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32章 威风扫地

第32章 威风扫地

        半时辰后,室内。

        北宫千秋一袭墨色的长袍,优雅地倚靠在美人榻上,散落下的过腿青丝泼墨一般地洒在软榻之上,眉宇间好似带着仍然倦懒的神态,惊鸿一瞥的凤眸之中,雾气悉数散尽。

        此刻,单手执着一卷书,悠闲地研读着。

        在他的卧房,有一层小型的书架,若是闲暇时间的清晨,他会习惯性地抽出一本翻看。

        他看书速度很快,没到三四天,那小书架的书就会全部翻新,边角整整齐齐,他已倒背如流。

        楚姣杏正调着香,今天的香,带着阳光的暖意,犹如玫瑰的芬芳。

        北宫千秋瞄了一眼院外老实吃树叶的阿玄,又将书翻了一页:“小驴子,过来。”

        听到这称呼,楚姣杏瞬间爆筋,她假笑一声,慢慢走了过来:“是,老板……”

        北宫千秋严肃道:“你切记,在世子府之外,不可在有外人的场所与阿玄对话。”

        楚姣杏轻轻挑眉,阿玄说的话只有她和北宫千秋知道,她在外面别人肯定觉得她自言自语脑子坏了,从而败坏他齐世子的光辉形象吧。

        楚姣杏点了点头,凝重道:“我懂。”

        “你能懂才怪。”北宫千秋用书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继续道,“干活去,别偷懒。”

        楚姣杏捂着头,轻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突然她又出现在门边,对北宫千秋伸出舌头摆了个鬼脸,才跑了出去。

        北宫千秋摇了摇头,轻声一叹,这小丫头,大难临头,却不自知,着实可惜……

        院中。

        地上的落叶一片不剩,想不到阿玄竟有如此神速。

        “阿玄,你真快……”楚姣杏感叹道。

        楚姣棠也愣住了:“阿玄,你好厉害。”

        “不能说我快,要说我迅猛。”阿玄骄傲地抬着头,这话要是给别人听到了,他还怎么撩小母龟了?

        楚姣杏满脸无语。

        “阿玄,来吃点新鲜的吧。”楚姣棠把它带到梨树下,摸了摸它的头。

        看着它在树边啃着新鲜的藤蔓,楚姣杏凑了上去,看了一下便道:“这个不准吃!”

        楚姣棠疑惑道:“这不是杂草么?”

        “杂草?!看着叶子形状……应该是红薯吧?”

        “红薯是何物?”楚姣棠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我只知道这藤稍不注意便可绵延一大片,十分令人头疼,大家都不喜欢。”

        想不到这个时代的人这么浪费!

        楚姣杏摇了摇头,忽然愣住,等等,这个时代没有红薯?

        一条发财大计在楚姣杏的脑海中慢慢浮现,她轻轻勾起了唇角,道:“这植物我们好好养着,我自有我的道理。”

        七日后。

        赵府。

        晨光透过窗格洒在少女精致姣好的脸上。

        少女闭着眼,娇弱的声音有些彷徨,道:“老爷,好了没有?”

        “小心肝,再等等嘛!”赵员外拿着眉黛轻轻为她描着罥烟眉,满脸宠溺,“我还从来没有为女人画眉过呢。”

        又过了一会儿,眉黛放在桌上,楚姣梨缓缓睁开眼,看着铜镜中装束华丽的自己,笑道:“老爷画得真好看。”

        “小心肝,我要送你一个礼物。”赵员外神秘道。

        楚姣梨温柔地挑着眉,柔声道:“什么礼物呀?”

        语落,赵员外朝屋外道:“来人,呈上来!”

        门被推开,一位小厮端着一个盖着布的托盘。

        “你自己打开看看。”

        楚姣梨轻轻挑眉:“老爷好神秘呀。”

        说罢,她走上前,将布摘下,顿时满脸透着惊讶。

        一支精致漂亮的银钗,上面是朵朵栩栩如生的梨花,素雅美丽。

        “老爷,这真是送给我的吗?”楚姣梨受宠若惊道。

        “当然了,小心肝。”赵员外将楚姣梨扶到梳妆镜前坐下,拿起梨花钗,亲自帮她戴上。

        楚姣梨看了看镜中那精致的发钗,不禁笑了,这可是第一次有人送她礼物。

        靠在赵员外的怀中,道:“老爷,奴家好喜欢,奴家可真幸福。”

        闻言,赵员外也笑了,搂过她道:“以后小心肝需要什么,就跟我说,我什么都会给你的。”

        楚姣梨轻轻勾起唇角,娇柔道:“好。”

        这个赵员外吃软不吃硬,只要她乖乖听话,讨好服从,以她的姿色,俘获他的心是轻而易举。

        想罢,她眼底满是笑意,苦日子可算熬过了。

        齐世子府,流光苑。

        项涟漪端着茶盏徐步走进门:“世子,用茶。”

        “放着。”北宫千秋侧首看着书。

        项涟漪看了一眼屋外聊天偷懒的两姐妹,蹙着眉道:“世子,楚姣杏把院子搞得乌烟瘴气,已经有七日没有碰过扫把了,遍地都是杂草,她还谎称那是她种的菜,恕涟漪直言,就算真的不是杂草,在世子府中种她的菜,未免太过分了些,还有楚姣杏养的那龟,养个小宠物也就罢了,居然养那么大只的,得吃掉我们府上多少粮食……简直过分,真把这里当家了……”

        北宫千秋翻了一页书,悠哉道:“日后你便料理阿玄的起居,包括吃食和洗澡。”

        项涟漪怔住,她堂堂候府千金,居然要去伺候一只龟?自从楚姣杏来到府上后,她的地位便急剧下降,现如今居然沦落成这样!

        北宫千秋瞥了一眼她,道:“我从未强求过你留下,做得到,留,做不到,走。”

        闻言,项涟漪眼眶带泪,喉间哽咽:“我……”

        北宫千秋轻轻闭上双眸:“不要以为我不知,小红是你的人。”

        项涟漪眼睛瞪大,小红,是她安排给楚姣杏送饭菜的人,不久之前已被拖去杖毙。

        她跪了下来,额间沁出冷汗:“世子,涟漪知错了,求世子不要赶涟漪走……”

        北宫千秋睨了一眼,语气冷漠:“能做吗?”

        “能。”项涟漪冷静应下。

        院中。

        楚姣杏刚刚在梨树下做好了一个秋千,此刻正坐在上面,楚姣棠在她身后推。

        “大姐姐,我们不干活也就罢了,还在这里玩儿,真的不会有事么……”

        “反正他又不给我们工资,你大姐姐我很快就要赚大钱了!”楚姣杏看着满地的红薯叶,得意地笑着。

        一旁卖力吃树叶的阿玄,看着正在享受的两人,心理极其不平衡:“我也要玩。”

        楚姣杏无语地看着它:“去,你坐上去这棵树的老命都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