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31章 猥琐小人

第31章 猥琐小人

        她今天在世子府对那个陌生人这样,还当众骂惨了北宫千秋,回去一定会被千刀万剐剥皮拆骨的!

        狗狗祟祟地来到齐世子府的那条街,离世子府还要两公里左右,看了一眼确认了一下,对身后的巨龟道:“知错能改的都是好孩子,快去替我背锅吧,不是,快去承认错误吧,北宫千秋一定会把你炖龟汤……不是,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忽然,一群黑衣暗卫从天而降,包围住了楚姣杏和巨龟,首领是慎行护法,他睨着楚姣杏道:“楚姣杏,世子找你,跟我们回去吧。”

        “啪!”楚姣杏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她还是离得太近了!

        “龟龟,救我!”楚姣杏超身后的巨龟喊道。

        谁知它早就将头缩进了龟壳之中。

        为什么!她为什么总是遇到猪队友!

        楚姣杏仰天长啸,被架起身子押回了世子府。

        流光苑。

        “吱呀——”一声,门被两个暗卫推开,慎行提着楚姣杏进了门,严肃汇报道:“世子,猥琐小人已被抓捕,另发现一只猥琐老龟,好像是她的同伴,听候世子发落。”

        说罢,他朝身后摆了摆手势,四个暗卫将一只巨龟抬了进来。

        巨龟一脸鄙视地看着慎行:“明明只有猥琐小人!”

        “谁是猥琐小人!”楚姣杏反驳道。

        慎行没有听到巨龟的声音,便耿直答她:“你。”

        “我……”

        “都出去。”北宫千秋启唇道,楚姣杏听到他的声音,瞬间身体僵直。

        “是。”暗卫们点头应下,迅速离去,带上了门。

        北宫千秋手指有规律地点着桌面,他也听到了巨龟说的话,凤眸轻眯,它这么快就找到她了么……

        下人被遣散,门被关上,屋内只剩两人一龟。

        “老板!”楚姣杏狗腿地到他面前跪下,委屈道,“我早上是鬼上身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你一定不能怪我啊!”

        北宫千秋低头看着她,似笑非笑,转着手里的玉扳指,柔声道:“你知道得罪那个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么?”

        楚姣杏冷不丁打了个寒颤,那个人?被她塞袜子的那个男人?果然是她想不到的大人物吧……

        “俗话说不知者无罪嘛!我是看府上多了陌生人,一定是小贼!我对老板忠心耿耿,是为民除害啊!”

        北宫千秋伸手抬起她的下颔,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他凤眸轻眯,声音又柔下几分,道:“那你知道,得罪我会有怎么样的后果么?”

        楚姣杏尴尬一笑,不敢直视他,看着别处道:“不知者无罪嘛……”

        北宫千秋满脸无语,捏起她肉乎乎的脸颊道:“我的玄冥珠呢?”

        “给给给!”楚姣杏被扯疼,吃痛一声,赶忙从袖间掏出冥珠放在桌上。

        北宫千秋看了一眼,捏着她的脸更加用力:“玄珠呢?”

        “它!它吃了!”楚姣杏立马指向那巨龟。

        “原来如此……”北宫千秋日有所思一番,放开了楚姣杏。

        楚姣杏委屈地捂着脸,看向北宫千秋,有些狐疑,他好像并没有责怪?

        “我建议你可以把它先留在府内,说不定它拉粑粑的时候就拉出来了!”楚姣杏小声道。

        “可以。”北宫千秋认可了。

        “其实,今天我得罪太子殿下和老板你,全是它附身让我干的!”楚姣杏忍不住嘴欠地说了一句。

        俗话说得好,宁死道友不死贫道,方才它坑了她,也不怪她现在坑它了!

        万俟千秋轻轻闭上双眸,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茶,道:“你给我圆润地离开。”

        “好嘞!”楚姣杏狗腿一笑,立马一溜烟跑了。

        巨龟满脸无语地杵在原地,看着北宫千秋道:“这真不是我……”

        北宫千秋凤眸微眯,手指轻点桌面,看着巨龟道:“你那么快就找上她了,阿玄?”

        “你认识我,我找的人是你。”巨龟默认他唤自己的名字,抬眼严肃地看着他。

        “你的老伙计在我府上,不过这冥珠……”北宫千秋拿起桌上湛蓝的珠子,放入怀中,“我暂时是不能给它了。”

        “无所谓了,世子府吃好喝好,不给我也行。”闻声,从窗内爬进一条八米长的黑色巨蟒,缓缓进屋,然后慢慢蜷缩成粑粑状,琥珀一般的眸子暗发幽光,语重心长地看着北宫千秋道,“你未成皇,给我,也是个祸端。”

        “冥冥!是你吗!”阿玄看着眼前粑粑状的老友,泪湿眼眶。

        “玄玄!是我!”阿冥朝它挪了过去,一蛇一龟将头依偎在一起。

        “冥冥,我找你找得好苦!”

        “唉,谁不是呢!”

        北宫千秋看着它们,轻声一叹,走进了卧房。

        翌日。

        北宫千秋把阿玄安排在了流光苑前院的池塘里,一大清早,阿玄便在池中畅游。

        “龟龟,你过来!”楚姣杏叫唤道。

        闻声,阿玄游到了岸边。

        楚姣杏放下扫把,蹲了下来,语重心长地道:“龟龟,昨晚是谁把你从小孩手中救出来的?”

        “……是你。”

        楚姣杏一脸得意,又道:“昨晚,又是谁给你寻来内丹,让你恢复活力的?”

        “是我自己。”

        楚姣杏愣住:“呸!没有我把玄冥珠偷出来,你能吃到你的内丹吗?”

        “能。”

        ……

        楚姣杏无语,摆了摆手,继续语重心长地道:“那又是谁给了你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让你居住在那么舒适的环境的?”

        “是北宫千秋。”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楚姣杏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低头看着它道,“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

        阿玄日有所思道:“确实如此,我爹从我小时候就教育我,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

        楚姣杏认真严肃地道:“所以,这院里的树叶,全都交给你了!”

        ……

        阿玄满脸无语:“其实你是想偷懒对吧……”

        “咳……”楚姣杏蹭了蹭鼻子,道,“我是看你挺爱吃的,这遍地都是美味的树叶,吃到就是赚到!”

        阿玄微微眯起绿豆眼,沉默了半晌后道:“我不是羊,不过看在是你我才拿到内丹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