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50章 奇特扳指

第50章 奇特扳指

        管它是什么东西呢,别把她这身衣服要回就好。

        北宫千秋幽幽看了她一眼,呷了一口茶:“你知道楚府的消息么?”

        闻言,楚姣杏表情有了几丝厌恶:“好久没听说了,全死了?”

        “不,”北宫千秋放下茶盏,抬眼看她,“是活了。”

        “活?”楚姣杏微微蹙眉,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北宫千秋悠哉地勾起唇角,道:“皇上又决定让楚家恢复皇商身份了。”

        “什么?!”楚姣杏拍案而起,身形不稳,踉跄了一下,又尴尬地坐了下来,“为什么?”

        “楚二小姐与晋世子的弟弟北宫凌绍订婚了,北宫凌绍全力拯救楚府,脱离了危机。”

        楚姣杏顿时喘不上气来,咬牙切齿,怒目圆睁!

        楚家坏事做尽,没落了也是罪有应得,如今竟然起死回生……

        北宫千秋轻轻睨了她一眼,笑道:“没错,你马上就要和亲人团聚了。”

        “……”

        北宫千秋这是故意坑她来的!

        楚姣杏转头,透过窗帘缝看着喧闹的街。

        北宫千秋抬眼,见她不说话,看着桌上果盘上的葡萄,轻轻启唇:“我要吃葡萄。”

        “你没手?”楚姣杏鄙夷道,他要吃什么关她什么事?

        半天不见声响,她觉得不对劲,缓缓转过头,看着靠在软垫上的北宫千秋正直直盯着她,眼底阴沉。

        楚姣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回过身子别扭道:“好好好,喂你……”

        摘下一个葡萄,心不甘情不愿地剥了皮,抬手喂到他的口中,眼神每一秒钟都透着嫌弃。

        不一会儿,北宫千秋慵懒道:“伸手,吐籽。”

        “你!”楚姣杏恼羞成怒,他把她的手当垃圾桶么!

        看着他愈发阴沉的眼神,楚姣杏吃瘪,四下瞄了一眼,看到面前空空的茶盏,拿起到他面前,道:“吐。”

        北宫千秋无言,也毫无动静,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这是跟她杠上了!

        沉寂了一会儿,楚姣杏放下杯子,十分勉强地将手伸到他面前,闭着眼睛,满脸的嫌弃。

        北宫千秋终于如愿以偿地吐在了她的手上。

        她将籽放到桌上,偷偷擦了擦那铺在桌上的布。

        天哪,这是她今天做过最不要脸的事情了!

        北宫千秋轻轻睨了她一眼,故意道:“还要。”

        楚姣杏怔在原地,如雷轰顶!

        第二辆马车是白月莹的,比北宫千秋的马车稍小一些,也不失精致贵气,车内的白月莹垂首,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裙沉默不语。

        她的裙子是月冰丝做的,和锦澜缎相比还是稍逊一筹,她凝眉,将放在裙子上的手用力一收,布料皱成了一团。

        回过神来,她又连忙松下手,轻轻抚了抚布料,见没痕了,才慢慢松下一口气。

        “小姐,这裙子有什么问题么?”身旁的丫鬟额头沁出冷汗,小心翼翼问道,这裙子是她亲手置办的,从选料、款式、绣花都是她精挑细选的,难得这回主子满意了些,如今却又露出这样可怕的眼神。

        “问题可大了。”白月莹暗下眸子,只是微微抬起了嘴皮,似在出神。

        闻言,丫鬟立刻“噗通”一声跪下,颤抖道:“主子饶命!”

        白月莹微微眯起双眸,平静道:“起来,前面就是世子,你敢让我出丑就死定了。”

        “是……”丫鬟压低了声音,颤抖起身,佯装若无其事地继续坐下。

        “我让你买全帝都最好的料子,为何楚姣杏的料子比我的好?”白月莹死沉道,四下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

        闻言,丫鬟眼角挤出了泪,颤抖道:“回小姐,帝都第一的料子确……确实是锦澜缎,可……统共也不超过十匹,宫里的李贵人买了三匹,太子爷买了三匹,齐世子买了两匹,晋世子买了两匹,真的买不到了呀……除了锦澜缎之外,这月冰丝也是不输给任何料子的呀……”

        “除了锦澜缎。”白月莹挑出了她最讨厌的字眼,瞳仁渐缩,阴沉地重复道。

        丫鬟表情凝固,泪水流了下来:“小姐……饶命……”

        “看来回去该好好给你洗洗眼睛了。”白月莹平静道。

        “小姐!小环对您赤胆忠心呀小姐!求求您不要毁了我的眼睛!求求您!”丫鬟急道。

        “不想舌头也被割掉就少说话。”白月莹似乎想到了释放怒意的法子,心情平复了不少,舒展了一口气,轻轻勾起唇角。

        前方。

        谨言悠闲地驾着马车,忽然横过一个带刀侍卫拦住去路,他蓦地将缰绳拉紧,顿了一下。

        微微眯起双眸,看着眼前拦路的黑衣人。

        这个人他认识,是太子的侍卫。

        马车内,楚姣杏身形不稳,撞到了脑袋,她吃痛揉了揉,桌上的茶盏也向她倒去。

        她陡然一惊,正要闪避,却见那向她泼去的茶水凝在了空中,又慢慢落入杯中,恢复原样。

        楚姣杏差点惊掉了下巴,看着对面北宫千秋方才操控杯中茶的手。

        北宫千秋悠然将手放下,却被好奇心强烈的楚姣杏抓了过来,正反翻了翻,除了一个白玉扳指,好像也没什么问题,难道袖子里有机关。

        她抬起他的手,往袖子里掏了掏,好像也啥都没有,目光又狐疑地看向那枚漂亮的扳指,手指转了转。

        忽然,眼前的手掌一收,抓住了她捣蛋的小手。

        楚姣杏想抽却抽不回,抬眼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更想逃离他。

        最后,惩罚性地捏了捏她的指甲盖,才缓缓抽回手,侧首,朝帘外平静道:“何事?”

        谨言挑帘,对里面的两人道:“世子,是太子的人来拦路,他让我把这个转交给……楚老板。”说罢,将一封信交给楚姣杏。

        听到“楚老板”这个称呼,楚姣杏倍儿爽!她得意洋洋地接过信拆开,愣住:“击鞠请柬?”

        语落,信被北宫千秋抢了过去,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便收入自己怀中。

        “你干什么!”楚姣杏嚷嚷道。

        北宫千秋挑了挑好看的眼角,道:“你是我的奴仆,不需要这个。”

        有了这个请柬,她在击鞠场上和北宫千秋就是平等关系了!

        她蹙眉,往他衣领里掏去:“你还我!这不是你的!”

        北宫千秋一闪,楚姣杏便扑到他的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