耳畔回响着,楚姣杏睁开了眼,有些害羞。

        他拿起软榻上的毯子,轻轻盖在她身上,隔着被子摸了摸她的背,道:“小心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