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76章 去国子监

第76章 去国子监

        晨光微曦,凄凉的送葬曲在街上吹着。

        候府内却没有挂白,大家只是比以往沉默了些,好似没有什么不同。

        项涟漪的房门外站着一位魁梧的男人,遮挡住了大部分光线,本就毫无生气的房间更是暗下了许多。

        男子四十年纪,双鬓有几率银丝,身躯凛凛,横眉浓密,满目威严。

        他负手而立踏了进来,迈着稳重到令人恐惧的步伐,屋内的丫鬟为自家小姐心疼地啜泣着。

        他轻轻闭上眼眸,呼出一口气,道:“都出去。”

        “是……”下人应下,退了下去。

        坐到项涟漪的榻上,脸色阴沉。

        他便是侯爷,项乾庭。

        项涟漪自从去了世子府后,已经两年未回府。

        他拿起她生前喜欢的一支发簪,仿若她就在他面前一般,微微眯起双眼,沉音道:“你的长相是我女儿之中最次的,比不过两个嫡姐姐,当初你爱慕齐世子的时候,我甚至还赏了你一巴掌……

        “你凭借自己的努力,竟真踏进了世子府,一去就是两年有余,我想是上苍眷顾你。”项乾庭忽然握紧簪子,手有些发抖,“但你不珍惜,竟做出这等丑事!

        “我让你把了解到关于世子的情报交给我,我好偷偷告诉太子,你却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脱离了我项候府,我又凭什么为你置办丧事!”

        项涟漪的嫡长姐项旖旎是北宫腾霄的太子妃,这些年,候府巴结齐世子不成,而项旖旎被北宫腾霄看上,候府这才全力协助北宫腾霄登基为皇。

        而项涟漪,也算是他安插在齐世子府的一颗棋子。

        但……是颗废子!

        想罢,他将簪子用力摔在地上,破碎得如项涟漪的心一般。

        屋外,一位清丽绝美的橙衣女子步步娉婷而来,她十六年纪,眉宇间与项涟漪有些许相似,是府中嫡次女项迤逦。

        她走到项乾庭的身边,抱住他的手臂,道:“父亲,三妹妹年轻不懂事,最近也是因为楚姣杏才吃了不少苦头,如今还被害死了,唉……妹妹还那么年轻……”

        项乾庭挑眉,看向她:“楚姣杏?你是说那个楚皇商的废物女儿,被齐世子退婚的那个?”

        “退倒是退了……”项迤逦轻轻蹙眉,道,“可人家硬是不要脸地挤进了齐世子府,现在齐世子可是宝贝得不行,不过我听白女傅说,过两日齐世子会来国子监,我刚好可以会会她。”

        语罢,项迤逦轻轻勾起唇角。

        她才不像项涟漪那般懦弱胆小,混了两年了,竟还是下人,如今把自己也给害死了,真是废物!

        两日后。

        这两天来事情还未查清,没有没有任何证据指向除项涟漪外的任何人,恰巧项涟漪死的当夜,之前秘密给项涟漪送信的丫鬟也突然惨死,线索如断线一般的风筝一般,看不见踪迹。

        但楚姣杏相信,早晚还是会水落石出的。

        流光苑中,她正给北宫千秋梳发。

        “等下要去国子监,你或许可以打扮一下。”

        “国子监?”楚姣杏轻轻挑眉,听说北宫千秋在国子监学习的时候成绩优异,深得祭酒赏识,称之为北冥第一才子。

        出了国子监后,祭酒求他留下教书,他不肯,却也经常回去处理些事情。

        过了两年后,白月莹便被封为北冥第一才女,如今留在国子监当女傅。

        如果去了国子监,那一定会碰到那个讨厌鬼了……

        想到之前与她击鞠时被她泼了一身土,就气不打一处来。

        见到铜镜中她气鼓鼓的小脸,北宫千秋眼底藏满了笑意。

        国子监。

        这里气派辉煌,听说都是官宦和皇亲的儿女读书学习的地方。

        视线的远处,露出了一丝红色的飞檐来,飞檐之下,就是国子监独一无二的,醒目夺人的匾牌。

        跟着北宫千秋走了进去,才发现国子监比想象中的要大的多,占地百里有余。

        绿树笼葱,处处见亭阁、楼台,还有学生朗朗读书声在花香中袭来。

        走到最后面,是祭酒的办公的地方,北宫千秋顿了一下,侧首看着楚姣杏,道:“我进去和祭酒谈话,你可以到处走走。”

        其实带她来的目的,是想瞧瞧她与白月莹又会发生什么样的趣事。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留下她,独自上了阶梯。

        楚姣杏不满地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她既然没事干,他就不能放她假么?

        不过……他让她到处走走,又没说要留在这儿,她可以偷溜出去玩么?

        见已经进门了的北宫千秋,楚姣杏若无其事地哼着歌,眸光四处飘忽,寻找方才来时的路。

        不过方才绕了好几圈,再找着实有些困难,楚姣杏蹙起眉头,看着这些一模一样的建筑,顿时眼花缭乱。

        “姑娘迷路了么?”身后一阵少女的声音,楚姣杏转过头,便看到了一位十六年纪的少女。

        她有些愣住,这人长得和项涟漪有几分相像,是巧合还是……

        全帝都都知道的,帝都内与齐世子相对称的异色瞳只有一人,便是楚姣杏。

        那少女见到自己依旧笑得友好,她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敌意。

        少女走来,拉起她的手,有些焦急道:“姑娘,想必你是新来的学员了吧?我今天迟到了,你也快随我一起去上课吧,不然该挨白女傅训斥了!”

        楚姣杏见到她这般亲昵的动作,有些厌烦,挣脱开来,与她保持距离,却又听到白女傅,轻轻挑眉:“白女傅?可是白国公府的三小姐?”

        少女也不大在意自己被冷漠推开,热心道:“那还能有谁呀?当然是她啦。”

        楚姣杏瞄了她一眼,说是迟到了,身上却没有带课本之类的东西,怕是白月莹要引她过去。

        楚姣杏也不害怕,轻轻勾起唇角,便随她走了。

        绕来绕去,走到了一片桃花林。

        如今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一阵淡淡的桃花香扑鼻而来,蜿蜒小径上,两边错落有致地种着桃花树,青石板铺的路上皆是飘落下来的桃花花瓣,美不胜收。

        走到尽头,是一片空旷的院子,旁边有假山和泉水,鹅卵石铺的路蜿蜿蜒蜒,尽头有一个漂亮的秋千。

        她不禁讶叹:“原来古代贵族学府居然这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