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61章 初初一吻

第61章 初初一吻

        其实……他真的长得很好看,更是耐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对自己那么好,但至少现在,她就……稍微这么沉浸一下吧……

        楚姣棠已经回了房,在她身侧安睡。

        楚姣杏看了一眼,没有发出太大动静。

        忽然,某龟又是一绊,北宫千秋向前倾,触到了她的唇。

        四目相对,愣了许久。

        “借过一下,我的小乖乖真的不见了。”某龟吐槽了一句,又爬出了房外。

        楚姣杏睁大了眼睛,感受着那轻柔的触感,一时间不知所措,不是玩笑,不是间接,这确确实实是她的初口勿啊!

        风轻轻吹过,屋内的摇曳的烛光忽然熄灭,透着窗外朦朦胧胧的月光,入夜渐凉的空气又缓缓回温了起来,柔和的夜色增添了几分暖意。

        楚姣杏眸色微醺,入鼻的是他身上淡雅的清香,天地恍若虚无缥缈一般旋转了起来。

        “呵呵呵……”身侧的楚姣棠忽然发出笑声,吓得楚姣杏立马回过神来,纤细的手抵着他,试图推开。

        北宫千秋却用力摁住,似是怕她觉得不真实,故意贴近她。

        “谨言……爱吃鸡屁股……”楚姣棠又模模糊糊传来几个字,楚姣杏松下一口气。

        原来是说梦话……

        要是被她看到,可就……

        四下恢复静谧,夜色朦胧。

        琉璃一般的眸子波光流转,楚姣杏呼吸逐渐凝滞,大脑失去了意识,良久没有反应。

        她仿佛看到天边那璀璨星河,如梦似幻,指尖轻轻触上他那墨黑色的衣裳,微凉的空气中,光滑如流水一般的华贵布料染上他的体温,指尖酥酥麻麻,她缓缓握拳,紧紧抓着,闭上了那徬徨迷茫、不知所措的眼。

        感受到翻身贴近自己的楚姣棠,她心跳更是加速了几分,抓着北宫千秋衣袍的手颤抖了起来。

        密羽一般的卷翘长睫轻轻扫过他的脸颊,有些微痒,他缓缓睁眼,偷觑她羞.怯的模样,陶醉的眸色尽是愉悦的笑意。

        许久,北宫千秋才离开了她,眼底露着浅浅的得意。

        楚姣杏愣了一会儿,忽然推开他,捂着嘴,眼神慌乱,压低了声线道:“你干什么!”

        北宫千秋笑容潋滟,眼底满是戏谑,道:“抱歉,被阿玄绊了一下,没有站稳。”

        明明是他故意!

        楚姣杏脸蛋逐渐变红,呼吸有些不稳,可恶,竟然把初口勿给了这个讨厌鬼!

        北宫千秋看着她脸红的可爱模样,缓缓抬手。

        楚姣杏颤抖地闭上眼睛。

        他轻轻拨开她凌乱的发丝,将一撮散落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启唇道:“晚安。”

        楚姣杏睁眼时,他已离去,残余的暖意留在空气之中,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拉起被子遮住半张脸,露出水灵灵的双眸。

        奇怪,为什么她不会觉得生气呢?难道她对他……

        用力摇了摇头,心里更乱了。

        他可是天杀的北宫千秋啊,是仇人!仇人!

        她抬眼看着墙上那一幅华丽丽的欠条,她蹙气了眉头,他就是个乱冤枉人又爱欺负人的大混蛋!

        用力擦了擦嘴,将被子蒙过头,睡了过去。

        北宫千秋抬眼看了看皎洁的月光,怅然呼出一口气,眸色透着略微的不甘。

        他倒是还想干什么,奈何点娘不让……好在这药效也算过去了。

        不过,是该单独给她一个房间了。

        白国公府。

        白月莹坐在铜镜前,丫鬟正为她梳着头。

        另一丫鬟从外头踏进屋内,轻声道:“三小姐,齐世子府差人送来了一封信。”

        齐世子府?!

        白月莹眼前一亮,本是阴沉发黑的脸色忽然就变得明亮起来,有些难以置信道:“是齐世子的?”

        丫鬟低下头,道:“是项候府千金项涟漪小姐的信。”

        白月莹有些许失落,带着些疑惑接过信,看到信上内容,她轻轻勾起唇角,侧身放到火炉纸上,点燃了火苗,随意丢在地上。

        “她总算是开窍了。”

        半截未烧完的纸落到丫鬟的脚边,上面写着“毁掉楚姣杏”。

        丫鬟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看到一般,眼神沉着冷静。

        半时辰后。

        天色渐晚,街边人烟稀少,这时候热闹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之地。

        烟花柳巷处,灯火通明,绝色美艳的女子在外面笑盈盈地招揽着客人,处处是纸醉金迷之色。

        一位带着斗笠的清丽女子出现,在这妖冶之地显得超凡脱俗。

        她抬眼看了看眼前的春香阁,轻轻勾起唇角,走了进去。

        老鸨端着团扇缓缓扇着,见到来了女人,她白了一眼,没好气道:“姑娘,我们这儿不接女客,你请回吧,别影响我生意。”

        女子从袖间拿出一锭沉甸甸的纹银。

        老鸨吃惊,立马收了钱,转为喜意,见钱眼开道:“哎呦!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姑娘不要见怪,是来捉奸的吧?随意!你想找谁都可以!”

        女子轻轻挑眉,道:“楚元哲在何处?”

        须臾。

        女子上了二楼,推开了一扇门。

        楚元哲左右两边各抱着一个美人,满脸醉意。

        楚元哲正张着口,美人持着酒壶往他嘴里倒酒,场面好不快活。

        许是醉得厉害,根本没有察觉女子的到来。

        女子逃出一袋银子,丢到地上,道:“你们两个,今晚我买了。”

        闻言,两个大美人眼睛发光,看到了地上的银子,立刻离开男人的怀抱,扑了过去,打开后满脸吃惊。

        “滚。”女子轻轻一吟。

        “是!是!我们这就滚!”两人乐呵呵地笑着,跑出了房。

        “诶……小美人儿……”楚元哲抬手欲挽留,美人早已不见踪影。

        他抬眼,看到面前带着斗笠的素衣女子,半遮半掩的薄纱露出她姣好的面容。

        他傻傻笑着,道:“过来,小爷让你快活快活!”

        女子把斗笠缓缓拿下,丢到地上,冷冷一笑,看着楚元哲,嘲讽道:“若不是楚姣杏,你现下还可以和晋小王爷一起去玩弄你的小幺妹妹,我想那一定比现在要有趣得多。”

        楚元哲定睛一看,揉了揉眼睛,忽然有些惶恐:“项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