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54章 她露馅了

第54章 她露馅了

        席座上的众人吃惊,这还是在击鞠么?这是打起来了吧!

        “你的小奴仆居然在和北冥第一美女掐架。”北宫凌云看呆了一会儿,低头,握紧那杯冰块茶,运起内力加热融化。

        融化开的茶水从碎裂的杯中溢了出来,溅了他一身,气恼地拿出手帕来擦拭。

        北宫千秋饶有趣味地看着赛场上两个灰头土脸的少女,满眼笑意,轻轻启唇:“意料之中。”

        赛场上,白月莹勾起了球,朝她的胸口砸去。

        楚姣杏敏捷一闪,忽然,从领口中滑出了一个白馒头,掉到了地上,还弹了两下。

        白月莹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她那一大一小的月匈,又看了看地上的白馒头,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咦?地上那白白的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楚大小姐身上掉下来的。”

        众人纷纷站了起来,想要看得仔细一些。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双眸,拍案而起,轻轻踏着桌面,一跃而上,站在屋顶,侧身望了望后面的一摊湖水,扬手一挥,空气中弥漫开来浓浓的雾气,什么也看不清。

        楚姣杏见自己“露馅”了,顿时恼羞成怒,正想发飙反击,却忽然什么也看不清了。

        周围的吵闹声更大了:“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起了这么浓的雾?!”

        “什么都看不清了!”

        北宫腾霄看着周围的浓雾,又看了看眼前一直低头躲闪的楚姣梨,虽然坐在了他的旁边,但她始终不接受他任何的好意,即便是亲自为她斟茶,她也不曾喝上一口,他定睛看了许久,忽然凑上,握住了她的手,口勿了她的脸颊,深情款款道:“我喜欢你。”

        楚姣梨蓦然一吓,睁大了眼,一脸惊慌地看着眼前高贵的男子,心脏砰砰跳,似乎快要跳出嗓子眼,有些苍白的脸颊现下更是红得快滴血,四下吵闹,但她仍然觉得静谧,只能听到他的声音,她微微蹙眉,有些不知所措,眼底吓出了泪水,模糊了视线。

        她用力挣脱开他的手,起身逃离出他的视线。

        “姣梨……”北宫腾霄抬手欲挽留,却又不敢。

        这是讨厌他了么……

        赛场上,楚姣杏抓紧了缰绳,只见马头之上,立着一个人,她抬眼一看,是北宫千秋。

        北宫千秋负手而立,看着她那一大一小的月匈,满脸无奈,轻叹一口气道:“另一个也拿出来吧。”

        “……”楚姣杏羞愤地红了脸,吼道,“你转过去。”

        北宫千秋微微挑眉,扬手一挥,周遭的雾气更多集中在两人之间,伸手不见五指:“拿吧。”

        楚姣杏气愤地从衣领中拿出白馒头,啃了一大口,忽然转了转眼珠子,耳朵动了动,听到了附近的马蹄声,立马挥手一丢。

        “哎哟!”白月莹捂住被砸中的头,吃痛一叫,“是谁?!”

        楚姣杏连忙下马,将两个证据捡了起来,在地上刨了一个坑,迅速埋起。

        拍了拍手后,撑着自己的衣服起身,膝盖处立马多了两个脏手印。

        北宫千秋微微蹙眉,有些不舒服,抬手将空中的一点雾气凝结,形成一条水绳,套住她的手腕,往回一拉,把脏兮兮的她拉出了场外。

        出了门口,扬手一挥,散开了雾气,留下了一脸懵逼吃瓜群众和一脸懵逼的白月莹。

        门口,北宫千秋看着灰头土脸的她,又看了一眼自己干净的马车,叹了一口气,瞬间转身,带着楚姣杏徒步而行。

        楚姣杏怎么也挣脱不开那条水绳,与北宫千秋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无法快步缓步前进或后退,蹙眉看着他的背影,叫道:“你干嘛!”

        “我世子府上从未养过那么脏的丫头。”北宫千秋嫌弃道。

        原来是洁癖症犯了……楚姣杏转了转桃花眸,露出猥琐的笑意:“所以,你可以把我赶出府了。”

        北宫千秋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似笑非笑道:“也可以杀了你。”

        楚姣杏看了一眼自己一身的脏土,理直气壮道:“你敢碰我么?”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从那水绳中抽出三粒小水珠,在手上凝成了冰刀,迅速刺向左边的围墙。

        冰刀扎破了坚固的墙,深深刺了进去,列出了几道裂缝,然后融化成水,从裂缝渗进,消失无踪,墙上只留下了三个深不见底的小洞。

        楚姣杏顿时目瞪口呆,天哪,这是什么神功?!她要是学会了,岂不是天下无敌!

        难怪从未见到北宫千秋用过什么武器,原来这家伙会操控水,这无论是被热水烫,或被冰刀扎,都能悄无声息地致命!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手掌一收,她手腕的手绳又小了些,道:“杀你,不需要碰你。”

        楚姣杏怔住,冷汗直冒,尴尬笑道:“老板英明神武,实乃我辈之楷模!”

        语落,身边走过一辆马车,楚姣杏瞄了一眼,好像是白月莹的马车。

        大概是回家换衣服了。

        击鞠场外附近,一棵紫藤萝树正盛开着花,簇簇团团,十分精美。

        树下,楚姣梨眸光暗淡且迷茫,她一手扶在树上,微微攒紧。

        脑海中浮现的是北宫腾霄直率表达着的爱意,她心头一软,她颤抖地将右手上的袖子扯了下来,露出光滑白皙的手臂,指腹轻轻摸了摸原来存在守宫砂的地方,脑海中顿时又浮现出赵员外恶心的嘴脸,一阵恶寒,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她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身子,流下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楚府要把她卖了!若她不是现下这般残花败柳,又何必躲闪太子殿下的爱!

        她双手用力扯着头发,啜泣起来。

        “看来你要飞上枝头了。”

        闻言,楚姣梨的眼睛蓦地瞪大,眼角滑落一滴绝望的泪水,这是噩梦的声音!

        转头,见那一身华服的杨氏,露着伪善的笑意,眼底充满杀意。

        她条件反射地恐惧了起来,颤抖站起,靠着树,话语颤抖:“你把我卖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没有关系?!”杨氏提高了嗓音,徐步走到她面前,“这些年来,楚家供你吃供你喝,没有我们,你早就饿死了!”

        “你是差点饿死我!”楚姣梨半颤半吼,紧紧握着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