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68章 杀鸡儆猴

第68章 杀鸡儆猴

        落千夜双手抱臂,眼底藏着深深的笑意:“又不是没睡过。”

        “你!”

        楚姣杏别过头去,这两人是吵架还是秀恩爱呢?总觉得自己是个几万瓦的电灯泡了……

        算了,她还是继续找吧。

        然而她正转身欲离,徐徐清风漫来,墨无忧颀长的身影如同暗夜中的一抹光华,红色的华丽长衫如帘幕散开,好似曼珠沙华一般,绽放在三人面前。

        “杏儿,你想找个休息的地方,何必问别人?”

        看着墨无忧出现,楚姣杏不由暗叫声不好。

        就是一旁的秦鸾和落千夜亦是连忙恭敬的朝他唤一声:“师父。”

        墨无忧淡淡看了他们一眼,眸光在扫过秦鸾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虽然他总是带着笑,可眸中的笑意却好像带了深深的冷意。

        秦鸾蓦地惊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领,用头发掩盖住白颈上的草莓,心头有些哽咽。

        竟被他看到了……她这么难堪的一幕……

        实则,墨无忧根本丝毫不在意他们在做什么,只是听见了秦鸾对楚姣杏说的那些话罢了。

        楚姣杏瞄了一眼落千夜和秦鸾。

        方才看着神情狂妄的两人,在见到墨无忧之后便变得毕恭毕敬,正经严肃了起来。

        恐怕,这墨无忧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些。

        墨无忧那却认为这是理所应当,那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和威慑力,犹如帝王一般。

        但他独独对楚姣杏不同,即便她对他这般无理,他也一点都不恼。

        楚姣杏无奈道:“你会告诉我早告诉我了,还用得着我自己跑了大半圈?”

        瞧见了她埋怨的眼神,墨无忧不由失笑,眼神宠溺道:“好好好,是为师错了,杏儿不愿意跟为师一起住,为师自然也不会勉强,找个安歇的地方罢了,不如就在附近的望凌崖吧。”

        望凌崖?这一听就是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啊……

        他们都有轻功,而楚姣杏没有学过,这哪是让她好好休息,分明就是想囚禁她!

        但话又说回来了,楚姣杏也不敢真的与他对着干,他这番狠毒的安排,她已经没有继续开玩笑的勇气了。

        至少离墨无忧远了一些,行动的机会还是大那么一点点的。

        虽然墨无忧对她好,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直觉告诉她,墨无忧一定是想利用她做什么!

        尤其是看到这两个师兄师姐的异色瞳,她心中的疑虑更大了。

        “杏儿一个人望凌崖上难免不习惯,千夜,你跟过去,在本座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好她,对了,杏儿如今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你有空与她提及几句,至于其他人,没有本座的命令,不管谁都不得打扰杏儿。”

        在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墨无忧似有若无地看了旁边的秦鸾一眼,最后将目光确定在了她的身上:“若是无事,你就别去望凌崖了。”

        秦鸾被他那刺目的眼神看得浑身寒颤,心头也涌现出一股委屈,咬了咬唇,道:“师父,我只是关心小师妹……”

        “啪!”

        谁都没看到墨无忧怎么出的手,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到了秦鸾妩媚到极点的面容上,留下高肿的指痕。

        墨无忧移形换影一般来到她面前,用力掐着她美丽的下巴,迫使她抬头望着他:“秦鸾,你知道我最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自作聪明的,嗯?”

        秦鸾脸皮一下子烧了起来,在众人面前被打,她是第一次,可她除了点头,什么也不能做,不然就有更厉害的等着她:“是,师父,徒儿知错了……”

        墨无忧看她低着头,微微一笑,抬手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颊,启唇道:“乖乖的,为师就喜欢你。”

        秦鸾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望着墨无忧满足地笑了。

        楚姣杏看到这一幕,心沉了一沉,这墨无忧看似在教训秦鸾,其实是在杀鸡儆猴,借着她在教训自己,要她安分点,他不是好惹的。

        这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男人,恐怕很难摆脱……

        还未等她想完,便蓦地被墨无忧横抱起。

        楚姣杏惊呼,吓了一大跳:“你做什么!”

        墨无忧低头,邪魅一笑,道:“杏儿走了那么多路,就不让杏儿自己去了,为师捎你一段。”

        语落,他便纵身跃起。

        有些微寒的风让楚姣杏呼吸有些困难,她微微蹙眉,闭上了眼。

        秦鸾望着二人的背影,满脸的酸意,她紧紧握着拳,不甘地跺着脚。

        “抱歉,今晚你要一个人睡了。”落千夜故作有些惋惜地一叹,邪魅一笑,撩了一下她的头发,便也跟随着墨无忧离去了。

        此举令秦鸾更加恼火,杵在原地沉默了片刻,抬手,抹了抹自己眼角委屈的泪花,快步走回自己的院子。

        那寒意的风逐渐停下,墨无忧也将她放到了地上。

        楚姣杏往下一望,一眼看下去,除了云雾,还是云雾,啥也瞧不见。

        楚姣杏不禁在内心嚎啕痛哭,看来自己要从这里下去,还真要花费不少心思了。

        见着楚姣杏有些绝望的眼神,墨无忧勾唇一笑,道,“杏儿,以后这便是你的住所,若是有什么缺的,尽管告诉为师,这里离为师的住所很近,若是想为师了,叫一声便好。”

        谁会想他啊!

        楚姣杏想白他一眼,却又不敢,怂气地低下头,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应。

        将楚姣杏安排妥当了以后,他便是身姿潇洒从容的纵身消失在悬崖。

        姿态轻盈如风,不过眨眼间就飘出不见身影,楚姣杏本觉得这里的人武功已经算是很好了,在见识了墨无忧的轻功后,才是更加深刻体会到,什么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思及此,楚姣杏也只是随意扫了几眼,虽说这望凌崖恍若与世隔绝,但该有东西也都不缺,不仅如此,置办得也很华丽。

        这墨无忧还蛮有钱的,这不就是山大王么!

        身旁的落千夜轻轻勾起唇角,道:“小师妹,望凌崖可是咱们幽圣教里的重地,师兄我也是托了你的福,才能来到这里瞻仰一二。”

        望了一眼他,目光不由得停在了他那异色的眼眸上,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你和秦鸾都是异色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