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80章 黑驴诞生

第80章 黑驴诞生

        正在看书的北宫千秋顿了一下,似也觉得无所谓,抬眼瞄了一眼她手上锋利的菜刀,若无其事地翻了一页书,道:“我还没说你吃饭打嗝呢。”

        “你!”楚姣杏火力爆表,提起菜刀冲向他,“哇呀呀呀!吃我一刀!”

        北宫千秋抬手,运功提起眼前的墨水,冰封成一个锋利的冰锥,将她的菜刀击飞,然后冰墨融化,成了一个水球,缓缓升到她头上。

        楚姣杏只觉大事不妙,撒腿就跑。

        开什么玩笑!这墨水她碰过,滴在她手上一周都洗不掉!

        跑到了院中,那墨球也跟到了院中,忽然飞到了她面前,北宫千秋一收手,墨球失去了内力,随着楚姣杏的奔跑速度,直接砸到了她的脸上。

        十五月圆之夜,一个非洲人在齐世子府诞生了!

        “北宫千秋!”楚姣杏朝天大喊道。

        “早点睡吧,明早还要干活呢。”北宫千秋悠哉道。

        身旁的阿玄爬来,抬眼看了看她的脸,顿时把绿豆眼睁大成了红豆眼,道:“我的梦想成真了,你终于和我一样黑了!”

        “滚粗!”这什么奇葩梦想!楚姣杏欲哭无泪,悲愤地在池塘旁洗脸。

        “没用的,我都洗了几百年了,还是那么黑。”身旁的阿玄安慰道。

        “你走开!”包公脸的楚姣杏,显得白眼珠和白牙更加明显。

        阿玄仿佛被吓到了,退了几步,小声道:“即便你和我一样黑,你还是没我好看。”

        楚姣杏深呼吸,扯着难看的笑容看着他道:“你再说一句,我把你头砍下来!”

        “啊,我好怕怕。”阿玄敷衍嘲笑道。

        “阿玄,过来。”屋内的北宫千秋对院中阿玄唤道。

        阿玄爬进屋内,忽然门被关上。

        北宫千秋站在窗格前,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道:“我要你教楚姣杏御水神功。”

        阿玄愣住,道:“你真愿我追随她?”

        北宫千秋勾起唇角,若有所思道:“她有资格跟我竞争。”

        “你要记住,我若教了她,就成了你的敌人。”

        北宫千秋露出淡淡的笑意:“游戏,总是要公平的。”

        ……

        夜晚的街上空空荡荡,拐角处,一位白衣女子面露惊恐,转头看了一眼快要追上自己的三个男人,立刻翻身躲进小巷中。

        三个男人跟了上来,见拐角处无人,领头的人拿着菜刀大喊着:“楚姣梨!你给老子滚出来!”

        躲在箩筐之中的楚姣梨抖了一下。

        “砰!”箩筐被掀开,楚姣梨被拽了起来。

        粗鄙的男人拿着菜刀指着她道:“你个小丫头片子!杀了老爷和王夫人,霸占了整个赵府,快跟我们去衙门!”

        楚姣梨眼底闪烁,方才那梨花钗子被这三个人发现,知道了她杀人的秘密,恐怕这颗项上人头不保……

        忽然,一男人笑了起来,抬起她姣好的脸蛋,道:“不过,你要是给我们爷几个快活快活,也是可以饶你不死……”

        楚姣梨别开脸,拿出怀中的白玉哨子,用力一吹。

        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看得出来,她是一百个不愿意。

        “奶奶的,你敢不从!”一个男人握紧拳头,一拳打在了她肚子上。

        她吃痛倒下,他们立刻对她拳打脚踢了起来。

        太子府。

        北宫腾霄正准备就寝,身旁的鸟却忽然激烈地叫了起来。

        北宫腾霄睁大双眸,这反应是……她吹了哨子。

        这个时间,一定有危险!

        华丽的榻上,躺着一位气质卓然的美人。

        漂亮的桃花眸子带着些许困意的慵懒,见北宫腾霄匆忙地穿好外衣,缓缓起身。

        她带着那恰到好处的温柔笑容,走到北宫腾霄面前,也不问他去哪儿,而是拿起一旁的白色狐裘披在他身上。

        见美人体贴,他也主动开口道:“旎儿,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美人温柔一笑,点了点头,道:“现下更深露重,殿下要注意保暖。”

        北宫腾霄披上衣物,立刻快步走到门外,运起轻功消逝在云端。

        巷子中,楚姣梨捂着撕裂的衣服哭喊着,三个男人正准备对她做点女不让作者描述的事情。

        忽然,一道掌风打在了三人身上,三人停下动作,蓦然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痛苦地叫喊着。

        楚姣梨满脸泪痕,看着巷子口的北宫腾霄,立刻跑了过去,有些腿软,直接跪到了他身下。

        北宫腾霄心尖一疼,立刻将她扶起。

        “殿下救我!”她浑身害怕得颤抖,紧紧抓着北宫腾霄的衣袖。

        北宫腾霄脱下狐裘,披在她身上,小心翼翼将她扶起,看着她带着淤青的脸,怒火中烧,轻柔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转身对三个男人道:“你们找死么!”

        闻言,他们抬起脸,看清了眼前的人,立刻跪下磕头道:“太子殿下饶命!太子殿下饶命!楚姣梨杀了我们老爷和夫人,草民正想捉她去报官……”

        楚姣梨抓着北宫腾霄的狐裘,委屈地哭了起来:“我没有,殿下我真的没有,我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杀人呢……”

        北宫腾霄顿时咬牙切齿,将楚姣梨扶到一边,运起内力攻击他们。

        这么荒谬的理由,真让他恶心!

        楚姣梨坐在拐角处,听着巷中的惨叫声,轻轻勾起唇角,双手交叉,将北宫腾霄披在自己身上的狐裘拉紧。

        证人死了,她便获得了重生,她的过去不会有人知道了!

        闭上双眸,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浓厚的血腥味,缓缓呼出,惨叫声戛然而止,她睁开了双眸。

        北宫腾霄将楚姣梨扶起后,她抬眼,满怀感激地看着他,然后紧紧抱着他。

        北宫腾霄愣住,一时间又是心疼又是开心,也抱住了她,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拍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有本宫在。”

        楚姣梨点了点头。

        他微微蹙眉,有些别扭道:“要……送你回赵府么?”

        忽然,楚姣梨啜泣了起来,拼命摇头,颤抖的声线透着慌张和害怕,抓紧了他的衣裳,道:“我不回去!”

        “好好好,不回……”北宫腾霄连声安慰。

        也不知道眼前的少女经历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