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24章 风中凌乱

第24章 风中凌乱

        听到这句话,母女俩如雷轰顶,杨氏的笑挂不住了,显得十分僵硬:“世子在说什么呢,民妇怎么听不懂……”

        “娘!你快救救我!”先闻其声,再见其人,楚元哲五花大绑着被两个侍从架来,发丝凌乱,十分狼狈。

        “哲儿!”杨氏惊呼,“你不是在家……”

        “杨夫人是说我么,我已经回世子府了。”声音从帘后传来,竟与楚元哲声线极其相似!

        那人挑帘而出,竟和楚元哲长的一模一样!

        杨氏和楚姣萍有些腿软,互相搀扶着,面露惊恐。

        只见那人从耳根后撕下一张面皮,露出了他本来的模样,他是北宫千秋的另一护法慎行,擅长易容易声,昨晚,便是他替楚元哲回到了楚府,而真正的楚元哲,早就被擒住了。

        杨氏拉着楚姣萍跪了下来,磕着头慌张道:“民妇罪该万死!求世子网开一面,放楚家一条生路吧!”

        北宫千秋疑惑地看着她们,道:“都说了该死,怎么又求活?”

        “求世子饶命!”两人哭了出来,声音小了几分,乞求着。

        “可以。”北宫千秋似笑非笑,看着抬着脸满眼透着希望的两对眼睛,缓缓道出让她们更绝望的两个字,“赔钱。”

        闻言,三人愣住,杵在原地不敢做声,他们现下哪里来的钱呀!

        北宫千秋身后的谨言开口道:“楚二少爷纵火,满月阁被全部烧毁,包括造价与阁楼内细数珍宝古玩,共损失一百万两黄金。”

        听到这天价的数字,杨氏两眼一翻,险些晕了过去,又立马被楚姣萍摇醒,母亲要是晕了,他们俩可怎么办!

        杨氏醒了过来,又哭着求道:“是哲儿不懂事,只要能留下一命,罪妇愿意一辈子当牛做马报答世子!”

        “现如今,本世子给你们三个选择,”北宫千秋依旧似笑非笑的模样,启唇道,“一,我上报朝廷,楚府抄家问斩。”

        “求世子开恩!求世子开恩!”三人疯了一般地乞求道。

        “二,将楚府抵给我。”

        三人愣住,满脸透着为难,现下没了生活来源,又没了房子,岂不是要沿街乞讨了!

        以他们这样的名声看来,跟死有什么区别!

        “房子不能没!求世子开恩,开恩呐!”三人更加绝望了。

        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继续道:“三,将楚姣杏卖给我,与楚府脱离关系,永久为世子府无偿打工。”

        “三!三!”杨氏急着喊道,“只要不让我们死,什么都好!”

        楚姣萍欲言又止,最后绝望地啜泣着,他们没有别的路可选了!

        哥哥说好的万无一失,竟是给楚姣杏一个大好的机会!

        并且断了楚府的来往,就算以后她当上了世子妃,也与楚府没有任何关系了!

        一时辰后。

        楚姣棠一脸着急地在门外徘徊着,额头沁出了绿豆大的汗水,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她终于忍不住要上前去听听,却立刻被管事的大娘拦了下来:“少说话,多做事,不该听的就别听了。”

        楚姣棠蹙着眉,满脸担忧,难道是昨晚那只烤鸡……

        屋内,宝椅上依靠着的男人,琉璃一般的异色眸子烟波含水,似笑非笑,一手食指轻轻推着拇指上的和田玉扳指,一手食指不缓不急地在桌上轻扣着,嘴里正享受着身旁美如画的项涟漪喂到嘴边的糕点。

        门口传来了无比悲凉凄惨,却又透着喜意的音乐,那是北宫千秋特地找乐师为某人演奏的二胡。

        跪在地上的少女在风中凌乱,她今早还没醒,就被管事大娘从床上拉了起来带到了北宫千秋的屋内,就在这十几步的距离,她得知了后院着火的事情,以及为何会叫她,明显是她被拉来背黑锅了!

        楚姣杏穿着睡衣,假发勉勉强强地戴着,她满脸无语地转头看了一眼那二胡演奏者,他闭着双眼,满脸深沉,时而同情,又时而幸灾乐祸,感情丰富,很是纠结。

        这难道是她专属的bgm(背景音乐)么……

        这哀伤的曲调中掺杂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声。

        北宫千秋的身后,谨言的面前是两个小厮,一个捧着算盘让谨言打着,一个拿着账本和笔,正听着他记录着什么。

        忽然,算盘声夏然而止,二胡声也随之进入尾声。

        “楚大小姐,后院满月阁造财花了一百万两黄金,现以全部烧毁,加上你昨晚偷鸡的钱与四小姐赎身的钱,还有昨天逼我吃了鸡屁股造成我心里损伤的费用,一两黄金兑换十两白银,你一共欠了世子一千万两白银又三钱,欠我一百两,一个二等丫鬟每月银子是二钱,年末加赏一钱,一年是二两五钱,您需要为世子无偿打工四百万年又一个半月,为我打工四十年,谨言效忠世子,愿意把这四十年又一个半月送给世子,世子慷慨,给你抹个零,只需四百万零四十年即可,有此鸡骨为证,楚大小姐不可反驳。”

        语落,他从袖间拿出了昨天抢到的有点烧焦的鸡骨头。

        同时,那二胡演奏者又十分应景地演奏起比方才更加凄惨的音乐,听得楚姣杏就想找块白布给他盖头上!

        北宫千秋轻轻挑眉,侧首看着谨言:“你吃了鸡屁股?”

        “我……”谨言满脸尴尬,眼底露着哑巴吃黄连的模样看着北宫千秋。

        闻言,项涟漪露出了十分婉约的笑容,她想笑,但不敢。

        楚姣杏差点吐血,她气得叉腰,抬眼看着谨言反驳道:“我不就偷吃了一只鸡吗,谁爱烧你们家的楼啊!再说了,昨天可是你亲口说鸡屁股好吃的,差点就吮手指了!那鸡的钱可不能全算在我头上!”

        谨言抬着头不看她,一脸正义凛然地道:“反驳无效。”

        “你不能这么过河拆桥的!”这不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么!楚姣杏气愤叫道。

        “楼,确实不是你烧的。”北宫千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老板英明!我就知道老板一定会明察秋毫的!”楚姣杏立马狗腿道,满脸透着委屈。

        不对,她是不是忘了什么?似乎就算没有烧那楼,她也要为他打工四十多年了……

        正想吐血的她,又听到了让她差点晕过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