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25章 你被卖了

第25章 你被卖了

        正想吐血的她,又听到了让她差点晕过去的话。

        “可是你被卖了。”简简单单的六个字,透着十分愉悦的心情,北宫千秋满眼笑意地看着崩溃的女孩。

        而随着这样的剧情进展,身后的二胡声也愈发地惨烈。

        “什么!我被谁卖了?!”楚姣杏惊呼。

        闻言,北宫千秋从袖间拿出一张纸给她。

        楚姣杏半信半疑地拿了过来,白纸黑字写着,满月阁是楚元哲烧毁的,楚家将楚姣杏拿来抵债,生生世世为北宫千秋打工!并且北宫千秋有权利不发工资!

        上面还有杨氏和北宫千秋的名字和指印,铁证如山!

        所以,这是一份卖身契了……

        楚姣杏顿了一下,倏地将纸迅速揉成团塞到嘴里,一脸得意地看着北宫千秋,含糊不清道:“现在没证据了吧!”

        “呵……”北宫千秋浅浅一笑,将桌上的茶端给她,“慢点吃,别噎着。”

        楚姣杏一脸鄙夷地看着他,努力将纸咽了下去。

        “我这儿还有。”见她艰难咽下后,北宫千秋笑得开心,从怀中拿出一叠纸,少说也有三十张了,他扬手一挥,一叠的卖身契纷纷扬扬地洒落到她面前,低声道,“随便吃。”

        方才他找了几人抄写了五十份卖身契,杨氏印得手都快废了,她是抬着手哭着回去的。

        北宫千秋倒是很轻松,看了一眼惊掉下巴的楚姣杏,他又拿出了剩下的十几张卖身契,慢条斯理地继续印着,道:“吃吧,我管饱,茶水畅饮。”

        “我靠!你家有复印机啊!”楚姣杏一脸绝望地看着他,她只是想混进这儿找她的传家宝,怎么把自己四百万又四十年给赔进去了?!

        北宫千秋长眉轻挑:“何为复印机?”

        楚姣杏语塞,轻咳一声,忽然轻蔑地冷冷一笑,道:“传闻齐世子学富五车才大如海,这都不懂?”

        “学无止境,自然是有不解的地方。”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复印机这个词,起码在北冥国是不存在的,或许,如谨言所说一般,此人并不是楚姣杏。

        楚姣杏露出猥琐的笑容,道:“那如果我解释了,你可以给我减个几百万年么?”

        北宫千秋看着她笑了,笑得和眉善目,轻声道:“一天都不可。”

        二胡声又应景地响了起来。

        “你!”楚姣杏鼓起腮帮子,用力一哼,“小气鬼!”

        “我突然改主意了,我不要你做奴隶了。”北宫千秋满脸笑意地看着她,“我的贴身侍女涟漪打理得井井有条,府里的下人也已经够多了。”

        闻言,楚姣杏眼前一亮,难道他要放她自由???

        项涟漪听到北宫千秋夸了她,脸颊抹上了淡淡的红,终究,她还是无法取代的!

        “但……你还是卖给了我。”北宫千秋满脸纠结,最后慢慢看着她一脸懵逼的眼神,嗓音阴柔微哑,“我的府里,还缺侍妾。”

        楚姣杏差点吐出一口血,她惊慌地看着他,脸颊红透:“你说什么!”

        “我想要你当我的侍妾!”北宫千秋一字一句道,他单手支着下颔,声音低哑暧昧,“不必干活,不必还一分钱。”

        项涟漪猛地一怔,顿时心头一酸,为什么……她等了两年的话,是他说给别人听的!

        楚姣杏满脸沧桑,沉默了良久,之后扯着牵强的假笑,别扭道:“我可以当你的奴隶么?”

        “哦?”北宫千秋故作受宠若惊般地看着她,一脸难以置信地蹙着眉,道,“怎么?你很想当我的奴隶么?”

        楚姣杏紧紧握着拳头,恼羞成怒地红了脸,挤出难看的笑容,道:“嗯,我非常想……”

        “唉……”北宫千秋一脸愁人的样子,他假意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表情无比纠结,“看你那么可怜又虔诚,我委实不好意思拒绝,就勉为其难地在世子府留你个奴隶的位子吧……”

        楚姣杏咬着牙,表情僵硬,道:“呵呵呵……多谢老板……”

        “快去干活!”北宫千秋很快恢复一脸冷漠,朝她甩手指绘道。

        “是……”楚姣杏怒瞪着他,点头应下,甩袖而去,经过拉二胡的乐师,他仍在深情投入到凄惨的音乐当中,楚姣杏鄙夷地看着他:“你演奏的bgm(背景音乐)真是糟糕透了。”

        闻言,二胡声戛然而止,演奏者一脸茫然地看着她:“逼……逼什么?”

        “我说,你拉的难听死了!”楚姣杏冲着他吼道,愤然离去。

        什么?!

        他可是帝都数一数二的二胡乐师,这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拉的难听!

        闻言,他一脸委屈得快哭了的表情看着北宫千秋:“世子,真的很难听么……”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看着院中气愤离去的背影,十分愉悦:“不,好极了,重重有赏。”

        院中。

        楚姣杏怒气冲冲地扫着地,恨不得用扫把将地上整齐的青石板刮烂。

        “大姐姐,你没事吧?”看着楚姣杏完好无损的回来,却那么生气,楚姣棠表情纠结,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没什么,被卖了而已!”楚姣杏用力磨着牙齿道。

        “卖到世子府,这可是三生有幸啊。”楚姣棠倒是不明白她在气什么。

        “哪有幸了!我跟他就是冤家,水火不容!”楚姣杏对着北宫千秋的房屋故意喊道。

        “咳……”正在品茗的北宫千秋险些一呛。

        “世子,没事吧。”谨言紧张道。

        “没事。”北宫千秋眼底含笑,楚姣杏越惨,他就越开心。

        “唉,多可爱的小姑娘,可惜了……”谨言看着屋外的楚姣杏,眼底有些不舍。

        虽然他被这丫头整过,可她太有趣了,总是能制造很多出乎意料的惊喜。

        而且……自王妃逝世后,他许久未见到世子那么开心了……

        闻言,北宫千秋笑容减淡,低头看着拇指上的玄武扳指,思绪万千。

        她能远离他,自然是好的,可现如今,她又能到哪里安身呢?

        院中。

        “自从楚府落魄后,遣散了家丁丫鬟,你我还有三姐姐在府里过的日子比下人还不如,后来没钱了,大姐姐与世子先前有过婚约,自然是幸运的,可惜不久之前就被退了婚,楚府更加没有希望了,大姐姐入了世子府倒是安宁,我和三姐姐就惨了,我被送给了王屠户,后来才知楚府竟是要将我卖去青楼……”

        闻言,楚姣杏愣住:“什么?你说楚姣梨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