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59章 初见阿冥

第59章 初见阿冥

        “世子……”身后是项涟漪的声音,她衣着单薄,从被中钻出,声线轻柔妩.媚。

        北宫千秋蹙起眉,没有看她,沉音道:“你在这里做甚?”

        项涟漪有些难受地蹙眉,烟波带水,轻轻拉住他的袖口,柔声道:“为世子暖.床被……”

        北宫千秋闭上眼,站起了身,冷漠道:“我不需要。”

        项涟漪看到手中的袖子被抽出,有些不舍,轻吟道:“世子……”

        “我回来后,你若没有消失,我会让你消失。”语罢,北宫千秋欲离开。

        “世子!”项涟漪从身后抱住了他,声音提高了几分,带着些哭腔道,“世子许久没有让涟漪贴身伺候了,涟漪好想你!究竟是涟漪做错了什么,才让世子这般厌弃……”

        北宫千秋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涟漪,你跟了我两年,你做的一切我都很满意。”

        涟漪愣了一下,有些害羞地低下头,笑道:“这都是涟漪应该做的……”

        “你也到了适婚年纪,虽是候府中的庶女,我也定会为你寻个家世显赫的良人,就算是嫁给晋世子,也未尝不可……”

        项涟漪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她摇了摇头,哽咽道:“涟漪从小就喜欢世子,涟漪不想嫁人!涟漪不求名分,但求世子一夜雨露,就是去死也值得了……”

        “涟漪……”北宫千秋微微蹙眉,身体有些难受,瞳孔蓦地瞪大,转身掐住她的喉咙,怒道,“你胆敢给我下药?!”

        他的指节正慢慢收紧,项涟漪有些喘不上气,看着他充满怒意的双眸,有些害怕,他从未因为她生气……不禁流下一行泪,道:“涟漪只是太喜欢世子了……涟漪不是故意的……”

        北宫千秋松开了手,逐渐恢复平静,看着拼命咳嗽的她,重复道:“我回来后,你若没有消失,我会让你消失。”

        说罢,他转身拂袖而离。

        “世子……”

        闻言,北宫千秋停下脚步,她抬眼,悲痛逐渐转为喜意,努力眨掉了眼眶残留的泪水,笑了出来。

        北宫千秋微微侧首,启唇道:“今后不必再来流光苑,是去是留,你自行决定,对了,我回来后,枕头被子和床单要换成新的。”

        项涟漪的笑容凝在嘴边,泪水不断溢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如刀绞。

        这两年,她放弃了名门小姐的身份,委身到世子府做下人,为了他,她虚耗了两年的青春,为了他,她改掉了自己娇纵的坏脾气,为了他,她学尽了一切自己讨厌的东西……

        结果,他竟从未为她动心过,哪怕一丝一毫,他的心也从未留过她的位置!

        她彻底绝望了,她的想法是错误的,她以为只要她做得足够好,日子久了,他一定会感动的,可他不曾,从来不曾!

        她这样自甘堕落入府为奴,只是自降身份,被白月莹那等人看不起罢了!

        颤抖的手紧紧抓着被角,脑子里是北宫千秋与楚姣杏各种欢愉的画面,她眼底愠怒而悲愤,咬牙切齿道:“楚姣杏,你等着……”

        流光苑另一侧。

        阿玄和阿冥在北宫千秋卧房的后面闲聊唠嗑着。

        “冥冥,你说我变成绿毛龟会不会更帅气呢?”

        “……”阿冥嫌弃地看了它一眼,道,“你是觉得身上没点绿色不舒服吗?”

        “主要是小乖乖说它喜欢毛茸茸的东西。”

        阿冥吐了吐信子,冷漠道:“那只新来的小母龟?”

        阿玄思考了一番,道,“黑色的毛也未尝不可……”

        阿冥看了一眼它纹路清晰漂亮的黑色龟甲,想象着长出一片毛茸茸的东西,顿时毛骨悚然,浑身打了个哆嗦:“唉,你……开心就好。”

        忽然,一蛇一龟闻到了那独特的气味,顿时觉得身体有些怪怪的。

        阿玄眯起了绿豆眼,沉默了一会了,道:“阿冥,失陪一下,我想去找小乖乖。”

        “你不是还没长毛么?”

        话未说完,阿玄早已爬走了。

        一阵孤独的凉风吹过,阿冥缓缓蜿蜒而行,这香味有问题!

        头晕目眩,它昏昏沉沉地寻找着北宫千秋的房间,却看花了眼,走进了楚姣杏的房中。

        此时,楚姣棠被安排到前厅打扫,房内只剩楚姣杏一人。

        屋内黑漆漆的,她已准备就寝,听到窗户“吱呀”的一声,有些疑惑,轻轻挑眉,便听到一阵抱怨:“凭什么阿玄就有小母龟,太不公平了,我也想找一条小母蛇……”

        楚姣杏微微蹙眉,这声音怎么那么像阿玄?

        她起身往窗户方向望去,两只发着琥珀一般的光亮愈发逼近。

        没有猜错的话,那一定是一对眼睛!

        她踉跄起身,点燃了油灯,再转头一看,怔在了原地。

        那是一条黑色巨蟒,尾部还留在窗外,蛇头依然来到她面前,两只琥珀般的眼睛盯着它默不作声,吐着信子。

        楚姣杏差点晕了过去,她颤抖地跌到了地上,抱着头,用尽全身力气尖叫起来。

        阿冥眨了眨眼,看了看她的眼睛,瞳孔渐缩,这就是阿玄的主人,楚姣杏?

        阿冥的模样也确实没有阿玄那么憨厚,所以北宫千秋一直没有让她与它见过。

        阿冥依旧有些晕乎乎,道:“找不到母蛇,女人也勉强可以吧……”

        说罢,它更加逼近她。

        楚姣杏又一声尖叫,起身就跑。

        “你别跑!我不会杀了你的!”阿冥在身后喊道。

        “我信你个鬼!”楚姣杏欲哭无泪,拼命奔跑着。

        “是真的!我只是想嘿嘿嘿啊!”

        如雷轰顶,楚姣杏飞奔了起来:“你是魔鬼吗!我是人啊!”跑进了树林之中,正想再往里藏,拨开了树林,看到的是一片烟雾缭绕的景象。

        一汪舒适的温泉,撒着些许玫瑰花瓣,周围是几盏精致的灯笼,北宫千秋坐于泉水之中,散落的青丝在水里晕成一朵墨花,充满雾气的潋滟双眸带着些许慵懒。

        微启的薄唇若有若无地吐着玉兰般的馨香,淡淡的水雾在融化在周围的空气中,曲线甚好的下颔下,水珠沿着凸起的喉结勾勒着,再缓缓滑下,美到让人窒息,水珠滴落,更是撩拨人心。

        楚姣杏蓦地睁大双眸,脸蛋微红,正想刹车,却被脚下某个龟腿一绊,一个不稳,“噗通”一声,跌进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