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74章 一条生路

第74章 一条生路

        北宫千秋拂袖,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的墨玉扳指,道:“把所有家丁叫过来,让她认一认。”

        北宫凌云表情逐渐认真,道:“好。”

        半柱香时间,所有家丁已全部集中在厅堂。

        楚姣杏摸着下颔,紧缩着眉头,挨个看过去。

        认真的看了几个,她有些疲乏地揉了揉太阳穴,这些家丁怎么长得都那么没有特色,全是大众脸,衣服也都是一样的,她都快脸盲了!

        全看了一遍,她摇了摇头,凝眉道:“好像都不是。”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看着北宫凌云道:“你确定所有家丁都到了。”

        “当然,我哪敢在齐堂兄面前徇私舞弊!”北宫凌云正色道。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双眸,转了转袖间的扳指,道:“若不是家丁呢?”

        北宫凌云思考了一番,微微蹙眉,小声道:“难道……”

        果然还有人!北宫千秋严肃道:“还有谁?”

        北宫凌云沉思了一番,道:“之前老管家死了,所以我选了新管家,但在姣杏到这里时,他还是家丁。”

        “带上来。”北宫千秋冷漠道。

        北宫凌云道:“他从昨天便说家里老母病危,求我让他回去照顾两天。”

        北宫千秋蹙眉,更加确信了,阴沉道:“抓回来。”

        须臾。

        两个侍从把洛平带了回来,他神色紧张,冷汗直冒,看到楚姣杏后更是不自觉地软了腿。

        楚姣杏走上前去,忽然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浑身打了个激灵。

        洛平冷汗直冒,被她盯得更加发毛。

        “是他!就是他!”楚姣杏指着洛平道。

        洛平浑身一抖,有些哆嗦。

        北宫凌云微微蹙眉,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下人……

        “楚大小姐可不要乱冤枉人呀!”洛平还是鼓起勇气为自己辩解了一番,“你有何证据?”

        北宫凌云看了一眼洛平,又看向楚姣杏,问道:“你确定?”

        “百分百确定!”楚姣杏指着洛平道,“虽然我不认得你的脸了,但我认得你的狐臭!这味道永世难忘!这就是铁证!”

        ……

        四下一片寂静,她的回答令所有人都无语了,洛平更是羞愧得说不出话来。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眼神透着难以置信,道:“你不认得他的脸,却只认得他的狐臭?”

        楚姣杏眨了眨眼,思考了一番,又道:“不,我还认得他的腋毛!”

        ……

        北宫千秋浅浅呼出一口气,揉了揉眉心,朝北宫凌云道:“既然如此,这是你的手下,你来处置吧。”

        北宫凌云蹙眉,揉了揉眉心,犹豫了一番,道:“鞭刑伺候,打到死为止。”

        “世子饶命!世子饶命啊!”洛平吓尿了,对北宫凌云哭喊乞求道。

        北宫凌云闭上眼,挥了挥手,负手而立,很快,他就被带了下去。

        北宫千秋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眸光深沉,道:“接下来,该做正事了。”

        楚姣杏轻轻挑眉,长长呼出一口气,双手抱臂,正事,应该是揪出幕后煮屎人了吧。

        北宫凌云朝身侧侍从比了个手势,道:“把他带来。”

        很快,侍从们押着一个头顶着麻袋的人走了过来。

        走到楚姣杏面前,侍从将麻袋拿下,露出了鸡窝头的楚元哲。

        北宫凌云道:“我们等你回来时,当着你面审他。”

        楚元哲的神经有些崩溃,这两天他历经了千奇百怪的刑罚,也许久不见天日了。

        看到了面前眼神阴翳的楚姣杏,他吓了一跳:“楚……楚姣杏……”

        “楚元哲,你嫌我给楚家的教训还不够多是吧!专找我麻烦,这次没害成我,你还想怎么样!”

        他见到楚姣杏就想骂,可又看到身后两个脸色发黑的世子,他立刻吓得腿软,道:“姑奶奶,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饶我一命吧!”

        “砰!”北宫凌云用力将茶盏放到桌上,抬眸看着他,冷言道:“承认吧,你没有这个智商,是谁指使你干的?”

        楚元哲连忙点了点头:“招!我什么都招!我不是主谋,是有人想假借我的手毁了楚姣杏!我不想背这个黑锅啊!”

        果然……

        楚元哲“噗通”一声跪在北宫千秋面前,道:“是项涟漪!齐世子,是你府上的项涟漪!”

        楚姣杏一脸难以置信,怎么会是她?她不是最听北宫千秋的话了么?怎么敢在世子府里这样乱来……

        北宫千秋把玩着扳指的手顿住,表情凝固,良久,他微微眯起双眸,眼底带着狠戾之色,瞪着他道:“实话?”

        楚元哲见他脸色更差了,立马用力朝他磕头,道:“句句属实啊!是她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联系齐世子府上的丫鬟,说用这笔钱买楚姣杏,连夜运出府。

        “听闻晋世子府老管家病危,棺材那时已经打造好,又叫我找了晋世子府的管家,谣传楚姣杏天生异瞳,她的雏血是天赐灵药,能包治百病,让他多活二十年!

        “老管家心动了,让我把她放到棺材里送到晋世子府,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了,而且……而且晋世子与齐世子关系甚好,定然不会怀疑到晋世子头上……更……更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两位世子爷饶命啊!”

        楚姣杏怒了,她揪起楚元哲的衣领,气愤地扇了他两巴掌,吼道:“你竟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姐姐!”她用力将他推倒在地,怒火难以抑制。

        “大胆!你竟敢陷害本世子!”北宫凌云怒了,用力拍了一下桌面,茶盏里的茶水溢出少许。

        北宫千秋蹙眉,闭上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沉默了一会儿,睁开那阴得可怕的眸子,看着楚姣杏,沉音道:“楚元哲,全权交由你处置。”

        “齐世子!饶命啊!我只是个帮凶,不是主谋啊!我是被利用了!”楚元哲绝望地哭喊着,到楚姣杏手里,肯定是死路一条的!

        北宫千秋不理他,良久,他没有得到回应,连滚带爬地到楚姣杏面前,狼狈地磕了几个头道:“姐姐我错了!你绕我这一次吧!我不是人!我就是个杂碎!您大人有大量,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楚姣杏看着狼狈的他,冷冷一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