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35章 自恋气质

第35章 自恋气质

        北宫寒笑容和善:“你也别怪千秋,他十岁的时候没了娘,之后才性情大变……”他感慨道,“王妃走后,我们都变了……”

        原来他和原宿主一样可怜……

        楚姣杏轻声一叹,算了,以后就让着他点儿吧。

        “如果你当我们家的儿媳妇,肯定比月莹有趣多了,千秋是有不好的地方,他就不该退婚!”

        楚姣杏被呛了一下,怎么才吃了几个烤红薯,坐了一下秋千,齐王爷就背叛白月莹了?!这时代的红薯,魅力真大!

        “其实本王也只是看月莹是第一才女,略有赏识,是适合千秋的妻子,那是因为本王没有见过你,不知你是个如此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齐王爷谬赞了。”楚姣杏尴尬一笑,“但自世子退婚后,我就无意再嫁给世子,更何况,世子也不愿娶我。”

        北宫寒点了点头:“本王知道,你喜欢李玥澄。”

        闻言,楚姣杏忽然一吓,虽然是原宿主喜欢李玥澄,可毕竟这个身体先前随李玥澄私奔过,给齐王府戴了好大一顶绿帽子。

        北宫寒该不会杀了她吧……

        北宫寒语重心长道:“可他毕竟出家了呀,千秋除了脾气古怪点儿,其他都挺好的,本王会跟千秋谈谈,让他别把你当下人,你就再考虑考虑吧!”

        见他语气随和,楚姣杏暗自松下一口气,面前这个毕竟是个大老板,她也不敢说硬话,委婉道:“好吧,我会考虑的。”

        “晋世子,齐王爷在里头。”院外,丫鬟拦住了北宫凌云。

        闻言,北宫凌云轻轻挑眉:“齐堂兄呢?”

        “和白三小姐去国子监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北宫寒从秋千上弹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负手而立,严肃道:“进来吧。”

        “是。”北宫凌云闻言踏入门,见到楚姣杏后吓了一跳,讪讪笑着看向北宫寒,“齐叔叔怎么在这儿?。”

        “哼。”北宫寒一脸冷漠,道,“本王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楚姣杏忍住笑容,这个王爷……严肃是假,傲娇是真的。

        北宫寒对楚姣杏低沉道:“杏丫头,本王就先回去了,记得答应本王的事情。”

        楚姣杏笑脸盈盈,朝齐王爷屈膝行礼:“姣杏谨记。”

        齐王爷离去,北宫凌云看着满脸露着猥琐笑意迟迟不起身的楚姣杏,道:“你居然还……还活着?”

        闻言,楚姣杏起了身子,满脸鄙夷地看着他:“我应该死吗?”

        瞧见她不善的目光,北宫凌云又退了几步,之前她打他留下的伤,到现在还痛呢!

        楚姣杏蹙眉,见他后退,她走上前去:“你被我的美貌吓退了?”

        北宫凌云满脸无语,又觉得疑惑,这和那人看到的人差距甚大……

        楚姣杏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难道……是我的魅力亮瞎了你的眼?”

        北宫凌云凝眉,抬手迅速扣住她的手腕。

        竟然毫无内力!

        北宫凌云放开她的手,松下一口气,愉悦道:“太好了!你是个弱鸡。”

        “弱你妹呀……”楚姣杏咬牙切齿,抬起他的手臂,往后一转身,给了他一个华丽的过肩摔。

        正放下防备的北宫凌云在风中凌乱,躺在地上的他,看着满脸愤怒的楚姣杏,露出了笑容,身手好快,是个好苗子。

        见他摔在地上还笑,楚姣杏拉起他的手,反扣到他身后擒住了他:“笑什么笑?你服不服!”

        北宫凌云笑得无奈,压根儿对她的弱鸡功力不屑一顾。

        楚姣杏只觉他身形一震,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弹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内功?

        “你作弊!”楚姣杏不服地站起身,“我没学过内功,你不准用!”

        “咳……”他苦心修炼十余年,一步一脚印,从不走任何捷径,怎么就作弊了?“好吧,不用内力。”

        两刻钟后。

        楚姣杏气喘吁吁地叉着腰蹲在地上,北宫凌云满脸无奈地看着她:“嘿我说,你在齐堂兄面前跟孙子似的,怎么见我就敢打?”

        “谁是孙子!”楚姣杏大口喘着,瞪着他,“因为我看你长得像菜鸟。”

        “菜!”北宫凌云差点被气到窒息,争论道,“难道我长得没有气质么?”

        “只有自恋的气质。”

        “……”北宫凌云甩了甩头发,“不能因为我俊美的外表就忽略了我的实力,本世子和齐堂兄可是同一个师父教的徒弟。”

        楚姣杏满脸沧桑,想她在现代的楚大家族,她十八岁就打败了资深的长老们,怎么在这个时空,居然是这么不堪一击!

        “不公平!你师父比我师父厉害那么多!”楚姣杏依旧不认输地道。

        北宫凌云搓了搓鼻尖,这倒是,这皇室宗亲的师父,当然是选最好的,他点头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本世子看你天赋不错,不如这回就算你赢了。”

        楚姣杏转过头去,别扭道:“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你赢了,可以尽情地嘲笑我了!”

        北宫凌云笑出了声,看着她不大开心的背影,道:“我带你去游湖吧。”

        “哼。”楚姣杏嘟着嘴,不看他,却很自觉地走出了流光苑。

        夕阳渐陨,微风徐徐,湖面波光潋滟,一片金光,柳条轻垂,晕开层层涟漪,画舫的前面,用金水雕刻的“晋”十分耀眼,楚姣杏在船沿上,沐浴着春风,这晋世子的画舫,也是相当不错的。

        忽然,一艘画舫挡住了楚姣杏的视线,与其画舫并排而行,画舫上雕刻的字是“齐”。

        她顿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北宫凌云,你想要挖走我价值一百万两黄金的奴隶么。”

        听到如清泉一般的声线,楚姣杏陡然一吓,她抬眼,站在二楼阁楼的北宫千秋,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散发着的阴沉压得她喘不过气。

        北宫凌云一惊,立即与她拉开了距离,仅仅捂住自己放着银票的胸口,瞪大了眼睛看着北宫千秋:“没没没!我不想吃土!”

        北宫千秋将目光移道楚姣杏上:“给我圆润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