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97章 阿冥相助

第97章 阿冥相助

        本章为落花杳杳打赏盟主加第2更,感谢打赏!

        姐姐!别犯花痴了好么!我可不想躲过了墨无忧栽在你手里啊!

        笑了一会儿,秦鸾才似乎想起了她,走过去为她解了穴道。

        楚姣杏立即大口呼吸了起来,空气中那恶心的血腥味让她差点吐出,等到不大缺氧的时候,便立即捂住了鼻子,浅浅地呼吸着。

        秦鸾冷漠看着她,道:“离开这里,永远别再回来!”

        之前秦鸾把她推下悬崖,她还记着呢,自然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这次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

        想罢,她拂袖而离。

        这龙吟峰她绝对不会再来第三次了!

        走了几步,她又立刻返了过来,道:“这森林那么大,你捎我一段,免得我迷路了,又转到你那心爱师父的面前。”

        闻言,正在偷笑的秦鸾立即有些后怕,赶紧拉着她走了。

        两刻钟后。

        秦鸾熟练地绕过各种机关暗道,抬手指着前面已经变得稀疏的树林,道:“前面就是出口了。”

        楚姣杏点了点头,与秦鸾分道扬镳。

        走了几步,便听到了一群人打斗的声音,楚姣杏有些心惊胆战。

        她倒不是没能力杀出一条路走出去,但毕竟这儿全是幽圣教的人,若是被发现,被人通风报信了,她照样吃不了兜着走!

        她抬眼望了望天,如今已到夕阳落山之际。

        忽然,天空漫上一层水,逐渐变成水球,又逐渐凝成冰,变得细长如针,往地上用力扎去。

        楚姣杏大惊,立即运功将自己头顶的冰针化为一滩水,落在她身侧。

        北宫千秋在附近!

        其他人没有御水神功,只得拿起剑来遮挡,而那冰针又细又多,瞬间倒下一大片人,身上也被榨成了刺猬。

        紧接着,冰针融化,细细小小的血洞露出了血来。

        不要……不要用御水神功!

        楚姣杏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不顾一切地跑到了北宫千秋面前。

        北宫千秋有些憔悴和疲乏,黑眼圈十分严重,旁边还有叶惊鸿与苏珞染助阵,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与悲伤,见来人众多,他们有些撑不住了。

        北宫千秋抬眼,看到了伤痕累累的楚姣杏,大为震惊。

        他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她轻轻拥入怀中,睁大了眼眸道:“你没死!”

        见她身上处处是伤痕,北宫千秋心尖一疼,不敢太靠近她,柔声道:“你怎么了?为什么浑身是伤?”他忽然愠怒道,“是不是那个墨无忧!噗……”

        话未说完,他蓦地吐出一口鲜血。

        楚姣杏微微蹙眉,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所以血迹没有很明显,自己身上的血腥味也很严重,她仔细看了看他衣袍上的牡丹刺绣图案,竟全是血迹!

        她抬眼望着他,缓缓摇了摇头,道:“快跑……我们快跑!”

        原来她被囚禁的这几日,北宫千秋他们一直都在龙吟峰前与幽圣教厮杀,如今他身上的上比楚姣杏还要严重得多。

        北宫千秋淡淡一笑,将她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道:“好,我们回家。”

        语落,他扬起旁边的河水,准备做出一道屏障。

        “北宫千秋!”楚姣杏蹙着眉严肃地看着他,道,“不要再用御水神功了!”

        北宫千秋不解挑眉:“为何?”

        楚姣杏欲开口,却听到了令她发抖的声音。

        “宝贝杏儿放心,为师一定先吸干你的功力,再吸干他的。”

        身后传来的声音温柔且宠溺,楚姣杏双腿发颤,紧紧抓着北宫千秋的衣袖,不敢回头。

        北宫千秋将她的头埋进自己怀中,安抚道:“有我在,没事的。”

        很快,一群宫中禁卫军将墨无忧团团包围,北宫千秋盯着墨无忧,后退了一步。

        “怎么?我的神功拿不出手么?”

        附近传来了阿冥的声音,两人倏地转头去寻,却不见任何动静。

        而那附近的河水中,慢慢有水溢出,形成了一条条的水蛇,蜿蜿蜒蜒爬了过来。

        水蛇有上千条,蜿蜒在地上犹如水波一般。

        那些水蛇立即找准了目标,攻向墨无忧。

        见状,楚姣杏与北宫千秋相视一笑,是阿冥来助他们了。

        墨无忧嗤笑:“就这沟渠之水,能有多大能耐?”

        很快,四下皆传来教徒们的惨叫声,有的人被水蛇锁喉,有的人的口鼻被水蛇渗进,将他的气脉冰封起来,无法呼吸,更有人的皮肤被渗进,接着立刻变成了一个无法动弹的冰棍。

        墨无忧挥掌向水蛇用力击去。

        水蛇立刻散落一地,四分五裂,渗进土壤消失不见。

        墨无忧睨了一眼,道:“不堪一击!”

        谁知,那渗进土壤之中的水又很快浮出地面,凝结成水蛇,继续发动攻击。

        墨无忧有些乱了阵脚,河水被抽了个干净,整个龙吟峰遍布水蛇。

        他有些难以脱身,运起轻功跃到树上,那水蛇也跟着他爬上了树,可以说是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北宫千秋横抱起楚姣杏,运起轻功离开了森林。

        楚姣杏依靠在他怀中,终于安心下来,淡淡勾起唇角,晕睡了过去。

        百里外,是一辆准备了很久的马车,谨言和慎行赶紧走了过来,见北宫千秋带着些许喜意,怀中的楚姣杏应该是没死。

        “太好了,阿杏没……”

        “嘘……”北宫千秋轻声一嘘,看着怀中熟睡的女孩,低声道,“回去吧。”

        谨言和慎行点头会意,将两人送上了马车后,便策马扬鞭离开了龙吟峰。

        半个时辰后,楚姣杏缓缓睁眼。

        额头一阵冰凉,她睡在北宫千秋的腿上。

        她抬起眼看向他,疲惫的神情难掩着焦虑与担忧,拿着浸湿了的手帕为她擦净了脸上和手臂上的血迹。

        见她醒了,北宫千秋淡淡一笑,略带放心地呼出一口气。

        楚姣杏看着他严重的黑眼圈,道:“你几天没睡了?”

        “五天。”

        楚姣杏顿住,也就是说从她被劫走之后,他就没睡过了?

        她轻轻挑眉:“皇上不是让你运送军粮么?你怎么有空过来?”

        北宫千秋苦笑:“我跟皇上请命围剿幽圣教,运送军粮的功劳送给太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