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47章 打赏加更

第47章 打赏加更

        本章为白杨小号1打赏盟主加一更,感谢打赏!

        画眉?!

        看着他指腹染了黑,总觉得他不怀好意,欲哭无泪道:“老板,不用了……我自己会……”

        “不必客气。”北宫千秋笑得令她害怕,染了黑的手指已经往她的眉毛轻轻涂去。

        楚姣杏颤抖地闭上眼,等待着他的恶作剧。

        “我为你画个现下最流行的一字眉吧。”

        什么?一字眉?

        语落,那本来往她眉毛抹着的手指忽然横到了她眉心,将两个眉毛连在了一起!

        不!!!

        “老板,饶了我吧!”楚姣杏沧桑道。

        闻言,北宫千秋又多涂了几层,一条土匪一般浓厚的一字眉诞生了,接着,又在她的额头画了一个土得要死的“王”字,又想画一圈的胡子……

        “北宫千秋!你别太过分!”楚姣杏忍不住喊道,推了一下他的肩。

        “唔……”北宫千秋微微凝眉,好似隐忍着什么,随着她的推搡而后退了。

        楚姣杏轻轻挑眉,她本想后悔自己的行言举止,见他反常,有些疑惑。

        北宫千秋面露难色,严肃起来。

        “你……还好吧……”楚姣杏忽然有些愧疚,看着他,“你受伤了吗?”

        北宫千秋捂着左肩,月牙白色的衣袍沁出了血,触目惊心。

        楚姣杏一吓,总不可能是因为她那轻轻一推……

        北宫千秋褪下左肩的衣裳,露出了那包扎得乱七八糟的纱布,伤口的血已经溢了出来,他垂首,有些别扭道:“你……会包扎么……”

        楚姣杏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起手,娴熟地替他拆下纱布,道:“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何不叫下人包扎?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

        看着她娴熟的手法,北宫千秋忽然有了安全感,淡淡露出笑容,心底透着些许疑惑,难道……她常常受伤么?

        楚姣杏抬眼,眼神奇怪地看着他,受那么严重的伤还笑?轻轻呼出一口气,道:“纱布和药在哪里?”

        北宫千秋指了指她身后架子上的暗格。

        一刻钟后,楚姣杏给他重新上了药,整齐地包扎好。

        她不禁有些佩服,他受伤的程度,如果换作是她,现下早已生死未卜,而她甚至连他受了伤都没发现,又想到了方才那一推,更是心生愧疚。

        北宫千秋抬起眼看着楚姣杏,有时间不清洗自己脏兮兮的脸蛋,却为他认真地包扎伤口,他眼底是摸不清的深意,启唇道:“你为何?”

        “什么为何?”楚姣杏抬眼,见到他认真的眼神,不禁一吓,她……又做错了?

        “我并没有命令你帮我包扎,你为何要主动帮我?”北宫千秋满脸不解地看着她。

        “我……”楚姣杏语噎,有些脸红,看着别处道,“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

        北宫千秋浅浅勾起唇角,抬手将她一抹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道:“那你可以每日帮我换药包扎么?”

        “你!”楚姣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好心帮他一次,他还想得寸进尺了!

        “我受伤的事情,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北宫千秋认真道。

        闻言,楚姣杏也会意,收起了情绪,点了点头:“好。”

        也罢,就当是还他刚刚那一推了。

        “墨无忧昨晚找你。”北宫千秋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

        楚姣杏眼神茫然,微微蹙眉:“谁?”

        不是她么?见她单纯的眼神,毫无撒谎的痕迹,北宫千秋眼底迷上雾气,深思了一番,浅笑道:“没什么。”

        一刻钟后。

        梳妆镜前,穿好外衣的北宫千秋单手支着下颔,看着满脸红痕的楚姣杏。

        楚姣杏拿着木梳正给北宫千秋梳发,长至腰底的青丝整齐顺直,四个月了,她已经学会了给男子束发。

        此刻,白月莹还在前厅候着,项涟漪正在招待她。

        四下静谧良久,楚姣杏不禁忍不住问:“白月莹来世子府做什么?”

        北宫千秋看着铜镜中一脸狐疑的楚姣杏,似笑非笑道:“你好像很在意来世子府的女客?”

        楚姣杏拿着梳子的手顿住,轻咳一声,道:“我只是比较在意她。”

        北宫千秋浅浅一笑:“其实,再美的花,有养料才会开得更好。”

        楚姣杏鄙夷地看着他:“所以你决定插在这个牛粪上了?”

        北宫千秋眨了眨眼,调侃道:“你若努力升级成牛粪,我也愿意扎在你身上。”

        “……”

        你才牛粪!你们全家都牛粪!

        楚姣杏轻轻咬牙,冷笑道:“如果我是牛粪,我一定不会只插一朵花!”

        看着心情变阴的她,北宫千秋笑意更深,单手支着下颔道:“你一天是我世子府的牛粪,就一天没机会碰别的花。”

        怎么越说越奇怪了?北宫千秋明显就是套着她的话占她嘴上便宜!

        现在已然她成了一个十足十的尚且还未形成的牛粪了!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闭上嘴。

        “昨晚出了结果,她在国子监选上了女傅,所以第一时间会来感谢我。”北宫千秋解释道。

        “哦。”楚姣杏不以为然道。

        “话虽如此,我并没有帮她。”

        “哦哦。”这关她什么事?

        “父王已经不打算把她嫁给我了。”

        “哦哦哦。”

        “……”

        片刻的沉寂,楚姣杏瞄到铜镜中他略微阴沉下来的脸,似乎很不满意她敷衍的态度。

        楚姣杏尴尬地笑了笑缓解气氛,看着桌上整齐摆着的发簪,狗腿道:“我英俊的老板,今天喜欢哪个发簪呢?”

        北宫千秋闭上眼,声音冰冷:“你选。”

        “我?”楚姣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见他没有任何反应,便从桌上挑了一个雕刻着竹节的黑檀木发簪。

        “老板大人,这春意盎然的竹子真是好看,与你般配极了!”楚姣杏眼底藏着戏谑的笑意。

        让你骂我牛粪,我骂你是蠢猪!

        北宫千秋轻轻抬眼一睨,看到了她不怀好意的笑容,轻轻呼出一口气,起身整理了一下领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楚姣杏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假笑道:“我哪、哪有想什么!”

        不过他没有骂她,也没让她重新选簪,这是默许的意思?

        “只是你速度太慢,我坐不住而已。”北宫千秋漫不经心地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