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70章 雨夜逃亡

第70章 雨夜逃亡

        怎会没有半点内力……难道这女孩不是……

        看着她的眼眸,确实是她不错……

        思绪有些乱,他脸色阴沉了些许,看着她道:“你只要乖乖在这里待上两年,其他什么都不用理会。”

        楚姣杏挑眉:“两年?”

        “没错,北宫千秋已炼成御水神功,以你现在的水准是万万敌不过他的,不过纵使他再厉害,也活不过两年了。”

        楚姣杏怔然:“北宫千秋为什么活不过两年?!”

        墨无忧轻轻挑起她的下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身上的毒,只有我一个人有解药。”

        楚姣杏看着他那怪异的眼神,内心更加警惕。

        忽然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密密麻麻的小雨落下。

        墨无忧抬手,雨滴打落在他修长的手指上,他仰头看了看,轻声一叹:“也罢,宝贝徒儿可不能感冒了,等雨停了再练吧。”

        说罢,他牵起楚姣杏的手,往里屋走去。

        楚姣杏想要挣脱,却未果,挣扎了一下只好放弃。

        “师父!师父!”秦鸾从外面发了疯一般跑了进来,身上被雨水淋湿却毫不在意,捂着胸口,一脸难受,她扑在墨无忧身下,摇尾乞怜道,“师父!求求你给我解药!徒儿受不了了!”

        墨无忧淡漠地看了她一眼,从怀中掏出一瓶解药。

        秦鸾露出了充满希望的笑容,直至他将瓶盖打开,递给了楚姣杏,她的笑容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

        “宝贝徒儿,快服下,不然你也会像二师姐这样了。”

        闻言,秦鸾怔住,拉着他的衣摆哭着道:“师父!求你了!秦鸾知错了,再也不会跟小师妹作对了!师父原谅我一次!原谅我一次!”

        她怔然地看着秦鸾,没敢抬眼看他。

        他竟然也给她下了药!

        忽然胸口开始隐隐作痛,墨无忧立刻抬起她的下颔,将药瓶送至她唇边让她咽下,随意将空药瓶丢在地上。

        紧接着,他睨了一眼地上的秦鸾,将衣摆用力一拉,便扬长而去。

        秦鸾狼狈爬到药瓶前,拿起张口渴望饮下那么一两滴,却连半滴都不剩,她倒在原地,痛苦惨叫着。

        “师父!饶了我吧!秦鸾知错,秦鸾知错!”

        楚姣杏听到身后的惨叫声,只觉得慎人。

        墨无忧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心,勾起唇角,道:“只要你忠心,为师定然不会亏待你。”

        “要是……没有解药会如何?”楚姣杏看着他可怕的笑意,声音淡淡。

        “也没怎么样,胸口如上亿只蚂蚁啃咬,疼个七天七夜罢了。”墨无忧语气悠哉,如同谈论今天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一般。

        又瞥了一眼有些惧怕他的她,抬头望了望天,道:“眼下到了谷雨,他身上的毒,也该发作了。”

        他?北宫千秋?

        墨无忧看着惊魂未定的她,笑道:“只要你乖乖听话,为师会一直给你解药的。”

        楚姣杏不敢作声,袖间的手紧紧握拳。

        原来,墨无忧就是这样控制幽圣教的……

        秦鸾双眼模糊,看到了眼前一双黑色的靴子,却不知是何人。

        落千夜单膝跪下,从怀中掏出一瓶解药,抬起她痛苦的脸让她服下。

        闻到那熟悉的味道,秦鸾睁大了满是希望的眼,如狼.似虎地疯狂饮下,而后大口喘着气,她抬眼,看着面前的落千夜。

        “都说了不要去招惹小师妹,你偏要,快到谷雨了还自讨苦吃。”落千夜嗤笑一声。

        秦鸾蹙眉,倒没反驳他,她看着他道:“你给我了,你怎么办?”

        落千夜满脸得意地看着她:“我表现好,师父给我两瓶。”

        这药饮下一瓶能稍稍缓解一年,饮下两瓶毒性则会减弱,到了明年发作时就不会那么痛苦了,但这解药极其难得,师父竟给他两瓶!

        秦鸾嫉妒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片刻,落千夜走到角落,“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俯首看着手,另一手紧紧捂着胸口,喘了喘,冷汗直冒,苦笑一声道:“傻丫头……”

        幽圣教教徒约三千人,每年生产的解药却只有两千瓶,赐给表现好的教徒,而那些资质平庸的人,若是熬过去了,这一年也算过了,要是熬不过,也死不足惜。

        齐世子府。

        北宫千秋彻夜翻遍了整个皇城,现下已精疲力尽,忽然,胸口一疼,他紧紧抓着胸口,瞪着眼睛,单膝跪了下来,冷汗直冒。

        “世子!”谨言立马扶住他,满脸担忧,“世子又该闭关了。”

        谷雨时节,又开始了么?

        再疼两次,他就会心脏衰竭而亡了。

        “一定要找到楚姣杏……”北宫千秋喘着气,脸色惨白,额头沁出黄豆大的汗,眼神坚定道,“她可能是被墨无忧劫走了……”

        “属下遵命,世子只管好好休养,谨言和慎行势必将楚姣杏带回!”

        望凌崖,入夜,雨势渐小。

        楚姣杏躺在床上,睁着空洞的双眼看着天花板。

        四下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墨无忧给所有徒弟都下了毒,每年谷雨时节发作,若是没有解药,需要极其强大的体魄和坚定的意志才可克服熬过这生不如死的七天七夜。

        而就算熬过了,十年不得解药,也活不成。

        想到了白日时她那生不如死的几秒钟,北宫千秋竟要每年熬上七天七夜,这八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去的……

        想罢,许是怜悯,她眼角有些湿润,抬手擦了擦,轻轻眨了眨眼,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找到真正的解药!

        偷偷开了一道门缝,四下竟无人看守。

        这山头虽僻静,却藏了一百余人看守她,而眼下正是毒药发作期间,全都争先恐后地堵在墨无忧门口求解药。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些对墨无忧无所作为的弟子,就只得忍受这份强烈的痛苦,记住这刻进骨子里的教训。

        所以凄惨声才会如此延绵不绝。

        雨天路滑,灯盏熄灭,她也无法点燃火折子,转头回去,拿起桌上一颗夜明珠,偷偷顺走。

        打开门,忽然跑过来一个年轻弟子,脸色惨白,抓着胸口的手已经溢出了血,怒目圆睁,直直倒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