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64章 对我更好

第64章 对我更好

        楚姣杏像一条泥鳅似的钻在泥土之中,快要窒息了。

        世子府的格局大抵都是差不多的,楚姣杏在齐世子府待过几个月,目测了一下从这里到到外头最短的路径,雨水把她之前辛辛苦苦挖出来的洞,抹了个干净,她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

        方才冒头呼吸了十次,现下外头没有空地,不出意外的话,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到外面。

        她精疲力尽,强忍着意志,终于,一把菜刀破土而出,拿着菜刀的满是泥巴的手臂被雨水冲刷着,露出原本白皙光滑的肌肤,菜刀深沉扎进土中,她奋力钻出地面,露出了一个头,抹了一把裹满泥巴的脸,便大口喘息着。

        仰着头,任凭磅礴大雨的冲刷,逐渐洗去了她脸上的秽物,过了好一会儿,才挣扎出土中,她看着乌云密布的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仿佛获得了新生。

        这一辈子,她都再也不想碰到土了。

        闭眼躺了一会儿,只觉得上方有东西遮挡住了光线,她虚弱地睁开眼,看到了一把漂亮的油纸伞。

        抬头看去,眼前是一个而立年纪的男子,穿着红色的长袍,雨水落在那质地上好的衣料,停留片刻又缓缓滑走,不曾渗进,好似不是凡尘之物一般,敞开的衣襟松松垮垮,露出蜜色的胸膛,流云一般的长发一丝未束,全数披在身上,他的存在,如同彼岸花边的曼珠沙华一般。

        楚姣杏双眼模糊,他的面容看不太确切,薄唇轻轻勾起,整个人透着一股浓厚的邪魅气息。

        纵然见过不少美男,可这是第一次,有人站在她的面前,她甚至未看清楚他的模样,光是这浑然天成的气场,让她想到的,只有两个字——邪魅。

        男子长眉斜飞如云,好看的凤眸微微上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他蹲下身子,抬手温柔地抹去她脸上的泥巴,一道戏谑幽魅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瞧我看到了什么?一只漂亮的土拨鼠……”

        楚姣杏想要蹙眉,却没有力气,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红衣男子将伞一丢,豪不嫌弃地横抱起她,运起轻功,消失在远处。

        厅堂。

        谨言带了两个小厮过来,道:“世子,这两人在门口鬼鬼祟祟,十分可疑!”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凤眸,抬手,将露天的院中的雨水凝聚过来,形成两股水绳,迅速锁住两人的喉,撞在了柱子上,又引来一波水凝成无数冰针,逼近他们。

        “齐世子饶命!齐世子饶命!”两人吓破了胆,全身发抖,其中一人还尿了出来。

        “你们在外面干什么?”北宫凌云道。

        “少……少爷说差不多这个时间,来晋世子府把棺材扛出去,说是晋世子府的管家不满意,要重新做……”

        “快去管家房里!”北宫凌云带着人走了。

        北宫千秋迟疑在原地,脸色发黑,看着他们道:“你们的主子是楚元哲?”

        “是他!是他!”两人立马将楚元哲招供出来。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双眸,楚元哲怎有这天大的胆子,敢诬陷北宫凌云?

        那个订棺材的管家,有问题。

        北宫凌云看着紧锁的房门,微微蹙眉,用力一踹,门轰然倒地。

        屋内只有一口棺材,侍从将棺材推开,里面是死不瞑目的老管家,除此之外,空无一人。

        北宫千秋看着他腰间的血迹,遍布棺材和外面的地上,它是在棺材外被杀害的。

        是楚姣杏杀的么?

        蹲下身子,指尖抹了一下地上的土,顺着痕迹走到了窗边。

        窗户开着,外面的土地上原本有个洞,现在被雨水冲得只剩下一个积水的深坑。

        谨言跳出窗外,运起轻功翻越到世子府的外头,却只看到了一把油纸伞,线索断了。

        入夜,赵府。

        雨淅淅沥沥,楚姣梨站在窗格前,将手伸出窗外,抬眼看了看暗黑色的夜空,又微微侧首,看着床上闭眼哼着小曲的赵员外,微微眯起双眸。

        相隔五日,他这才想起来要回这屋子。

        楚姣梨闭眼,深深吸进一口气,闻到了那清新的雨土味,她平静呼出一口气。

        抬手,轻轻抚着被北宫腾霄吻过的唇,冷冷一笑。

        她一天是赵员外的女人,便一天不能与北宫腾霄在一起……

        睁开双眸,雾气散尽,她轻轻勾起唇角,转身,步步娉婷走到赵员外身前。

        看着身材曼妙的白衣少女,赵员外笑得得意,当初那个心高气傲的小丫头片子,到最后还不是被他征服了?

        楚姣梨轻扑到他怀中,温柔抚上他的肩,闭上美眸,吻上了他。

        赵员外闭上得意的眼,满脸陶醉,尽情享受着。

        楚姣梨缓缓睁开眼,眼底皆是冷漠,她将挽着头发的梨花钗取下,下一刻,抬手,深深扎进他的心脏!

        赵员外惊叫一声,看着她手上滴血的梨花钗,微微喘息,看着胸前的血洞,冒着冷汗。

        还未开口,她又反复扎进几下,一次比一次深。

        赵员外口吐鲜血,已无力反抗,瞪着她道:“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我甚至纵容你杀了王娇凤(王氏)!”

        楚姣梨眼神冷漠,眸底带着几丝杀意,抬起满是鲜血的手,冷笑道:“你还可以对我更好!”

        再度刺进,赵员外瞪着眼,倒在了床上,没了生息。

        楚姣梨喘着气,咽下一口口水。

        这是她犹豫了七天之后,杀的第二个人。

        不是第一次杀人,她似乎也比上次淡定了些,缓缓呼出一口气。

        慢慢将钗子擦干净,看着漂亮的钗子,又看了看赵员外,轻声一叹:“谢谢你的成全,”她微微沉下双眸,道,“你若是对我专一些,说不定我不会考虑杀你。”她抬手,轻柔地抚过他带着血迹的脸颊,柔声叹惋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用被子将他蒙上,将钗子埋进桌上的盆栽之中。

        看了一眼土坑里的梨花钗,她沉音道:“永别了。”

        闭眼埋上后,她钻进床下,重复着上次的戏码……

        ……

        楚姣杏迷迷糊糊地在床上醒来,一个陌生的环境,四下点着灯盏,似乎已入夜。

        她睡了好久。

        抬手揉了揉脑袋,坐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