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33章 吃土少女

第33章 吃土少女

        楚姣杏无语地看着它:“去,你坐上去这棵树的老命都不保了。”

        项涟漪狼狈地从屋内走出,看了一眼正在玩乐的两人,用力握紧了衣服,咬着牙离开了。

        楚姣棠偷偷瞄了一下,悄声对楚姣杏道:“大姐姐,涟漪大人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

        闻言,楚姣杏看了一眼一脸丧气的项涟漪,摆了摆手道:“正常正常,北宫千秋那毒舌,我从他屋里出来时,也没高兴过。”

        “世子,王爷来了。”谨言走进屋对北宫千秋道。

        “在哪儿?”

        “前厅候着,”谨言略带为难地说了一句,”他带了白三小姐,他还说……”

        “说什么?”

        “他要见楚姣杏。”

        北宫千秋浅浅呼出一口气,起身离坐踏出门,看了看晴朗的天,又看了下院中游手好闲不亦乐乎的楚姣杏,道,“小驴子,到饭点了。”

        “好嘞!”闻声,楚姣杏双眼放光,立马从秋千上下来朝屋内跑去,不要脸地问道,“今儿是什么菜呀?”

        北宫千秋勾起唇角:“去了就知道了。”

        “今天不在流光苑吃吗?”这几天北宫千秋都是在流光苑用膳,怎么换地了?

        前厅。

        座上是一个满脸威严的中年男人,穿着黄黑相间的蟒袍,与北宫千秋有七分相似,他坐在北宫千秋的宝椅上,这一定是个大人物了,他的身后,是穿着一袭白衣的妙龄少女,与楚姣杏年龄相近,长得倾国倾城。

        北宫千秋进了门,便行礼:“父王安康。”

        楚姣杏蓦地一吓,这就是齐王爷北宫寒?!楚姣杏与北宫千秋定过婚约,就是因为逃婚,还丢了玄珠,才被北宫千秋退婚的,带她来见当年提亲的齐王爷,不是坑她么?!

        “齐……齐王爷安康。”楚姣杏满脸尴尬,朝北宫寒行了一礼。

        “免。”北宫寒抬手,声音深沉,看了一眼楚姣杏后,对北宫千秋道,“千秋,你既已退了婚,楚大小姐为何在府邸?”

        “楚府已将楚姣杏卖给我了。”

        “哼。”北宫寒冷笑,“确实是楚家的做派。”

        楚姣杏在内心白了一眼他,她才不是楚家人。

        身后的白月莹看了一眼楚姣杏,看她左顾右盼不规矩的眼睛,竟和北宫千秋相似,就是这个女人,北宫千秋才会拒绝她的吧……

        漫不经心地收回眼神,看着北宫千秋,语气温柔:“齐世子,国子监到了选女傅的时节,欧阳祭酒托我让您去一趟审查。”

        “好。”北宫千秋礼节性地微笑,前年他在国子监成绩优异,得祭酒赏识,这两年国子监所有决策,北宫千秋均有一定的决定权,白月莹在国子监学完半月,才华出众,不日便要选女傅了。

        “月莹是我北冥帝都第一才女,一定会选上的。”北宫寒满脸认可地笑了,“千秋,到时候你也得多帮帮忙。”

        北宫千秋笑容淡然,道:“既然是第一才女,又何须帮忙?我自会秉公办理。”

        语落,两人脸色尴尬。

        “齐世子,我今天亲自下厨,特地为你做了饭菜。”白月莹笑得婉约,朝屋外道,“快端上来。”

        很快,美食摆满了一桌。

        “咕——”楚姣杏的肚子立马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老板,我可以上桌吗?”楚姣杏小声对北宫千秋道。

        “楚大小姐也一起吃吧。”北宫千秋还未答,白月莹便接了她的话,温柔一笑。

        闻言,楚姣杏乐开了花,立马坐到座位上:“白三小姐真是人美心善!”

        “不可!”那深沉威严的声线响起,楚姣杏一哆嗦,立马弹了起来。

        北宫寒来到桌前坐下,看着退到一边的楚姣杏,严肃道:“自古以来从未有主仆一桌的道理,楚姣杏既已被卖来,就不是楚家大小姐了!”

        楚姣杏当场吃瘪,白月莹的眼底藏着喜意,故作担忧地对北宫寒道:“齐王爷,不要太生气了,我们用膳吧。”

        不吃就不吃!楚姣杏暗自白了一眼北宫寒,他以为她吃不到好吃的东西么?

        冷冷对北宫千秋道:“世子,我饿了,我要回流光苑吃饭。”

        “去吧。”北宫千秋轻轻一笑,这次吃了瘪,往后该是会收敛点了吧。

        不过,要是收敛了就不好玩了。

        北宫寒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愣住,用力拍了一下桌面,道:“放肆!岂有这般不守规矩的丫头!来人,给我抓住她!”

        侍从听令正要行动,被北宫千秋扬手止住:“父王,我的丫头,我自己教。”

        “你……”北宫寒气结。

        听到北宫千秋对楚姣杏的维护,白月莹气不打一处来,她看向北宫寒,希望他也能为自己维护一下。

        “下次本王见到她的时候,她若还是这样,就带到齐王府,你不教,本王教!”

        北宫千秋轻笑:“儿臣自当好好调.教。”

        白月莹愣住,她就不该指望北宫寒,接触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个纸老虎,看着严肃古板,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的。

        自从齐王妃死了后,他就没有曾经的威风了。

        一刻钟后。

        北宫寒轻轻蹙起眉,桌上的饭菜顿时觉得寡淡无味,他细细闻了一下,远处传来阵阵他从未闻过的香味,他放下碗筷,起身道:“本王吃饱了,出去走走,你们不要跟来。”

        “是。”

        流光苑。

        院中,楚姣杏正在烤红薯,已经渐熟,传来阵阵香味。

        这几天都是蹭北宫千秋的饭,把她的嘴都养叼了,吃下人的饭菜还不如自己烤红薯吃。

        谨言居然丢下她,带着楚姣棠去外面吃好吃的了!等回来后她一定要好好算账!

        她种的红薯也还是个小苗,但幸好昨儿休沐,她去后山上挖了些熟了的。

        这独特的香味将北宫寒引来,他示意下人不做声,负手而立,走到楚姣杏身后,看了一眼她挖出来的土堆,正捣鼓着里面的“土块”,这香味就是这堆土散发出来的,他低沉道:“你在做什么?”

        楚姣杏蓦地一吓,转头便看到了北宫寒,尴尬一笑:“齐王爷不去吃美味佳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