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89章 近亲嫡亲

第89章 近亲嫡亲

        叶惊鸿愣了一下,立即点头:“对、对不起。”

        北宫千秋将楚姣杏横抱起来,走上马车,道:“谨言,你们运送军粮可以吧?”

        谨言抱拳低头:“世子尽管放心,我和慎行一定会安全护送。”

        北宫千秋抬手揉了揉眉心,道:“我会尽快赶来。”

        “是。”

        马夫牵着绳子,便掉头走了。

        叶惊鸿望着离去的马车,微微蹙眉,骑马跟上。

        龙吟峰。

        墨无忧站在书案旁,抬手抚摸着画中的绝美少女,思绪怅然。

        一位教徒匆忙踏入屋内,焦急禀报道:“教主,少主她……”

        墨无忧指尖一停,声音低沉:“怎么?”

        “属下看到少主在帝都之外的郊外突然晕了过去,北宫千秋很匆忙地带着她掉头回帝都,听他说,少主中毒了!”

        墨无忧微微蹙眉,眼底有了一丝怒意。

        自楚姣杏逃走后,他便派了眼线关注她的一举一动,除非危及到生命,其他事情无需禀报,这么焦急地将中毒之事禀报给他,显然是很严重了。

        是夜。

        齐世子府中,十分幽寂。

        楚姣杏躺在床上,脸色泛白,逐渐褪去血色,冷汗直冒。

        一位和蔼的老者正施针诊断。

        北宫千秋站在床边,袖中不断转动的扳指显示着他的焦虑。

        楚姣棠则是在旁边走来走去,眼中带着泪水,方才她叫唤了好久,还是刚刚才叫她别出声的。

        叶惊鸿和苏珞染则是在门口,医师说人多空气不大流通。

        须臾,医师将银针抽出,低头自言自语道:“怎么又是望月散……”顾不及多想,便转头对急切的众人道,“问题不大,只需嫡亲之血配合星罗花服下便可治愈,你们在座有谁是楚大小姐的嫡亲?”

        “我!我是她的亲妹妹。”楚姣棠立即走上前。

        医师点了点头:“这便好办了。”

        一刻钟后,药已煎好,北宫千秋将她亲自扶起喂药。

        小心翼翼地喂好后,楚姣杏微微蹙眉,小喘了一会儿,过了半刻钟,她的面色逐渐红润起来。

        正当所有人都松下一口气的时候,楚姣杏突然从嘴中喷出一大口血,而后彻底晕死了过去。

        医师又惊又怒,朝楚姣棠大喊道:“我要的是嫡亲血!近亲血是会致命的!你们到底想不想救她!”

        楚姣棠有些崩溃:“近亲?!怎么可能!我们的确是亲姐妹……”

        “若是远亲或普通人,都不会有那么剧烈的反应,你们的确只是近亲!”医师拂袖,惋惜地看着楚姣杏,叹道,“难了,快去找嫡亲!再拖下去神仙也没办法了!”

        北宫千秋顾不上震惊,道:“快!找楚姣梨!”

        一声令下,暗卫悉数出动,很快便将楚姣梨带进屋。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楚姣梨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便被抓来,但看着屋内熟悉的几个人,略微松下一口气,“齐世子,这是……”

        老者看着眼前与楚姣杏有着五分相似的脸,道:“你们确定她是嫡亲吗?她这副身体可再开不起玩笑了!”

        楚姣棠在一旁哭泣着,她思绪极乱,一边怀疑自己的身世,却又更担心楚姣杏,她抬眼望着楚姣梨,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千万别再出错了!

        “噗!!!”楚姣杏又吐出一口血,这次她浑身冒起了冷汗,肤色与纸一样白。

        众人满脸诧异之际,医师也几近绝望,无力地摇了摇头,道:“还是近亲……”

        北宫千秋双眸微眯,看着边上不知所措的两姐妹,思考了一番,微微迷上双眸,沉吟道:“楚景茂……”

        楚景茂是她的亲生父亲,一定是嫡亲了!

        说罢,她放下楚姣杏的身子,亲自去楚府寻他。

        此刻,楚景茂已经就寝,听到“吱呀”一声开门声,他当是风大,起榻欲关门,脖子却立马被锁住。

        “砰!”他被迫迅速向后退去,撞上了柱子。

        短短几个动作,不过是弹指间的速度。

        楚景茂吓地声音几番颤抖:“饶命!英雄好汉饶命!”

        “你是楚姣杏的嫡亲吧?”北宫千秋阴沉的声音响起。

        楚景茂确认了北宫千秋的声音,愣了一下,匆匆转了转眼珠子,便频频点头:“是!是!”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双眸:“你若骗我……”

        “不敢!不敢!”楚景茂浑身颤抖道。

        很快,他就被拎起,带回齐世子府。

        屋内的两姐妹哭得厉害,而叶惊鸿与苏珞染纷纷捂着胸口,嘴角带血,似是受了重伤,而床榻上空空如也。

        北宫千秋拎起叶惊鸿的领口,阴沉道:“楚姣杏呢?”

        叶惊鸿虚弱道:“一个……一个红色衣服的男人把她带走了……我们……我们联手都打不过他……”说罢,他两眼发昏,晕了过去。

        “墨无忧……”北宫千秋咬牙切齿,墨无忧的实力,即便是加上他联手,也打不过……

        而他的巢穴十分神秘,朝廷调查了几十年,仍然找不到。

        一瞬间内,北宫千秋情绪涌尽,朝天发出悲壮的怒吼,世子府蒙上一层冰霜,寒气逼人。

        他起身,阴沉地喊道:“找!!!”

        “是!”暗卫齐声应下。

        ……

        两日后。

        鸟鸣悠扬婉转,朝阳普照大地,生机盎然。

        楚姣杏缓缓睁开双眸,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蓦地清醒。

        这不是墨无忧那家伙的地方么?!这还是之前给她安排的房间。

        她想要起身,却浑身无力无法动弹。

        有些模糊的头脑慢慢理清了思绪,她中毒了,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昏迷中,她残留的些许意识,只听到了“嫡亲”、“近亲”这两个词,其他的一无所知。

        “徒儿,你终于醒了,可吓死为师了。”阴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楚姣杏侧过头去,看到了一袭曼珠沙华一般的红衣,心情复杂。

        她……可是好不容易逃离这里的!

        虽然过程出了点意外,结果还是差强人意的。

        这次怎么又被他逮了?!

        墨无忧转过身来,手里端着一碗药,坐在床边,舀起一勺,体贴地吹了一下,喂给她。

        楚姣杏警惕地看着他,没有言语,也没有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