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57章 杨氏疯癫

第57章 杨氏疯癫

        楚姣梨看着腰肢上环着的那强劲手臂,忽然冷笑了一声,怅然道:“你们男人就只会靠天生蛮力让女人服从……”

        闻言,北宫腾霄愣住,察觉到她那受挫的心灵,立马放开了她:“对不起,本宫只是情不自禁……”

        他承认,她的躲闪令他心恼,但他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孩经历过什么,这个举动明显是伤了她的心。

        楚姣梨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看着他,眼底暗沉:“我只是个可怜的女人,请殿下莫要继续纠缠了。”

        北宫腾霄微微蹙眉:“你讨厌本宫么?”

        楚姣梨愣住,听到如此谦卑的语气,她更加失落,垂首,泪水模糊了视线,声音颤抖道:“我没有……”

        “砰!”北宫腾霄将手挡在她身后的树,低头注视着她,认真道:“你明白告诉本宫,你喜欢本宫,还是讨厌本宫?若你喜欢,本宫定穷追不放,若你讨厌,本宫也不再纠缠。”

        “我……”楚姣梨慌乱地抬起眼,听到那句不再纠缠,她有些不知所措,心里空空的,像是缺了什么东西。

        她从小就没有自由和权利,从未表达过自己的想法,也从来没有人问过她的想法,脑袋一片空白,她应该去思考么?

        “我不知道……”她小声说道。

        “什么是不知道?”北宫腾霄蹙眉,抬起她的下颔,逼着她看向自己,强势问道,“你也心悦本宫是么?”

        楚姣梨眼神漂移,不敢看他,声音发颤:“我配不上……”

        话未说完,那颤抖苍白的薄唇被堵上,北宫腾霄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感受天赐的阳光,仿佛他就是她全部的希望与救赎一般,终于从那虚无缥缈的天降临到世间,降临到她的面前。

        时光仿佛与她的大脑一同被定格住一般,空气流动得极慢,周围的片片紫藤萝迷乱了眼,那一瞬间,是如此的唯美。

        他很霸道,不给她任何犹豫的机会,忽然,她眼角流下了泪水。

        她实在是惧怕这样的霸道了。

        北宫腾霄愣了一会儿,离开了她,抬手欲为她擦去脸颊上的泪水。

        楚姣梨用力推开了他,抬起手,再他面前露出洁白胜雪的手臂,满脸泪痕望着他道:“太子殿下,我只是一个落魄的残花败柳罢了,殿下身份尊贵,是北斗之尊,和我扯上关系只会脏了您自己。”

        北宫腾霄心头一紧,见她并未露出嫌恶的模样,更加紧逼,拉起她的手臂,不顾一切地将她拥入怀中,沉吟道:“本宫此番举动并非强迫你,而是单纯想要保护你,过去没有早点认识你,本宫很遗憾,对你的遭遇,本宫从未嫌弃只有心疼!今后本宫来保护你好么?本宫保证,不会再有任何人欺负你了。”

        楚姣梨神色十分动容,也有些许犹豫。

        她踟蹰在原地,抬起略微颤抖而瘦弱的手,想抱他,又不敢。

        她可以吗?他是太子,她是个有夫之妇……

        还未做回应,北宫腾霄却忽然松开了她。

        楚姣梨一愣,有些尴尬,只得往后退了一步。

        “抱歉,本宫忘了你是他人之妻……”北宫腾霄面色纠结,“本宫只是……单纯很喜欢你,想要看看你而已,今后若有需要本宫的地方,本宫一定会帮你,也……绝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说罢,他的眸色有些惋惜,但还是放开了手。

        楚姣梨心尖一疼。

        这算什么意思……让她心动,又抛弃她?

        她掩下心中的怒意,牵强地勾起唇角,点了点头。

        他抬起她的手,将一个白玉哨子放到她手中,道:“若有需要我的时候,可以吹响这个哨子,我一定会来。”语落,他便转身离去。

        楚姣梨看着他的背影,握紧了哨子,百感交集。

        说到底,还是赵府拖累了她……

        街道上。

        白月莹坐在马车中,摸了摸自己绝美的脸蛋,她从出生以来便是凤毛麟角,北冥第一美女、第一才女,从未有人敢从她头上抢去。

        可她纵然再是优秀,这次还是输了,她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却得不到北宫千秋的赏识!

        “砰!”车夫猛地将马车停下,白月莹不慎撞到了头,本就不悦的她更是恼火,朝外头马夫低沉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像样的理由。”

        外头的车夫面露难色,道:“三小姐,是一个神经病,差点撞上……”

        白月莹蹙眉,起身掀开了帘子,吓得跌坐了回去。

        “这车,好看,我要!”眼前三十余岁的女人,中间秃了一道痕迹,没有头发,旁边两撮头发扎成了超高的双马尾,一脸糊了的浓妆化得十分恶心,她的双手全是满满的妆粉,触目惊心。

        街边两个小孩看到她,立马吓得哭出了声。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人也不道德了!”安抚小孩的母亲冲杨氏喊道。

        “那好像是疯子。”

        “看那衣服!她是楚府的杨氏啊!”

        “矮油我去!她这是撞鬼了吧!”

        路人纷纷停驻足议论,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

        议论一番过后,又陆续对她的打扮嘲笑了起来。

        几个年纪大些的小朋友,也指着她大笑:“丑八怪!丑八怪!”

        杨氏愣住,听到“丑”字,她哭了起来:“我不丑!我不丑!”然后又转头看向白月莹那华丽丽的新衣裳,伸出那脏得离谱的手,用力扯着她的新衣裳,傻傻地笑着:“这裙子,好看!给我!”

        白月莹惊呼,满脸气恼,正想把她踹下马车,有看到街上越来越多的人,她深呼吸了几番,不敢发飙,用力扯回自己的衣裳。

        马夫也连忙帮忙,僵持了几番,用力一扯,裙子碎了一块,白月莹接近崩溃边缘。

        杨氏拿着那抢到的裙子碎片,笑得开心,将那恶心的脸贴上,傻笑道:“好看!我现在真好看!”

        白月莹顿时忍不住作呕起来,跑进了马车,冲车夫大喊道:“快跑!快跑!”

        马夫将杨氏踹下车,一溜烟跑了。

        可恶!居然遇到这样的神经病!她这价格不菲的裙子,就这样给毁了!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