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45章 打赏加更

第45章 打赏加更

        本章为紫迷琂倾打赏盟主加一更,感谢打赏支持~

        “……”就算减一千年也是九牛一毛好么……

        但她知道,说了不好的话,她的下场会很惨,两者中,她还是选择了前者,笑道:“世子人称帝都第一公子,自然是玉树临风,才高八斗,人中龙凤了!”

        “配你,如何?”北宫千秋声音喑哑,看着她的眸中多了一丝暧.昧,手指轻轻摩挲着她光洁的下颔,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令人眩晕的暖意。

        楚姣杏怔住,一脸懵逼,她没听错吧?配、配她?!

        眨了眨眼,平复下加快速度的心跳声,她理智地想了想他退婚时的场景,身边弥漫的暖意瞬间冰冷下来,她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却很快换了个戏谑的眼神,揶揄道:“至于配这个帝都第一美女兼才女嘛……倒是有点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味道了。”

        “那谁是牛粪?”北宫千秋笑得温柔,手指却从下颔滑到她的脆弱的白颈处,有意无意地抚摸着她的喉咙。

        楚姣杏将身体贴在门上,减少了自己抖动的频率,差点冒出了冷汗,她轻轻咽下一口口水,牵强笑道:“当然是我了……”

        语落,喉咙上的手指终于移开,楚姣杏也松下一口气,她居然挖坑给自己跳,太失败了!

        北宫千秋轻轻挑起眉,疑惑道:“你刚刚明明在说白三小姐,怎么又扯到你了?”

        楚姣杏瞬间被呛到咳嗽,帝都第一美女兼才女,是白月莹,不是她!

        看着他略带嘲笑的眼神,楚姣杏气不打一处来,厚着脸皮反驳道:“我怎么就不是第一美女了!我就不明白了!我比白月莹差哪儿了?!”

        北宫千秋一愣,他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倒不如说,他根本不在乎白月莹是什么第一美女。

        注视着眼前气鼓鼓的少女,桃花一样的眸子,是他最喜欢的部分,尤其是她那和他镜像的瞳色,还有像蜜桃一样细嫩的脸蛋,樱桃一样的红润小嘴,他认可地笑道:“脸确实不比她差,就是……”

        见北宫千秋略微往下看了看她荷包蛋一样的月匈,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楚姣杏也低头看了一下,下意识遮住,恼羞成怒地看着他,她不过是还没怎么发育么!

        她十八岁的时候,那可是人人羡慕的!

        “别遮了,什么都没有。”北宫千秋似乎一点点兴趣也没,很快就移开了眼。

        见他这样沮丧的态度,楚姣杏瞬间觉得自己和一百万两黄金等同份量的自尊心受到了狠狠的践踏!

        她挺了挺自己的身板,道:“走着瞧,我会长大的!你就等着吧!”

        “好,我等。”北宫千秋再度注视起了荷包蛋,一脸认真道。

        不对,她要他等什么?!

        楚姣杏差点吐血,立即用手遮住:“我长我的,不关你事!”

        北宫千秋抬头看着她的眼睛,眼底幽幽,似笑非笑道:“只要你在我世子府一天,你的每根头发丝都是我的。”然后,缓缓转过了身,背对着她。

        楚姣杏得空,转过身悄悄开了门。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薄唇,浅笑道:“明天,她会来。”

        楚姣杏轻轻挑眉:“谁呀?”

        “牛粪。”

        正要跨出门槛的楚姣杏差点被绊倒,立即扶住了门框,弄出好大的动静,她瞄了一眼不为所动的北宫千秋,立刻跑走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走进了屋内,合门,熄灯,他淡淡一笑。

        夜半子时。

        北宫千秋立于窗格前,四下幽静无声,他俯首看着掌中的冥珠,眼底含着雾气。

        忽然一阵阴风吹过,屋内灯烛尽灭。

        北宫千秋迅速将冥珠藏了进暗格之中,负手而立,冷漠道:“谁?”

        窗内好似飘进一缕红烟,北宫千秋转身定睛一看,是个三十年纪的红衣男子。

        他的面容带着些许令人害怕的妖娆,眉心朱砂一点,笑容邪魅,一双狐狸眼藏着高深莫测的故事。

        北宫千秋轻轻眯起凤眸:“墨无忧。”

        称作墨无忧的红衣男子道:“十年未见,没想到齐世子还认得我,可是后悔当年没有拜我为师?”

        北宫千秋冷声道,“十年前不想接触你,再过一百年亦皆然,”他顿住,这人十年没有来找他了,今天为何……“你来这里做甚?”

        墨无忧坐了下来,擅自为自己斟了一杯茶,摇了摇头,叹气道:“我刚出关,发现我最可爱的小徒儿不见了。”他转头,颇有深意地看着北宫千秋,启唇,“我猜,她一定是被你藏了。”

        北宫千秋冷漠道:“不认识。”

        也不想认识。

        “啧……”墨无忧咋舌,端起琉璃杯中的茶,正要饮下,茶水却慢慢溢出,浮在空中,凝成了一个水球。

        墨无忧转头,见北宫千秋满脸阴沉,抬起手操控着那颗小水球,慢慢往自己的方向移去。

        离手掌不到一寸的距离,忽然震出,那水球渐渐凝成了冰,分成了一片一片锋利的冰刀片,向墨无忧射去。

        墨无忧凝眉,抬起手运气,步下结界,将刀片裆下,在空中碎裂。

        碎片忽然在空中消失不见,凝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水蒸气,渗进了他的结界中,再度凝成了刀片,击向他。

        地上滴着几滴血,墨无忧的脸上和手背皆是划痕,衣服也被割破了几寸而那些凶器又再度凝成水球,慢慢落入杯中,恢复滚烫如初的茶,茶香袅袅,夹杂着鲜血的气味。

        北宫千秋轻勾起唇角,无言看着他。

        “御水神功,看来你找到它了。”墨无忧邪佞地冷笑了起来,带着脸上的几道伤痕,显得触目惊心,饮下了那带着他血液的茶,启唇道,“短短十年,竟有如此造诣,不当我徒儿真是可惜了。”

        北宫千秋在窗前坐下,冷漠道:“喝完就滚。”

        “当年我给你下的毒,应该快到发作时间了吧?”

        闻言,北宫千秋暗自握紧拳:“不劳你费心,我自己会解。”

        看着他逞强的语气,墨无忧得意地笑着:“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我会亲自给你解毒。”

        北宫千秋微微蹙眉,从窗外的池水中引出一条蛇形的水,蜿蜒而进,渐渐缠绕在他身上,掌中一颗悬浮空中的水球,眼神阴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