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39章 威逼利诱

第39章 威逼利诱

        他偷偷瞄了一眼楚姣梨头上的银钗,难道……

        他细细想来,心漏跳一拍,几番纠结,咽下一口口水,道:“王氏……是怎么死的?”

        楚姣梨感受到他加快速度的心跳,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方才夫人找我,突然有个蒙面人从窗边闯入,将夫人给杀了,奴家躲在了床底下,他也想要杀奴家灭口,奴家就大喊,这才把他吓走了……”她抬起漂亮的脸蛋,楚楚可怜地看着他,温柔道,“老爷相信奴家么?”

        赵员外松下一口气,不知怎的,只要她说了不是她杀的,即便解释荒唐,他也愿意百分百相信。

        或许……他不想失去她吧?

        赵员外抬起手摸了摸她细腻白皙的脸蛋,微微眯起眼,这小妖精可比那黄脸婆好玩多了,她杀了她,他还得感谢她呢。

        他用力将她推.倒在床,拉上帘帐。

        雷声阵阵,似是王氏不甘的怒吼,楚姣梨轻轻勾起唇角,搂住赵员外的脖子,只要他宠爱她,她可以什么都不怕。

        七日后,齐世子府。

        流光苑的小亭中,少女一袭杏色齐胸襦裙,她单手撑着下颔,闭着眼,眼皮上贴着两个用墨水画成眼睛的纸片,像老漫画里美少女的眼睛一般,布灵布灵,闪亮动人。

        桌上摆着一架古筝,古筝对面,是帝都最有名的古筝乐师。

        他捻了捻胡子,极为失望地摇了摇头,楚姣杏学东西很快,但实在是太顽皮了!他这老头哪折腾得起她每天摆着新花样闹腾,一下子装病,一下子尿急,一下子又渴了、饿了、困了……

        他看着睡熟了的楚姣杏,轻轻叹了一口气,拂袖而去。

        她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里最差的一个!

        “别睡了,古筝师傅走了!”

        “嗯?走了?”听到这句话,楚姣杏立刻精神了起来,拿下眼皮上的假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一阵欢呼。

        湖中的阿玄半闭着绿豆眼,看着学渣体质的楚姣杏,满脸写着无语:“你就不怕世子杀了你?”

        楚姣杏顿时被按下暂停键,动也不动,然后很快便垂下头,怂气道:“我怕。”

        “那你还是老实点儿吧,世子说了,要是实在学不会,你的红薯店就休想开。”

        “什么?!”他竟想断了她的发财路!可是……楚姣杏欲哭无泪地看着阿玄道,“阿玄,你最好了,你有办法让我长头发,也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些小问题的对不对?”

        “唔……”阿玄眨了眨绿豆眼,冷漠地看着她,“你需要磨练。”

        “可学会那么多东西,我估计都老了!”楚姣杏仰天长啸了一番,眼珠子一转,朝阿玄道,“我昨天听小棠棠说,外面有一只很漂亮的小母龟,只要你帮我,我就把它介绍给你!”

        闻言,阿玄的绿豆眼睁成了黄豆眼,激动地看着她,“此话当真?!”

        “呵……”楚姣杏猥琐一笑,摸了摸下巴,“这就要看你表现了。”

        很快,阿玄调整好情绪,看着她道:“我怀疑你在贿赂我,并且我有证据……”

        楚姣杏摊了摊手,无奈道:“你不喜欢那算了,回头我让小棠棠给它介绍个小公龟……”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阿玄立马急了眼。

        闻言,楚姣杏得逞一笑,装作不在意般敷衍地点了点头。

        阿玄严肃道:“我感应得到,你这副身体的原宿主也并非一事无成,不仅如此,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我可以帮你回忆起原宿主的浅薄记忆,助你蒙混过关。”

        楚姣杏一脸吃惊,这个原宿主居然真是个才女?

        可她能逃过北宫千秋的眼线,传送给北宫千秋的情报和外人一般,是个痴傻女子,她是怎么做到的?

        算了,既然她已经死了,也没什么好纠结的,眼下,最为重要的是……

        “那快恢复吧!”

        楚姣杏闭上眼,渐渐,学过的才艺的记忆浮现在她脑海中,逐渐完整起来,古筝、琵琶、丹青、书法、背过的一本本诗书、棋艺、古典舞蹈……

        她似乎吸收了大量的知识,有些头晕,轻轻揉了揉太阳穴,不敢相信地走到古筝面前坐下,抚上琴弦,尝试着弹了一首她听过的曲子。

        被这娴熟的琴技一惊,这个原宿主,竟然是个比白月莹还要厉害的才女!

        原宿主,对不起了,无意冒犯你,希望你在天有灵能原谅我,我一定会用你的身份把你的才艺发扬光大的!

        楚姣杏暗自祈祷了一番,便离开了亭子,大摇大摆地走进北宫千秋的屋子。

        “世子,实在不是老夫不想教,可这个楚姣杏实在是太贪玩了!老夫从未见过如此纨绔的学徒,实乃朽木不可雕也!恕老夫无能为力……”屋内,古筝师傅正对北宫千秋告着状。

        北宫千秋眼底透着浅浅的笑意,道:“无妨,这不是你的错,你可以回去了。”

        “谢世子!”古筝师傅如释重负一般,跪在地上疯狂磕头。

        北宫千秋淡定地饮下一口茶,她学不会,是他意料之内的事情,根本没必要大惊小怪。

        见到门口的楚姣杏,北宫千秋悠哉道:“小驴子,快和你的师傅道声永别。”

        “师傅,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楚姣杏深情地望着他。

        古筝师傅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转头看着楚姣杏,没好气道:“你也知道我辛苦!但今后离开你,我就轻松了。”

        “咳……”楚姣杏尴尬地搓了搓鼻子,道,“师傅,在永别之前,我想送你一曲。”

        师傅烦躁地摆了摆手:“不必了,辣耳朵!”

        “听听吧,我倒有点想念小驴子的两只老虎了。”

        “……是。”师傅硬着头皮应下,杵在了原地。

        让谨言搬来了古筝,楚姣杏坐了下来,郑重道:“师傅,谢谢你的教导,老板,谢谢你的栽培!”

        闻言,古筝师傅害怕地捂上了耳朵,他不想被辣耳朵!

        快让我离开这里!

        北宫千秋轻轻闭上双眸,准备听听她的《两只老虎》。

        楚姣杏抚上琴弦,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