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91章 若是他来

第91章 若是他来

        本章为我乃龟仙人打赏白银大盟加第2更,感谢打赏!

        墨无忧眯起双眸,抬手,运起功力,楚姣杏瞬间就被吸了过来。

        他一手用力掐着楚姣杏的脖子,将她摔在冰玉床上。

        楚姣杏浑身散了架一般疼痛,头重重敲在冰玉上,震得她有些晕乎。

        还未等她调整过来,墨无忧抬起另一只手,在她的胸前,隔空运力将她的功力吸出。

        楚姣杏只觉脑袋发涨,墨无忧死死掐着她的喉咙,她已经缺氧,双眼发昏。

        体内的力量在迅速流失,她也越来越虚弱,眼睛上翻。

        难道……他想杀了她么?

        “师父,徒儿有要事禀报。”外面传来落千夜的声音。

        墨无忧望向石室门外的方向,眼底的微光一沉,他果然没料错,该来的还是追过来了。

        想罢,他放开了控制楚姣杏的双手,坐了起来。

        楚姣杏拼命咳嗽,眼底满是泪水,大口呼吸着,眼睛瞪着地面,不敢看他。

        墨无忧轻轻睨了她一眼,便朝外道:“进来。”

        “是。”落千夜领命走近石室。

        “什么事?”

        落千夜看了一眼狼狈的楚姣杏,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依旧是泰然自若地走到墨无忧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墨无忧听了他的禀告后,薄唇勾起冷笑,黑曜石般漆黑的眼眸闪过寒光。

        墨无忧听了他的禀告后,薄唇勾起冷笑,墨黑如宝石的眼中闪过寒光。

        他看向楚姣杏,轻轻抬手,温柔地为她擦去泪水,柔声道:“杏儿好好休养,为师有要事去办,忙完了再来看你。”

        楚姣杏依旧低着头,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一动不动。

        墨无忧轻轻勾起唇角,道:“只要你乖乖的,为师会对你好的。”

        楚姣杏微微蹙眉,反之,只要稍稍违抗他,随时命丧黄泉……

        在嘱咐楚姣杏一定要按照自己刚刚教授的师父口诀运功后,墨无忧便要离开了龙吟峰。

        临走前,他伸手捏捏楚姣杏的脸,又嘱咐道:“你要乖乖在这里待着,千万别乱跑,幽圣教里多的是机关阵法,你要是乱闯可是会受伤的知道么?”

        他的眼神很宠溺,他的声音很温柔,但他的做法,令人恶心!

        抬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再危险的机关阵法,能有他危险么。

        楚姣杏翻身下了寒玉床,她的状态好了不少,但她重要的御水神功被他人吸收了半数,心里空落落的……

        “小师妹,师父刚刚交代了要大师兄这些天一定要照顾好你,现在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你也饿了,先出去吃饭吧。”

        楚姣杏满脸冷漠,没有回应他,径自走了。

        落千夜则是笑得很无所谓。

        他伸个懒腰,悠哉道:“放心,师父凶是凶了点,可舍不得你死的。”落千夜双手抱臂,看着她手上的墨玉扳指,轻轻勾起唇角,“只要你还未学全御水神功。”

        楚姣杏顿住,听着他颇有深意的话。

        也就是说,一旦她练成御水神功,就会一滴不剩地被他吸收干净?!

        想罢,她蓦地一阵恶寒,真是个不要脸的人渣!

        估计他收她为徒,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春风和煦,烈阳高照。

        下午的时候,楚姣杏端坐在望凌崖的悬崖边,看着高峰下之下嶙峋怪石。

        离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可楚姣杏的心情却并不觉得惬意。

        也不知道北宫千秋来找她了没有……

        风轻轻吹过,带着头顶上的树叶沙沙作响。

        她思绪逐渐回笼,轻咳一声。

        她为什么要想北宫千秋啊……

        她是希望他来找她呢?还是不希望呢?

        怅然看着天空,脑中浮现出上回见到的他肩上的伤……

        若是他来了,会不会又受伤?

        若是他来了,有没有生命危险?

        若是他来了……

        楚姣杏闭上双眸,躺在了地上,试图让思绪平稳些。

        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挡住强烈的光线。

        总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总在挠着让她不得安宁。

        “啊,好烦!”她大喊了一声,蹙着眉起身,对着面前的树,用力出拳。

        发泄了几下,她依旧心绪不宁,便捡起地上的尖石头,在树皮上刻了起来。

        刻了一个大丑人后,她满意地将石头丢掉,撕裂开自己的衣袖,缠绕在手上,紧紧握拳,更加用力地攻击那无辜的树。

        该死的墨无忧……

        楚姣杏暗暗咬牙,每一圈都打在了那张丑脸上。

        高树之下,悬崖旁边,身影削瘦的女子,纵然只是背影,亦好像带了几分凄然的落寞。

        二十丈之外静看着她的落千夜,以前楚姣杏总是一副阴沉的模样,好似一个杀人工具一般,完全没有感情。

        近来她性情大变,变得鬼灵精怪,什么亏都不吃,而如今,她好似又变回了以前的模样,不过是背影,都似乎染了悲伤的模样。

        许是打击真的太大了吧……

        他凑了过去,看着那树上的人,不禁吐槽道:“长得那么抱歉,也的确你会打他了……”

        楚姣杏转头看了他一眼,运起内力将旁边水缸中的水抽出,在她手上凝成一个锋利的斧头。

        落千夜长眉轻挑:“你要砍树?”

        见他啰嗦,楚姣杏不耐烦道:“砍你!”

        落千夜噗嗤一笑,看着如今弱鸡一样的她,道:“小师妹可真幽默。”

        “砰!”楚姣杏拿着斧头,便是往丑人的脖子横砍下去。

        落千夜轻轻勾起唇角,便离开了。

        抬眼,看到了拐角处的红色身影,微微眯起双眸,快步走了过去。

        “为什么师父交代你照顾她?”秦鸾语气极为阴沉。

        落千夜轻轻勾起唇角,道:“这不是很正常么?你对她不怀好意,而我是师父最信任的人,看着她是最安全的。”

        闻言,秦鸾咬了咬牙,果然,墨无忧已经不信任她了。

        落千夜轻轻捻起她的一缕发丝,在鼻尖嗅了一嗅,调侃道:“我照顾她,你吃醋了?”

        秦鸾瞪了他一眼,迅速将头发抽回,继续看着楚姣杏。

        看着面前满脸恨意瞪着楚姣杏背影的她,落千夜轻声一叹:“我是好心提醒你,可别再和她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