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77章 所谓伊人

第77章 所谓伊人

        她不禁讶叹:“原来古代贵族学府居然这么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楚姣杏竖起耳朵,这是白月莹的声音。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女学生稚嫩的声音跟随她念着诗。

        “所谓伊人,白三难当!”楚姣杏故意朝门内大声念道。

        “所谓伊人,白三难当……”学生们跟着楚姣杏念了起来。

        愣住片刻,忽然都开始窃窃私语,掩面偷笑。

        白三,不正是眼前的白家三小姐白月莹么?

        白月莹蹙眉,将书卷用力放在桌上,朝屋外道:“何人在此喧哗,误人子弟!”

        少女眼疾手快地推开了门,立刻放开楚姣杏的手保持距离,迅速遛回自己的座位。

        楚姣杏瞄了一眼若无其事坐回座位的少女,白了一眼,吊儿郎当地看着白月莹:“正是在下。”

        顿时,白月莹气愤不已,紧紧攒着拳头,深呼吸了几口气,道:“楚大小姐有何贵干?”

        “我们白女傅是帝都第一才女,教书自然是极好的,像楚大小姐这样的从未进过学府的姑娘,怎么还敢职责白女傅的不是?”

        闻言,白月莹自信地勾起唇角。

        说话的人是她的心腹,项候府家的二女儿项迤逦。

        此人才华了得,和项涟漪不同,她懂得找墙靠,这学院之中若是有人说了白月莹的坏话,总是第一时间告诉她。

        楚姣杏看向说话的人,这人,正是带她来这里的那个绿茶!

        她轻轻勾起唇角,走到她面前,假装方才没有见过面一般,道:“姑娘是何人?”

        项迤逦站了起来,笑道:“项候府嫡次女项迤逦,小女子不才,只学了白女傅一丁点儿才学,楚大小姐要不要和我比比?”

        楚姣杏挑眉,项候府?她是项涟漪的姐姐吧,怪不得看着眼熟……

        这才因为她的关系,待了世子府两年的项涟漪因为她的出现死了,这亲姐姐能待她好到哪里去?

        不过上个月她幸得原宿主才学,最近闲来无事又几番推敲琢磨,倒是精进了不少。

        她故作胆怯地看着她,支支吾吾道:“那……项二小姐想比什么?”

        见状,项迤逦更是自信了不少,道:“就比即兴题诗吧,谁作得快又好,谁就赢!”

        楚姣杏故意吞了一口口水,好似有些怯场,其实在暗自窃喜,道:“请……请开始你的表演……”

        项迤逦深呼吸一口气,来回缓缓走了几步,看了看前方那幅簇簇竹子的水墨画,道:“秋罗跃马见王乔,去岁观茶不寄书。竹众必东嫌古画,后乘帆驶占丛竹。”

        四下学生不禁赞叹,能出口成章的学生,怕是只有项迤逦一人了。

        楚姣杏转了转眼珠子,闭上眼眸,想到了方才门外看到的那片桃花林,道:“今流锦浪下孤舟,小住繁华亦不移。总胜流出红粉重,一别火枣更相欺。”

        语落,四下皆为震惊。

        先前楚姣杏卖身为奴入齐世子府之前,就听到传言,她作了一首绝词,但没有亲眼瞧见的人,终归是不相信这个废物楚大小姐真有这样的实力的。

        如今,便更加证实了那次的传言!

        项迤逦顿时难堪了起来,楚姣杏作的诗的确更快更好……

        她无言,哼了一声,甩袖坐回座位。

        白月莹更是气愤,不甘地看着她,道:“泉石元有月如眉,射猎葱茏望百城。秦望有约山不见,沃洲敛秀复相仍。”

        楚姣杏从容看着她,接道:“竞栽万里众知名,云物旋熏念下民。消尽景明冲雪早,暂留销瘦上琼瑶。”

        其实作诗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嘛,这不过是时代不同的语言方式,有了原宿主的基础,她也不断推敲琢磨出了自己风格的诗。

        白月莹愣住,她竟有如此才华?!这下可在学生面前难堪了。

        又是不甘心地道:“傍碧满观人世乐,奈何禄米马玄黄……”

        “不如云杏有风波,别浦横桥语凤凰。”白月莹还未说完,楚姣杏就抢着接了下半首。

        白月莹走上前,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命风舞地四山阴,湖水听琴日月新!”

        楚姣杏也不甘示弱地走上前,直视她充满怒意的眸子:“满树满襟浮野水,霜中满袖此时心!”

        白月莹题诗,楚姣杏对诗,可谓是无缝衔接,越对越快,针锋对麦芒,几乎就是吵起来了,吵得不可开交。

        ……

        一堂课的时间大约是一个时辰,中间会有三刻钟的休息时间。

        转眼已到了课间,楚姣杏在屋外荡秋千,已经收获了一群小粉丝。

        一个小女孩正帮她推秋千,玩得不亦乐乎。

        “你们听说过水龙头么?”小女孩们一定很好奇这些新鲜事物。

        “水龙?龙头?没有听过……”

        “从未听说,是个神话传说吗?”

        楚姣杏清了清嗓子,耐心解释道:“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的人不用去水边挑水打水,挨家挨户都靠这个叫水龙头的东西。”

        边说着,她拿起地上的树枝在土地上画着。

        小女孩们日有所思,仍然不理解。

        “这东西比手掌还小一些,只要一开开关,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水流出,还能控制水流大小,关上开关,水又停了。”

        “真有那么神奇的东西吗?这样也太方便了!”

        “当然有啦,而且他们也从不上山砍柴,全靠一种叫煤气的东西生火,炒菜,也是有开关的,做饭呢,就用一种叫电饭煲的东西,把水和米倒进去,按下开关,过一会儿就熟了。”

        说完,地上也画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好方便呀,这可省了不少时间呢!”

        “姣杏姐姐知道的真多!”

        坐在园中石桌前品茗的白月莹轻轻睨了她一眼。

        “天方夜谭,简直误人子弟!”

        紧紧握着放在腿上的绣花帕子,深呼吸了一口气。

        本想让她难堪,没想到她竟然有如此才学,现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项迤逦瞧见白月莹隐忍的模样,走到她面前,道:“白女傅,楚姣杏这样也太猖狂了,我告诉欧阳祭酒去。”

        白月莹看着楚姣杏,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