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94章 感伤回忆

第94章 感伤回忆

        密道很长,隔着三丈便有一个点燃的火把,密道又直又长,石板铺得干净整齐,脚步声回荡在密道之中。

        她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倾斜的下坡,一定就是下山的路了!

        忽然,在她的脚步声中慢慢混入了另一个脚步声,一步一步,缓慢而深沉。

        楚姣杏顿时被吓得有些腿软。

        一定是墨无忧了!他从外面回来了!

        这里没有其他的路可寻,石门也被封死,她无处可逃。

        心脏慢慢随着他脚步声的频率而跳动,她呼吸有些凝滞,在看到那一身红衣的时候,她腿脚一软,缓缓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办?他会杀了她么?

        墨无忧瞧见了她,轻轻勾起唇角,似乎是要折磨她一般,步伐依旧缓慢。

        楚姣杏随着他的身影不断放大,浑身颤抖了起来,索性闭上眼,屈膝埋头,等待他的审判。

        许久,墨无忧终于来到她面前,停下了脚步,而楚姣杏的心跳也极速跳了起来。

        墨无忧弯身,温柔将她扶了起来。

        楚姣杏依旧有些站不住,靠在了他怀中,有些发颤。

        天哪,还是快点杀了她吧!这太可怕了!

        墨无忧抬手,将她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语气轻柔道:“宝贝徒儿,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听到他的声音,楚姣杏更是用力抖了一下,她的双唇在颤抖,说不出话来。

        墨无忧抚上她的背,运起内力舒缓下了她紧绷的神经。

        楚姣杏缓缓呼出一口气,这才放松了下来。

        她低着头,眼眸躲闪了一下,忽然就大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墨无忧仍是无动于衷,虽然他的举动很温柔,但她知道他一定很生气!

        他一定要她开口回答她的问题才会继续说话!

        楚姣杏可怜巴巴地道:“师父,我就是想你了,想在你不在的时候帮你整理整理房间,无意中看到我和我娘的画像……”

        闻言,楚姣杏顿时感到身边一股可怕的寒意,他好像更生气了!

        楚姣杏立马继续委屈地哭道:“杏儿太想娘亲了,无意中进了这个密道,想看看娘亲是不是在这里,师父,我的娘亲在哪里,我好想她……”

        说完,她又委屈地大哭了起来。

        转移一下话题,他应该就不会太追究她逃跑的事情了吧!

        听到她的哭声,墨无忧微微蹙眉,深深看了她一眼后,将她的头埋进自己怀中,紧紧抱着她,温柔地安慰道:“杏儿,你的娘亲已经去世了。”

        墨无忧说完,楚姣杏又佯装心痛地哭了起来:“娘亲……娘亲……”

        墨无忧一愣,思绪回到了七年前,那个雨夜,小女孩坐在院中,任凭雨水冲刷着自己,却毫不在意,她号啕大哭着,哭得令人心疼,却没有人帮助她。

        “娘亲……娘亲……”那时候,她也是这么哭的……

        那时候,他撑着油纸伞走到她面前,牵起她的小手,深沉地开口道:“从此,你便是我的徒儿。”

        ……

        思绪回笼,墨无忧抬起她满脸泪痕的脸,为她抹去泪水,淡淡地笑了,那充满安慰的眼神,却透着一丝淡淡的寂寞与忧伤。

        “杏儿不怕,娘亲没了,还有为师,为师会对你好的。”

        “嗯!”楚姣杏点了点头,抱着他啜泣。

        这样应该算蒙混过关了吧?

        她转了转眼眸,在心中窃笑。

        很快,墨无忧将楚姣杏带回望凌崖。

        她坐在美人榻上,依旧是可怜巴巴的模样。

        墨无忧附身安慰了一番,而后道:“杏儿,为师的房间有丫鬟打扫,你不需要再去了。”抬起她的下颔,看着她的美眸道,“杏儿要听话,不要做出让为师不高兴的事情。”

        楚姣杏顿住,他怜惜归怜惜,理智和警觉还是丝毫没有减弱的!

        他看了看桌上的水杯,自从吸收了御水神功后,他身体排斥了好几天,今天也算好不容易压了下来,却还没有真正第一次尝试过。

        于是,他抬手,运起内力去操控那杯中水。

        水起了一点点波澜,但只是波澜而已。

        许久没有动静,墨无忧蓦地愠怒,目光又定在了她的墨色扳指上,抬起她的手仔细看了看。

        楚姣杏见他阴森的眼神,立刻将手抽回,藏到背后。

        墨无忧倏地瞪着她的双眸,将她摁倒在美人榻上,抬起手运起内力,准备继续吞噬她还留有一半的御水神功。

        站在门口的落千夜听到教徒传来的口信,立即走进屋内,语气焦急:“师父!事态紧急!您再不出面他们就要杀进来了!”

        墨无忧侧头,目光狠戾:“一群废物!”

        闻声,四下的教徒与下人立刻跪下,不敢抬头。

        墨无忧转头,深深看了楚姣杏一眼,便放开了她,拂袖而离,路过门口时,侧首瞥了一眼落千夜,道:“死死盯着她,不准她再离开望凌崖半步。”

        落千夜知道墨无忧怒了,若不是紧急情况,他也难逃一顿毒打,立刻点头应下:“是!徒儿知错!”

        楚姣杏低下头,有些绝望。

        事情又变得棘手了起来。

        她抬起双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沉思了一番。

        难道,她要自断经脉,才可留住一命?

        “别想耍花招,我可不会再被你骗了。”倚靠在门框的落千夜冷声道。

        楚姣杏睨了他一眼,道:“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把秦鸾想要害死我的事情抖出去。”

        落千夜顿住,竟忘了有把柄在她手里了!

        “放了我,你死,不放我,她死,你选一个吧。”

        微微眯起双眸:“你想怎么样?”

        “你若被我打成重伤,让我不慎逃离,他会高兴,你和秦鸾也不会死了。”

        楚姣杏起身,拍了拍手,悠哉地走了出去:“你没时间考虑了,不想她死,你就帮我。”

        落千夜没有拦住她,她内心又多了几分自信。

        走了几步,便听到了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她也旋即勾起唇角。

        走到另一边的悬崖,这里笔直陡峭,已经接近直角的曲线了。

        往下望去,浓浓的一片雾,深不见底。

        她抬眼看着落千夜道:“你跟我一起跳下去。”

        落千夜看了一眼悬崖,嗤笑道:“你是想我们一起摔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