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73章 深明大义

第73章 深明大义

        本来还挺感动的,听到后半句,楚姣杏满脸鄙夷,自己端起碗喝了起来。

        不过……欠揍的话才是他应该说的!

        这样气氛正常多了。

        看着狼吞虎咽的她,北宫千秋轻轻呼出一口气,眨了眨有些疲乏的眼,道:“晋世子府的管家,是你杀死的?”

        楚姣杏擦了擦嘴角,摇了摇头道:“不是,他叫来一个家丁想一起猥.亵我,那个家丁杀了他,决定独享,还好我机智,逃了出去。”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双眸,眼底有了一丝愠怒:“你头上的伤,也是他弄的?”

        楚姣杏叹了一口气,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她有些乏累,沧桑道:“我才离开狼窝,又入虎穴,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墨无忧却趁人之危把我抓走了!这伤是逃跑时不小心撞到的。”

        “果然是他……”北宫千秋低吟了一声,若有所思。

        楚姣杏轻轻挑眉:“他……是我师父……”

        北宫千秋似笑非笑道:“哦?传闻中一事无成的废物楚大小姐,实则是个铁石心肠的冰冷杀手?”

        “咳……”楚姣杏轻咳一声,北宫千秋和墨无忧是敌人,现在他知道了她是敌人的徒儿,会不会把她杀了?眼珠子转了一圈,扯出牵强的笑意,狗腿道,“我是个深明大义的人!这不是立刻溜回老板身边,继续为老板卖命了么!嘿嘿……”

        北宫千秋笑而不语,她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楚姣杏眨了眨眼,轻咳了一声,猥琐笑道:“看在我这么卖命的份上,可否让我放几天假?”

        “不可。”北宫千秋立马回绝,调侃道,“你擅离职守两天有余,没扣你月钱就不错了。”

        “你!”楚姣杏气结,“你这是压榨员工劳动力!”

        平日也没让她做什么事吧?居然怨声那么大。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任性道:“压榨了,又怎样?”

        楚姣杏语塞,看着他的眼睛,怂气道:“不、不怎样……”

        见她服软,北宫千秋眼底含笑,抬手轻轻捻起她一缕青丝,缓缓滑落到发梢,起身离去,道:“好好休息。”

        见他转身,楚姣杏立刻抽过发丝,拿着喝干净了的碗勺作势朝他扔去,在他背后张牙舞爪,无声的嘴正骂骂咧咧。

        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早知道应该拿着解药威胁他听从她的话的!真是蠢,居然白白送到他嘴边!

        北宫千秋忽然侧首,看到了龇牙咧嘴的她。

        楚姣杏顿住,将碗勺放了下来,露出尴尬的笑容,道:“老板再见……”

        白国公府。

        “小姐,齐世子府来信。”丫鬟把信递给白月莹。

        近日白月莹心情颇好,楚姣杏失踪了两日,正好那知道了很多事的老管家也死了,不过就算没死,这事儿也查不到她头上。

        她将信打开,瞳孔渐缩。

        忽然,纸被她揉皱,气得发抖的手指紧紧将信捏成了纸团,露出她那极具愤怒的脸。

        楚姣杏不仅没死,还完完整整地回来了。

        她挥袖,将桌上琳琅满目的饰品妆品扫到了地上,脸色发阴。

        项涟漪房内。

        烛光映着她焦急徘徊的脚步。

        白月莹为何迟迟不给她回信!

        “叩叩叩……”房门被轻叩了几声,她立刻打开了门。

        门前的丫鬟看到激动的她不禁吓了一跳,眼神有些奇怪,把手中的信拿给她,道:“涟漪大人……白国公府有回信……”

        “知道了,你出去吧。”她将信接过,立马关上了门。

        白月莹的鬼点子比她多,她一定有办法的!

        拆开信,她表情凝滞——

        “项小姐怕是认错人送错信了,我从未参与此事,可望你自重。”

        她有些心慌,眼神忽闪,泪水渐渐溢出眼眶。

        她竟然如此卑鄙!轻轻松松就脱离了关系!

        她用力将信撕成碎片,背靠着门,缓缓蹲下,纤细的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脑袋一团乱。

        她之前从未做过背叛北宫千秋的事情,以前顶多也是克扣一下楚姣杏的饭菜,如今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北宫千秋一定不会再喜欢她了!

        翌日。

        今日已完全放晴,黄鹂在树上啼叫,婉转悠扬。

        马车静静地在喧闹的街上走过,楚姣杏单手支着下颔,另一手轻轻挑起帘子往窗外看去,这貌似是去晋世子府的路。

        “去晋世子府?”她微微眯起不悦的双眸,嘟囔了一句,“我不想去……”

        一想到晋世子府,她就满嘴的恶心泥巴味,像是浑身裹满了泥巴一样,浑身不自在。

        看她嘟起的小嘴,北宫千秋轻轻勾起薄唇,右手食指指腹轻轻推着左手的上的墨玉扳指,漫不经心地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害你的?”

        “嘁……”她轻嗤一声,想到楚府,她连表情都懒得做了,“不就是楚元哲嘛……”

        北宫千秋笑意更深,没有说话。

        良久没有动静,楚姣杏轻轻蹙眉,转头看他,狐疑了一番,试探开口:“难道不是?”

        北宫千秋抬手,将她散落在绷带伤口上面的刘海轻轻拨开,似笑非笑道:“等会儿就知道了。”

        楚姣杏没好气地挡掉了他的手腕,故意弄乱了自己的头发,再理顺。

        北宫千秋不怒,偏露出了笑意,单手枕着后面的软榻,道:“我要吃葡萄。”

        “又来?!”楚姣杏双手叉腰,抗议道。

        “又来。”北宫千秋轻轻睨了她一眼,戏谑地看着她,答道。

        楚姣杏怅然,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须臾,马车渐渐停下,到了晋世子府。

        厅堂。

        北宫凌云正满脸焦虑地来回走着,见北宫千秋和楚姣杏踏进门槛,才终于放下心。

        “太好了,你没死!”北宫凌云一把抱住楚姣杏,百感交集,欲哭无泪,用力捶着她的后背。

        楚姣杏不禁翻了下白眼,满脸难受:“我要被你捶死了!”

        北宫千秋轻咳一声,眼神不悦。

        北宫凌云抬眼,看到面色发黑的北宫千秋,立即放开了楚姣杏,尴尬笑道:“我这不是……太激动了么……”

        北宫千秋拂袖,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的墨玉扳指,道:“把所有家丁叫过来,让她认一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