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49章 预谋撞色

第49章 预谋撞色

        “送你的。”听到上头熟悉的声音,楚姣杏瞥见那黑色衣袍,红着脸推开了北宫千秋。

        “一手扶住就好了!以你的武功甚至连自己伸手都不需要,还张开双手……”楚姣杏吐槽道。

        北宫千秋浅浅一笑,眼底尽是暧.昧,启唇道:“小驴子难得投怀送抱,本世子岂有不怜香惜玉的道理?”

        投你妹夫!

        白月莹愣住,看着那紫色的身影,蓦然一惊,楚姣杏竟然穿着和她一样颜色的衣裳?!

        而且……

        看着他俩亲昵的样子,白月莹眸色暗沉下来。

        从未有人,敢在她面前抢风头!

        楚姣杏看到他怀中出现了一张白色的“面膜”,那是刚刚她脸上的妆粉印上的,那面膜图案随着他轻微的一动,抖落了一些粉末。

        她内心受到重创,嘴巴张成了鸡蛋大,抬手想要碰一碰自己的脸,却又不敢动,崩溃道:“我的妆粉很贵的!那是我用工资买的!”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抬手掸了掸那层白色面膜,慢条斯理道:“所以?”

        楚姣杏倒吸一口凉气,她忘记了,她撞的不是别人,是北宫千秋!

        她往后退了两步,尴尬笑道:“所以老板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计较了……”

        碰到门槛又是一绊,往后倒去,楚姣杏满脸绝望。

        北宫千秋拉起她的手腕,往怀里一收,看着她略微散落的发簪,抬手扶正,满脸笑意道:“小心点。”

        楚姣杏想要挣脱他握在手腕上的手,费了好大劲也无果,鄙夷地看着他:“你手被胶水粘住了吗?”

        北宫千秋又故意抓住她另一手的手腕,固定在一手,抬起另一只手,用力揉了几把她脸上的大浓妆,顿时,眼影腮红唇红都乱在了脸上,他忍俊不禁道:“你这化的是什么呀,好丑。”

        “北宫千秋!”楚姣杏蹙眉喊道,“我化了好久的!”

        “今后不许你化浓妆。”北宫千秋命令道,“真难看。”

        闻言,白月莹有些慌张地碰了碰自己的脸,原来……他很讨厌浓妆?!

        转头,看着素雅淡妆的项涟漪,项涟漪也不知是对这样的事情渐渐麻木至习以为常,或是在北宫千秋面前佯装淡定,一副漠然的模样,见白月莹怒了,也故意不看她。

        起码现在三个女孩之间,她项涟漪并不是北宫千秋最讨厌的。

        “你今天已经第二次弄花我的脸了!”楚姣杏气鼓鼓地道。

        “你活该。”北宫千秋屈起手指夹住她的鼻子,轻轻晃了晃,道,“我还没醒就开始折腾我,我的房间整理好了么?”

        “凭什么要我整理?!”楚姣杏企图挣脱却无果,从鼻腔发出了搞笑的声音。

        “废话,你把我的床弄得那么乱。”

        “明明是你拖我上去的!”

        “谁让你画我的脸?”

        周围顿时蔓延开一片令人想入非非的暧.昧之色,门外站着的谨言和慎行互相看了看对方,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向来沉稳的世子竟然跟小女孩幼稚地拌起嘴来了。

        谨言抬手掐了掐自己的脸。

        慎行抬手朝他摆了摆手势:你疼么?

        谨言抬手回应:好疼!

        白月莹气得发抖,她握紧拳头,指甲嵌进肉中,流出了血。

        这楚姣杏竟然……难道他们俩已经……

        她抬头看着隐忍许久的项涟漪,她还是那平静的模样,只是额头不经意间已经爆出青筋,眼里尽是红血丝。

        “涟漪,你去整理。”北宫千秋目光不移楚姣杏,道。

        项涟漪顿了一下,声音略抖:“是……”

        “还不快洗把脸。”北宫千秋放开了手,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手帕,嫌弃地擦了擦手。

        楚姣杏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看着厅堂上的紫色身影,陡然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鬼?!她和白月莹撞色了?!

        灰头土脸地遮住自己的脸,匆忙打了个招呼:“白三小姐好。”

        然后咬牙切齿地往里屋走去。

        北宫千秋故意的!故意的!他一定是嫌她化妆太美了,压过了白月莹的风头,才弄花她的脸的!

        一柱香后,楚姣杏走了出来。

        白净的脸上只抹上一点点淡妆,精致的眉宇间透着清爽的水汽,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她轻咳了一声,故意挺了挺身板。

        两人不禁将目光移至她月匈前,本是扁平的荷包蛋却成了馒头般大。

        北宫千秋忍着笑意,想必是昨天的话对她打击很大。

        白月莹对她这虚伪的做法根本不屑一顾,天哪,齐世子到底是喜欢怎么样的人……

        “走吧。”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拂袖转身往门外走去。

        “走?”楚姣杏茫然道。

        流光苑。

        项涟漪杵在北宫千秋的床前,看到鹅绒被上那鲜红的血迹,泪水溢出眼眶,她握紧拳,指甲嵌进肉中,滴出了两滴血。

        向来整洁的世子,竟会任由床榻变得如此凌乱,他竟会把她……带上了榻!

        “来人,把被子烧了。”她垂眸,声音喑哑。

        “涟漪大人,世子都是半年换一次被子,这被子才用了一个月,烧掉……不太好吧?”

        “世子也从未在被子上留下任何脏东西。”她转过身看着比她低了半个头的丫鬟,脸色阴沉。

        丫鬟吓得全身抖了抖,立马点头应下:“是!”

        两个丫鬟抱着被子踏出门外,低声道:“涟漪大人今天好可怕,她以前从不这样的……”

        “失宠了呗……你没听到今天早上楚姣杏正世子房间里嘻嘻笑笑……”

        “想滚出世子府么?”

        屋内阴沉的声线传来,吓得两个丫鬟拔腿就跑。

        一刻钟后。

        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青石板的马路上,一前一后两辆马车缓缓而行。

        为首是北宫千秋的马车,训练得当的四匹纯白骏马踏着整齐的步伐,谨言和慎行在外驾着车,帘内,楚姣杏刚泡好一杯热茶,给北宫千秋端上:“老板,请用茶。”

        得了一件漂亮衣裳,她心情颇好。

        “老板,我们要去哪儿?”

        “击鞠。”

        “击鞠……”是什么?楚姣杏眼底藏着迷惑,但这词似乎在这里还挺常见,她问了只怕是会让他怀疑,想罢,她微微一笑,“击鞠……好啊……”

        管它是什么东西呢,别把她这身衣服要回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