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34章 不同凡响

第34章 不同凡响

        楚姣杏蓦地一吓,转头便看到了北宫寒,尴尬一笑:“齐王爷不去吃美味佳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哼。”北宫寒冷冷一笑,道,“本王爱去哪就去哪。”

        “咕——”闻到那土堆的香味,北宫寒肚子很不争气地发出了声音。

        岂有此理!他堂堂王爷,竟然对这堆莫名其妙的土产生了食欲!

        咦?这次不是她的肚子!

        楚姣杏偷偷瞄了一眼齐王爷,忍着笑意。

        “世子苛刻你了吗?你穷到要吃土?”

        楚姣杏被他话一呛,反驳道:“这才不是土呢!”她用钳子将香喷喷的红薯夹了出来,放到干净的石头上。

        这下他看清了,这这东西不是土块……是树根。

        “这玩意儿好吃么?”齐王爷指着石头上的“树根”。

        “人间美味!”楚姣杏自信地道。

        语落,齐王爷对着石头上的“树根”运起内功,吸附到手上,立马被烫得松手一丢,负手侧身怒道:“放肆!你竟然敢谋害本王!”

        楚姣杏一脸懵逼,转头,看着他背后红红的手,满脸透着无语,明明是他自己想要偷吃的好么……

        小心翼翼拿起一块红薯,慢慢吹凉,道:“王爷,这刚烧过的,肯定烫呀。”轻轻剥下红薯皮,拿到他面前,道,“这个给你吃吧。”

        这“树根”里面竟是橙色的,看着软糯香甜,他流了流口水,接了过来,咬了一口,忽然怔住,惊讶道:“这树根竟然如此美味!”

        不行,他居然说出了这么丢脸的话来,堂堂北冥王爷,竟然爱吃树根!

        楚姣杏被呛了一下,道:“这是红薯,不是树根。”

        “红薯是何物,闻所未闻。”

        楚姣杏向后走了几步,指着地上的红薯藤道:“就是它埋在地下的根咯。”

        北宫寒走了过去,惊诧道:“这乱七八糟的草,根部居然这么好吃。”

        半晌,楚姣杏只吃了半个红薯,便听到北宫寒使唤她道:“楚姣杏,你再挖!”

        楚姣杏转头,看着空空如也的石头,烤了四个竟全被他吃完了!

        “王爷,吃那么多红薯是会……”

        “噗——”响亮的一声屁,打断了楚姣杏说的话,她捂着鼻子,表情为难。

        北宫寒严肃道:“看什么看,屁乃人生之气,岂有不放之理!”

        楚姣杏愣住,放下了手,一脸感动地看着他:“同道中人啊!”

        北宫寒一脸尴尬:“谁跟你同道中人!本王这是不同凡响!少废话,再挖几个,本王不够吃!”

        楚姣杏无奈道:“王爷,真没了,全给你吃光了,这些都没熟呢。”

        闻言,北宫寒抿了抿嘴,眼中充满了不舍,命令道:“那你再多种点儿,每月定期运到齐王府,你今天在前厅无理的事情,本王……就不跟你计较了。”

        “得嘞!”楚姣杏狗腿一笑,搓了搓小手,瞎掰道,“王爷,这红薯种植困难,耗时耗力,您看这资金……”

        “咳。”北宫寒轻咳一声,从怀中拿出一锭金元宝,“本王差钱么?”

        楚姣杏双眼放光,金子!这是传说中的金元宝啊!

        想不到她在现代每天吃土,到了古代,做了个烤红薯,就收获了黄金!这就是物以稀为贵吧。

        “王爷出手真大方!”楚姣杏颤抖着手拿起那沉甸甸的元宝,猥琐地笑着放进怀中。

        “这一两黄金是定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王钦点的薯农,本王用一百两黄金买你一年的红薯,可有问题?”

        “没问题!”楚姣杏冷静应下,尽量不能表现得太激动,以免他起疑心不给高价,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一百两黄金啊!她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吧!

        不对,她还有一百万两黄金要还呢,扣除一百两黄金,她还欠北宫千秋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黄金……

        她内心苦闷,早知道,她就卖身去齐王府了!

        “齐王爷,我和你真是相见恨晚啊……”楚姣杏一脸沧桑地感叹道。

        “本王也……”和红薯相见恨晚啊……“唉,可惜你不是本王府上的,你还要替千秋当牛做马四百万年呢,肯定没有多少时间为本王烤红薯了。”

        楚姣杏满眼欲哭无泪,忽然灵光一现,朝北宫寒道:“王爷,我有个好点子,可以早日恢复自由身,时常为王爷烤红薯。”

        “哦?”齐王爷浓眉一挑,“你有何点子?”

        楚姣杏猥琐一笑:“王爷可愿给我投资,当我烤红薯的第一大股东兼代言人?”

        北宫寒蹙眉:“带……带盐?这薯香甜,应该无需放盐。”

        楚姣杏轻咳一声,解释道:“王爷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希望王爷借我点银两开一间店铺,专门烤红薯,之后利润所得均分给王爷三成,如何?”

        “哈哈哈……”北宫寒爽朗一笑,抬手拒绝了她,道,“本王借钱,从未放贷,无需还利润,但本王去你的店,可不能收本王钱。”

        “王爷真是大好人!”楚姣杏看着眼前的摇钱树,心中无比得瑟。

        同是血脉相连人,父子俩咋差距那么大呢!

        厅堂。

        “世子,下月便是国子监举办的诗会,世子会去么?”白月莹满脸娇羞,以她的文采,定然会得到北宫千秋的赏识的!

        北宫千秋浅笑,从她身边经过踏出门:“我已经拒了。”

        白月莹愣住,穷追不舍道:“那四月的琴会……”

        “不去。”语落,北宫千秋已经离去。

        白月莹沉闷无味,若是从前,他或许还能多聊两句,可自从认识了楚姣杏那个混账丫头,反而对这些儒雅矜持的女子失了耐心。

        白月莹低下头,双手紧紧握拳,紧跟了上去。

        流光苑。

        院内传出阵阵爽朗的笑声,北宫寒坐在秋千上,楚姣杏卖力地推着他的背。

        “杏丫头,再高点儿!”

        “好嘞!”楚姣杏笑着,更卖力了些,道,“王爷,你可比世子有趣多了!”

        许久,他笑累了,感叹道:“以前王妃也和你一样古灵精怪的,自从她病逝后,本王已经许久不曾像现在这样开心了。”

        “王爷开心就好!”

        北宫寒笑容和善:“你也别怪千秋,他十岁的时候没了娘,之后才性情大变……”他感慨道,“王妃走后,我们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