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82章 独二无三

第82章 独二无三

        她清晰的感受到丹田在她的手掌心下微微发热,然后就如同一个温暖的水球,从里面抽出一缕,开始往筋脉里蔓延。

        随着蔓延的越来越多,水球变得越来越小。

        直到她按阿玄说的方法,那一缕水流又从另外一边缓缓地融入水球中,渐渐地,水球保持了平衡,始终维系着差不多大小。

        就好像源源不断的水,一直都在注入江河之中,她倏地一下睁大了眼睛,已顿悟。

        片刻之间,她就将调息学会,并能稳稳地操纵真气流动,她感受到丹田那处纯净雄厚的内力,轻轻勾起唇角。

        竟然这么快就学会了,以后就不必对北宫千秋那个混蛋那么怂气了!

        右手的拇指,像是被冰块包围,减弱了些许知觉。

        楚姣杏讶异地睁开眼,将手拿到自己面前,右手拇指处竟多了一个墨玉扳指,上面雕刻着龟甲图案,与北宫千秋的蛇鳞扳指有九分相像!

        她有些难以置信,想拿了下来细细观摩,竟扯得肉疼!

        “嘶——”她不禁吃痛叫了一声。

        “这扳指戴上便取不下来了。”阿玄道。

        “什么?!”楚姣杏睁大双眸,气恼道,“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同意……”

        “这扳指全北冥的人都想要,你有什么好埋怨的?”阿玄无奈道。

        闻言,楚姣杏的虚荣心得到了强烈的满足!抬手观摩了一下。

        “不可思议……”她看着精致的扳指,这色泽价值连城啊!

        等等,北宫千秋也有这扳指,难道就是用它来操控水……

        她起身,走到桌前,看着杯中的水,抬手,闭眼凝神,试图将水运起。

        再抬眼时,杯中水已在空中凝成水珠,果然,这熟悉的感觉……

        “这是……北宫千秋的武功?”

        她想要将水球控制在手掌之上,忽然散落在桌,湿了一大片。

        “这叫御水神功,北宫千秋的功力是阿冥传授的,而你是靠我,除了我俩,这世上没有别人能御水,即便是强行依靠深厚内力,没有这扳指,也无法运用自如。”阿玄严肃地看着她道,“你自当潜心修炼,任何液体皆能为你所用,他日有能力与北宫千秋抗衡。”

        楚姣杏愣住:“与北宫千秋……抗衡?!”

        天哪,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会有那么一天的。”

        她摸了摸冰凉的墨玉扳指,阿玄却再也没有言语。

        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瞒着她……

        她抬起另一只手转了转扳指,道:“算了,看在它那么厉害的份上,我姑且就戴着吧。”

        三日后。

        晴云轻漾,熏风无浪,开樽避暑争相向,立夏时节,棵棵树初绽盛绿,天气清爽。

        北宫千秋坐在小亭之中,修长的手指轻巧地拨弄琴弦,配合着附近的假山流水,旋律美妙。

        他轻轻闭上眸子,沉醉于悠然的旋律之中。

        稍稍混进轻盈的脚步声,他微微蹙眉,曲声减弱。

        “世子,三个月前,北冥边境与东陵有点小摩擦,皇上已派三千精兵前去驻守,如今已正式开战,皇上命世子押送备用军粮,明日出发。”

        语落,琴声渐止,北宫千秋睁开双眸,启唇道:“即刻准备。”

        “是。”

        翌日。

        一列过百人的队伍,缓缓在树林旁走着。

        四匹白色的千里马步调整齐,拉着一辆奢华大气的马车。

        马车内阵阵凉意,十分舒适。

        北宫千秋的马车下有一层暗格放置冰块,即便是酷暑时节,汗也不会冒一滴。

        帘子被一只纤长的玉手挑开,楚姣杏看着马车旁的一匹黑马上,男子青衣斗笠却也敌不过这午时的炎炎烈日,拉着缰绳的手背已经变黑,装作同情道:“老谨头,马车外很热吧?”

        老谨头?!他有那么老吗!

        谨言被她调侃的话呛到,看着被烈日烘烤下逐渐发黑的自己,眼神充满怨恨。

        正准备幽怨地看着楚姣杏,只见她那黝黑的脸,黑得并不大均匀,比自己座下的黑马还要黑上三分,顿时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你待在马车实在浪费,还不如同我一起晒太阳,你的肤色还能均匀些。”

        一语刺激了楚姣杏最深的伤口之中,她从桌上的茶杯中抽出了茶水,凝成一条水绳,朝他座下的马屁股用力一抽。

        马顿时受惊,把他踹飞在地,奔向远方。

        谨言吃痛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嚷嚷道:“卑鄙小人!”

        还未等楚姣杏回应,他就已运起轻功寻马去了。

        “略略略……”楚姣杏朝他的背影得瑟地扮了个鬼脸,轻哼一声,坐回座位上。

        北宫千秋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道:“原来,肤色与脾气有关,小驴子最近脾气大有长进呀。”

        闻言,楚姣杏本就漆黑的脸又黑下三分:“我还真谢谢你,刚泼完墨就拉我出来遛遛,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个非洲丫鬟!”

        北宫千秋似乎已经对她偶尔冒出的难以理解的词汇习以为常了,也好似听不懂她的反意一般,笑容灿烂道:“不客气。”

        楚姣杏看着他欠揍的笑容,还想开口说什么,又瞄到他放在桌上的手,抬起的食指在空中悠闲地打转着,而他面前的茶水在茶杯的上空凝成一个自转着的小水球,好似随时都会变出什么东西来修理她似的。

        她轻咳一声,立马若无其事地瞄向别处。

        北宫千秋将手指放下,茶水也回到杯中,他端起茶盏闭眼品茗,道:“箭上有毒,待着别动。”

        “唔?”

        语落,便听到“咻——”的一声,帘外的慎行迅速抽手,两根指间陡然出现一根长箭,箭头尖锐锋利,隐隐泛黑,尾部刻着独特的图腾,他微微蹙眉:“世子,这是……东陵国的箭。”

        匆匆一言,又听到“咻咻咻——”的箭声破空而来,一抬头,便能看到如蝗灾般骇人的漫天箭雨。

        他抽出背上的剑,握在手中,眼神淡漠,极快地劈碎了袭来的箭,发出“叮叮”的响声。

        “保护世子!”微微低沉的声音响起,其余护法闻声立刻集紧,各自拿着手中的兵器,纷纷答令:“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