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75章 百感交集

第75章 百感交集

        楚姣杏看着狼狈的他,冷冷一笑,道:“好。”

        楚元哲难以置信地抬起眼看着她,眼神惊诧了一瞬,便立刻笑了:“谢谢姐姐!谢谢姐姐饶我不死!”

        楚姣杏拂袖,对身旁的谨言道:“把他阉了。”

        谨言会意,点了点头,和慎行一起架着他走了。

        “不!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我求你了!求你了!”楚元哲崩溃地叫喊,喊到了院外,手起刀落,他尖叫一声,痛苦大叫了一番,承受不住疼痛与打击,晕了过去。

        楚姣杏轻轻呼出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这楚元哲罪有应得,阉了也好,省得他继续祸害良家少女。

        只是……那项涟漪……

        楚姣杏抬眼,看着脸色发黑的北宫千秋,四下一片沉寂。

        须臾,两人坐上马车回府。

        车内一股凉飕飕的冷意,楚姣杏悄悄抬眼看他,凶手是身边最亲密的人,对他打击一定很大吧……

        “那个……老板,要吃葡萄吗?”楚姣杏轻轻挑眉,摘下一颗葡萄,试图逗他开心。

        忽然,北宫千秋抓起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过来,紧紧抱着她。

        楚姣杏愣住,葡萄滚落在地。

        感受他正微微地颤抖,有些动容,他……这是在害怕么?

        楚姣杏将纤细的手绕到他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这时候,他是应该需要一个关怀的拥抱。

        “对不起。”北宫千秋蹙眉,在她耳边轻声道,那话带着些许的颤抖,随风即逝。

        楚姣杏愣住,轻轻挑眉:“什么?”

        “是我害了你。”北宫千秋眸色低沉,带着些许愧意。

        他要是没有对她这样偏爱,也不会让她陷入这样的险境了。

        楚姣杏有些难以理解,但见他伤心,也不多说话惹他动情绪,继续拍着他的背。

        马车渐停,北宫千秋恢复阴翳的脸,下了马车,踏进世子府。

        渐近午时,烈阳高照。

        院中,是一阵阵凄惨的叫声。

        项涟漪趴在椅子上,两个侍从拿着板子,狠狠地朝她打去。

        北宫千秋坐在她面前,面无表情,任凭她叫得再惨烈,表情依旧冷漠。

        楚姣杏站在北宫千秋身后,心里有些难受。

        之前一直相安无事,若没有她的出现,项涟漪也不会变得这副模样。

        侍从停下继续落下的板子,放到身侧,道:“世子,二十大板已打完。”

        “涟漪有罪,不敢奢求世子原谅……”项涟漪面色虚弱无力,板子落下的地方皮开肉绽,触目惊心。

        北宫千秋闭上眸子,闻到了空气中夹杂着的血腥之味,有些不适,轻轻呼出一口气,睁开了冷漠的眼,转身离开。

        傍晚,流光苑。

        北宫千秋已经许久不曾言语。

        楚姣杏低着头,点上了调好的香。

        北宫千秋靠在宝椅上,仰首,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卸下一天的疲惫。

        “你……去看看她吧。”楚姣杏言道。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你不恨?”

        楚姣杏垂首,思绪万千,轻声叹了一口气,道:“我恨是我的事情,你不必恨,她从未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正如今早,你要我亲自处置楚元哲一般。”

        北宫千秋闭上眼眸,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做出这样有辱世子府见不得人的事,本该乱棍打死,打二十板子是我从轻发落的,我一直在等你做决定。”

        楚姣杏沉思了一下,有些犹豫:“我……不知道。”

        “她比楚元哲的罪更大,你为何无动于衷?”

        楚姣杏轻轻闭上桃花眸,道:“楚元哲坏事做尽,她只做过这么一次。”

        一位丫鬟从门外进来,道:“世子,涟漪大人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房门紧闭,也不让奴婢上药……”

        北宫千秋轻轻叹了一口气,终于起身走了出去。

        楚姣杏抬眼,跟在他身后。

        推开了门,他怔住,楚姣杏吃惊地捂住嘴,顿时有些悲伤的情绪。

        项涟漪割腕自杀了!

        北宫千秋快步走上前,抬手在她颈上试了试脉搏,蹙眉道:“谨言,快去拿止血药!”

        “是!”

        上药包扎好后,下人也去煮了汤药,小心翼翼地喂她喝。

        项涟漪缓缓睁开眼,楚姣杏松下一口气,幸好没出人命。

        项涟漪咳嗽了几声,见自己未死,还引来了北宫千秋,也丝毫没有惶恐之色。

        她没有任何表现,仿佛已经没有喜怒哀乐了一般。

        北宫千秋抬手,示意丫鬟退下,关上了门。

        轻轻闭上眸子,呼出一口气,再缓缓睁开,走到她面前俯瞰道:“为何自杀?”

        “涟漪有罪,当死。”她声音平淡,毫无生气。

        北宫千秋俯身,掰过她的下颔,正视她道:“你跟了我两年,我了解你,你不可能主张这种事,主谋是谁?”

        她缓缓抬眼,空洞的美眸看着北宫千秋,启唇道:“没有人指使我,是我一个人做的,我恨楚姣杏,恨她入骨,巴不得她下地狱。”

        闻言,北宫千秋怒了,抬手想要给她一巴掌。

        项涟漪抬起脸,闭上了眼,准备承受。

        他迟疑在空中,最终将怀中的她推开,站了起来,背对着她,负手而立,朝谨言道:“看着她,安心养伤,伤好之后,送回候府吧。”

        说罢,转身离去。

        倒在榻上的项涟漪睁开了眼,望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

        她绝望地笑着,笑出了声,凄厉而悲伤。

        老天就是爱戏弄她,如今她已输得一败涂地,就算供出了主谋,她继续留在世子府,又有何意义呢?

        轻轻闭上眼眸,泪珠滑落,缓缓睁开眼,眼底依旧是那样空洞而绝望,却也多了一丝冷静。

        白月莹,以后楚姣杏就交给你处置了。

        屋外,楚姣杏怔了许久,一时百感交集,从眼眶流出一颗泪珠。

        原来,项涟漪是真的非常爱北宫千秋,付出真心,付出了所有。

        但事与愿违,北宫千秋不爱她,她终归是个可怜人。

        北宫千秋愣住,看着她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抬手欲擦去她的泪珠,却被她率先擦掉了。

        “是我没有让她死么?”他微微蹙眉,握紧了拳头,回过头,“我马上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