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63章 兴师问罪

第63章 兴师问罪

        闻言,洛平也露出猥琐的笑意,跟随在老头身后,道:“那……我也不客气了……”

        楚姣杏微微蹙眉,她力气还未恢复,恐怕现在没有能力反击……

        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动作,只见老头瞪着眼睛杵在原地,从头顶上流下了血,然后直直撞到了棺材上,本就垂死虚弱无力的他,瞪着惊恐的双眼,断了气。

        楚姣杏愣住,看到了藏在他身后的洛平。

        洛平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头,腰上横插着一把菜刀。

        他勾起了唇角,那绝症本就是他害的,这老头好不容易要死了,却又即将得到眼前这一灵药,若真再活个二十年,他岂不是又要为他当牛做马地熬二十年才能当上管家!

        他抬眼看着楚姣杏,边脱上衣边逼近她道:“与其和他分享,不如被我独享……”

        天哪……太可怕了……

        这严重的狐臭实在太可怕了!

        楚姣杏想要抬起两只被绑起来的手捂住鼻子,却怎么也抬不起来,完了,就算没有迷药,她也会晕过去的!

        正当她犹豫之际,忽然从门外传来的剧烈的敲门声。

        洛平吓了一大跳,赶紧穿上了衣服,把好不容易坐起来的楚姣杏推进棺材,然后盖上。

        再过去开了一个门缝。

        外头的是一个比他矮了几公分的小厮,笑着对洛平道:“大哥,世子找你。”

        “知道了,等会儿就去。”见小厮还杵在原地,洛平有些不耐烦,“你还不快滚?”

        “大哥,该叫管家吃饭了。”

        洛平一脸扫兴,骂道:“那老不死的没必要吃饭了!你快滚!”

        “这……”小厮面露难色,不敢违抗她,只好点了点头便跑了。

        而后,他把棺材里的楚姣杏拉了出来,绑在了柱子上,嘴里塞上了布,后又把管家拖进棺材里,朝楚姣杏道:“给我老实点!”

        语落,便开门走了,锁上了门。

        屋内一人一尸,外面空无一人,楚姣杏的手渐渐恢复力气,淡定地呼出一口气,绑在后面的双手泰然自若地解开绳子。

        楚姣杏干啥啥不行,逃跑第一名,这种绳结对她来说太小儿科了。

        很快给自己松了绑,摘下嘴里的布,拍了拍手起身,正要往前走一步,便惨兮兮地摔在地上。

        她回头一看,双脚被铁链拷着,行动着实不便。

        她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去拔断这铁链?!

        她站了起来,小心地看着自己的脚,不敢再迈大步。

        缓缓走到门边,木门被牢牢锁住,动弹不得,她有些恼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缓步走到对面紧闭的窗边,打开,翻了出去。

        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楚姣杏暗自咒骂一声,狼狈起身,这里是死角,土地有些潮湿,她踩了踩柔软的地面,又抬眼看了看高墙之外有些阴暗的天,她叹了一口气。

        要是她会轻功,一定可以飞檐走壁离开这个鬼地方,现下,她只有挖地洞这一种选择!

        可这什么都没有,只有管家身上的那一把菜刀……

        费了好大力气翻进屋内,打开棺材,看了一眼那瞪大着的双眼,忍着内心的恐惧,别过脸去,凭着记忆将刀抽了出来。

        齐世子府。

        门口,北宫千秋骑上了马,带着谨言慎行一队人马,准备全程搜寻,告示也贴满了帝都每个角落。

        “世子,这天怕是会下雨,带把伞吧……”涟漪抱着伞跑到门口,北宫千秋已踏马而去。

        涟漪踟蹰在原地,低下头,心里不是滋味。

        她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换上了虚假的笑容。

        没事,很快,那个人就要被毁掉了……

        一时辰后。

        一位黑衣侍从从后面追上队伍,与谨言低声说了几句后便离开。

        谨言凝眉,对北宫千秋道:“世子,昨晚深夜,有人看到府里丫鬟七巧和如月扛着一个大麻袋从后面溜走了,大概……”

        闻言,北宫千秋蹙眉,欲将马掉头回世子府。

        “世子!她们在那里!”谨言叫住了他,指着前方背着包袱要逃跑的两人,慎行立马把她们抓住。

        晋世子府。

        厅堂,北宫凌云正逗着他的宠物鹦鹉,他身后的洛平满脸的心不在焉。

        天空发出轰然巨响的雷,把担惊受怕的他吓了一大跳,紧接着是倾盆大雨。

        鹦鹉也吓了一跳,正想到处乱飞,立刻被北宫凌云抱住,安抚了一下,才平静下来。

        “唉,这天气怎么说变就变……”北宫凌云叹了一句,又道,“洛平,九九只跟你学说话,你再多教它点儿,还是和以前一样,教一句就赏十两银子。”

        洛平出神片刻,立即点头哈腰道:“是。”

        “砰!”大门被撞开,北宫凌云抬眼,便看到了杀气腾腾的北宫千秋。

        他笑脸相迎,看着浑身被雨水打湿的北宫千秋,道:“齐堂兄,这都下雨了你怎么还来,来人,快带齐世子下去更衣。”

        北宫千秋一脸冷漠地看着他,道:“楚姣杏在哪里?”

        北宫凌云忽然懵了:“她不见了?”

        北宫千秋语气更加阴沉:“我问你她在哪里?”

        北宫凌云蹙眉:“这我怎么知道?”

        很快,谨言从外面带进那两个丫鬟,用力一推,摔到北宫凌云面前。

        两人经过了一番严刑拷打,此时伤痕累累,正害怕地抱在一起,朝北宫千秋道:“世子饶命!世子饶命啊!”

        谨言冷声道:“你们两个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两人颤抖了一下,七巧低着头,哭着道:“是……是晋世子府差人给我们姐妹俩送信,说……说他们要买楚姣杏,送来了一大笔钱,奴婢和如月辛辛苦苦赚钱一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钱,一时鬼迷心窍,这才……求世子饶命!”

        北宫千秋看着北宫凌云,一脸兴师问罪的模样。

        北宫凌云满脸无辜,而后也转为一脸愠怒,对两个丫鬟道:“是谁找你们诬赖本世子?”

        两人惊恐地摇着头,如月道:“奴、奴婢不知……落款只是晋世子府……”

        北宫凌云道:“信呢?”

        “信中人说看完要立即烧毁,所……所以……”

        北宫千秋袖间的手逐渐握紧,道:“给我搜。”

        府中下人有些迟疑,看了看北宫凌云。

        北宫凌云摆了摆手,蹙眉道:“搜搜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