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27章 无赖蹭饭

第27章 无赖蹭饭

        午时。

        管事大娘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身后还有六个端菜的丫鬟。

        她将菜端到楚姣杏和楚姣棠面前,道:“拿稳了。”

        楚姣杏接过菜,闻了闻,这是糖醋肉!真香!

        她乐呵道:“这都是给我们的?”

        “嘿!你这丫头,干活不用心,满脑子想着吃!想得倒美呀,这是世子午膳,今儿世子在流光苑用膳,你们流光苑的人当然要帮着端菜了,在外候着吧,不许偷吃啊!”管事大娘交代了几句便走了。

        偷吃?

        楚姣杏轻轻挑起柳眉,一手轻轻开起盖子,顿时肉香四溢……

        “大姐姐,方才管事大娘才说了不可以偷吃……”楚姣棠小声阻止着她。

        楚姣杏把盖子放在楚姣棠的菜上,故意拿了几块往嘴里塞:“我就吃了!”

        “你!”楚姣棠一吓,一脸着急。

        “你也吃点儿。”说罢便往楚姣棠嘴里塞,“吃够了我就要往里面喷口水了。”

        楚姣棠蓦地将眼睛瞪圆了,差点吓晕过去,嘴里香喷喷的肉也不知该吐还是该咽。

        天哪,这还是她认识的大姐姐吗?

        她楚姣棠平日也只会光明正大地跟杨氏呛声,从未做出这等偷鸡摸狗之事!再者,她现下不呛声是觉得这里丫鬟的伙食已经够好了,并没有她那么大的怨声。

        “吱呀——”一声,门竟被北宫千秋亲自打开,世界又凝固了。

        北宫千秋双手抱臂,倚靠在门口,微笑看着她。

        楚姣杏倒吸一口气,将盖子盖上,公式化地假笑着:“老板好,老板要用膳了么?”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道:“你还没喷口水,我怎么吃?”

        “咳!”楚姣杏不由得一呛,尴尬道,“岂敢岂敢,我是开玩笑的!”

        看着她尴尬又不敢看他的眼睛,北宫千秋更想逗她了:“难道早上的纸不够好吃?”

        好吃你妹!

        楚姣杏磨着牙,不行,不能跟他对着干,万一被他调去做个倒夜香什么的活,那可就悲惨了!

        现在她可不是往日的自由身了!

        想罢,她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呵呵呵,我只是帮你试一下这饭菜有没有毒,我对老板的忠心,日月可鉴!”

        北宫千秋转身走进屋内,丫鬟们见状便端着盘子进屋,把膳食放到饭桌上,慢半拍的楚姣杏反应过来后也立马端了进去。

        看着那些被打开的美食,鸡髓笋、胭脂鹅脯、雪菜肉丝、青虾卷等等,不由震撼,这就是皇室吃的美食啊,她呆呆地杵在原地,将盘子端到桌上后,手都不舍得离开,垂涎三尺,久久不动弹。

        “大姐姐,快走啦……”楚姣棠轻轻扯着楚姣杏的袖子,可她似乎没有反应。

        看着口水即将滴落到她面前的糖醋肉里,北宫千秋用筷子打了一下她不放开的手,将盖子盖上。

        “疼!”楚姣杏吃痛叫了一声,委屈巴巴地捂着自己的手。

        “你还真想在我饭菜里下毒?”北宫千秋无语地笑了一下。

        “什……什么下毒!我口水有毒吗!”楚姣杏倏地蹙起眉,和他杠了起来,还抢过他手里的筷子,加了几块肉吃了起来,“看好了,我都吃了,我口水没毒!”

        吃了几口,她又忍不住无赖地夹起了别的菜,又口齿含糊道:“你一个人吃八道菜太浪费了,让我来替你分担这个烦恼吧。”

        看着十分不要脸蹭饭的楚姣杏,北宫千秋愣了一下,轻轻勾起唇角:“谨言,再拿两双碗筷。”

        楚姣杏赞同地点着头,越吃越快,道:“谢谢啊。”

        楚姣棠受宠若惊,她尴尬地攒着衣服,低头道:“世子,奴……奴婢就不用了……”

        “没事儿,姐罩着你,一起吃。”北宫千秋还未说话,楚姣杏却像大哥一样护着小弟,好似这是他自己的地盘一样。

        北宫千秋看着对面的人,思绪万千,这是多久……没有人陪他吃饭了?

        虽然这个丫头混账了一些,但……有人陪也好。

        “我说老板啊,你是不知道咱们这些下人吃的是什么东西,跟猪食一样,你该管管下人的伙食了。”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可以。”

        饭菜被一扫而空,楚姣杏摸着圆鼓鼓的肚子,一脸满足。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吃饱了?”

        楚姣杏满足地点了点头,只听北宫千秋清了清嗓,她和楚姣棠立马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后退了几步。

        “让你们吃就吃,好大胆子呀……”北宫千秋似笑非笑,摸不清情绪。

        楚姣棠愣住,觉得大事不妙,欲下跪,却立马被楚姣杏抬了起来。

        楚姣杏尴尬地笑着:“我们这不是都听老板的话么……何况,我这几天都没吃饱……”

        北宫千秋优雅地拿着帕子擦拭嘴角:“昨天不是还吃了一只鸡么?”

        空气尴尬地凝固了一下,楚姣杏狗腿一笑:“老板,我吃饱干活去了!”说罢,便拉着楚姣棠的手跑了。

        北宫千秋眸光暗下,食指有规律地点着桌面,沉音道:“谨言,去查,是谁克扣了她们的饭菜,杖毙。”

        翌日。

        方才扫地的时候听丫鬟说,今天府里来了大人物,北宫千秋一早就去了厅堂,要许久才回来。

        楚姣杏猥琐一笑,傻子才要一直待在这种地方呢!

        见楚姣杏拿着抹布在手上转啊转,还露出奇怪的笑容,楚姣棠一脸疑惑:“大姐姐你……”

        楚姣杏轻咳一声,将抹布放下,对她道:“小棠棠,今天你就在前院打扫,屋内交给我,别让任何人进来。”

        “哦,好的。”楚姣棠点头应下,走了出去。

        搜查行动开始!

        射击场。

        场内有三人,一主两客,一客是晋世子北宫凌云,另一客穿着玄色四爪蟒袍,与北宫千秋有八分神似,神采奕奕,身长玉立,凤眸中缺少帝王家的沉稳,添了几分玩乐的天真。

        他便是当朝太子,北宫千秋的堂兄,北宫腾霄。

        “笃”的一声,一根箭钉在了红心中间北宫腾霄勾起唇角,虽然权谋心计比不上北宫千秋,在君子六艺之中,他可没有输过谁。

        传闻北宫千秋武功盖世,剑法、骑术、射击、丹青、文华、乐理都是凤毛麟角,今日与他,是第一次切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