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26章 苟且偷生

第26章 苟且偷生

        闻言,楚姣杏愣住:“什么?你说楚姣梨她也?”

        楚姣棠垂首,轻声叹了一口气:“三姐……卖给了赵员外家当小妾,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气没有……”

        楚姣梨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一个好人,刚来楚府时,告诉她自己这时代原宿主信息身份,她才有办法为原宿主填坑。

        可她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垂首,心里有些堵,问道:“赵员外……是什么样的人?”

        “色.迷迷的老头,是个坏事做尽,卑鄙无耻的恶霸!他家的老婆也是极其歹毒恶狠的女人,嫁给他……就等于死了。”

        楚姣杏蓦然一怔,有些后悔,她帮了自己最大的忙,她却没有救她离开楚府……

        只要拉起她的手,走出楚府就好了,就那么几步……

        楚府除了楚姣萍,楚景茂竟将三个女儿都卖了!真是枉为人父!

        赵府,屋内。

        楚姣梨的身形依旧瘦弱单薄,她满脸憔悴,眼底丧失了一切希望,垂首,在桌上斟了一杯茶,露出半截白皙的手臂,皮肤上新添的掐痕触目惊心。

        自从被楚府卖到这里,她没有一刻钟是过得好的。

        躺在床上的男人五十年纪,獐头鼠目,面目可憎,他就是赵员外。

        她转身将茶递给赵员外,乖巧道:“老爷,请喝茶。”

        赵员外一脸诧异地看着从未服从过的小女孩,竟主动伺候他喝茶,接过茶喝了一口便放在桌上,抬眼看着她,满脸皆是笑意,道:“今天怎么变乖了?”

        楚姣梨轻轻蹙起罥烟眉,温柔地抱住赵员外,这举动令他不由愣住,又是得意一笑,也抱住了少女。

        “老爷,奴家今儿伺候得好么?”楚姣梨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好!好!棒极了!”赵员外不断称赞,紧紧抱着她。

        而楚姣梨却温柔将那瘦弱纤细的手抵在他的胸膛。

        与前几日的反抗不同,这样轻柔的触感撩.拨得他心痒痒。

        楚姣梨欲迎还拒地看着他,委屈道:“夫人让奴家做了好多活,不给奴家休息时间,打奴家也打得厉害,奴家身体好难受,老爷可要……对我怜惜点……”说罢,眼角委屈的泪水一滴滴落了下来,埋进他的怀中撒娇。

        并没有直截了当的拒绝,而是这样柔情似水地说着,他心间忽然开始喜欢眼前这个小女孩了。

        “哎呦,我的小心肝受委屈了!”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楚姣梨的脸,擦掉脸上的泪花,心尖儿一疼,愤怒道,“哼,那个黄脸婆,竟然这样对你!放心,有我在,你不必再受她的气了!”

        “老爷真好……”楚姣梨轻柔将头靠在他怀中,道,“奴家日后一定好生伺候老爷……”

        她忽然不恨了,她开始感谢楚景茂,这个好亲爹,把她送到这个大户的手上。

        想罢,她轻轻褪下衣裳,那如海棠花般姣好的脸露出浅浅的笑容。

        在楚府,她这辈子也过不上好日子了,起码在这赵府,她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楚府。

        “砰!”一声巨响,楚景茂将厅堂上的木桌掀翻在地。

        跪在地上的三人颤了一颤。

        “你们三个饭桶!!!”楚景茂大吼道。

        楚姣萍被吓得大哭了起来,杨氏连忙安慰。

        楚景茂拿起地上的藤条,朝楚元哲用力抽打了起来。

        楚元哲吃痛大叫:“爹爹饶命啊!”

        杨氏心疼,朝楚景茂哭喊道:“哲儿也是好意啊!楚姣杏傍上了世子府,哪还有我们萍儿的出头之日!”

        “你还说!”楚景茂反手给了杨氏一巴掌,吼道,“现在楚姣杏飞黄腾达了!跟我们楚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满意了?!”

        杨氏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含恨瞪着楚景茂,从前她一直是他心尖上的宝贝,他从来不曾对她说过一句重话,现下,居然为了那个贱丫头而打她!

        三人一起哭了起来,楚景茂看着四下萧条的景象,更是满脸绝望。

        楚家,完了!

        晌午,世子府。

        “楚大小姐,哦不,阿杏啊,世子有礼物送你。”谨言很快便适应了楚姣杏的新身份,拿着一张纸给她。

        楚姣杏疑惑挑眉,这是画么?北宫千秋有那么好?

        谨言将纸打开,是一张书法,字体龙飞凤舞,狷狂有力:

        “楚姣杏卖身为奴四百万零四十年”,上面还有北宫千秋的亲笔签名和一个大大的印章!

        “世子说,这字免费赠你,要你每天早上一睁眼,怀着虔诚且愧疚的心去默读三遍。”

        ……

        楚姣杏眼睛冒火,欲走上前将这字撕了,谨言见状立即转身一闪:“世子说,他的真迹在外面一个字可以卖出一千两的高价,这有十四个字,你要是撕了,又得再打工几百年了。”

        楚姣杏双手握拳,咬牙切齿道:“我还在乎多加一年吗!”

        “咳……”这倒是,谨言摸了摸鼻子,而后将纸卷起,放到身后,悠哉道,“世子说了,两个选择,一、乖乖服从,二、被他捏死。”

        楚姣杏被口水呛道,顿时欲哭无泪捶胸顿足:“还有第三个选择么……”

        “有啊。”谨言眼中闪着光,笑着对她点头,看着她充满了一丝希望的眼睛,他伸出了手,道:“还钱。”

        “……”她要是力气够大,一定会抬起旁边那块大石头把他压扁!

        楚姣杏朝屋里骂道:“北宫千秋!你听好了!晚上出门小心点儿!别被石头砸到了!”

        北宫千秋声音悠扬,夹杂着内力,不轻不重地传到她耳边:“不然?”

        “不然你双腿尽废,半身不遂,中风了!脑瘫了!眼瞎了!残疾了!”

        北宫千秋闭上眼,丝毫没有动怒:“届时?”

        “届时别给我碰上!”楚姣杏继续跳脚喊道。

        北宫千秋声音略微一沉,手指轻轻转着白玉扳指:“否则?”

        “否则,我!”楚姣杏顿时怂了,脖子缩了一截,声音小了些,“我……我也打不过你……”

        “嗯……”北宫千秋满意勾起唇角,声音眷懒,拖长了尾音,悠哉道,“那快去干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