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9章 我要举报

第19章 我要举报

        北宫千秋松开了她的脸颊,楚姣杏还来不及松下一口气,他立即扑身而上。

        楚姣杏因为闪躲倒在床上,看着上面撑着床的他,一抹红霞染上脸颊。

        北宫千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俯下身子,贴近她的耳根,低声调侃道:“今天你试我的床,过几天就该试我了吧……”

        闻言,楚姣杏怔住,脸红得像苹果,心脏砰砰跳着,差点跳出嗓子眼,他……他想做什么?!

        关键时刻身体都不听使唤了,轻轻张开了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听到了她强烈的心跳声,北宫千秋愣住,耳根闪过一丝绯红,轻轻眨了一下眸子,从容起身,看着僵直的她,给了她一个“想得真美”的眼神。

        看着他带着嘲笑的眼神,楚姣杏恼羞成怒地蹙起眉头,迅速从床上翻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理直气壮地道:“我要举报你压榨员工!”

        闻言,北宫千秋挑起剑眉,满眼戏谑地看着她道:“你要去哪里举报?”

        “我……”楚姣杏语噎,她居然忘了这不是在现代,这货还是皇室成员,她要是报官,那该是她先被打入大牢了!“我……”楚姣杏又思考了一番,道,“我跟齐王爷举报你!”

        官府管不了他,他爹总能管吧!

        北宫千秋顿住,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齐王爷早已对楚家厌恶,岂会容许她大闹王府?

        细思一番,他悠然道:“说说,我怎么压榨你了?”

        哼,心虚了吧!就算他再厉害也是怕爹的,楚姣杏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立刻蹙着眉指责他道:“我可是要尽心尽力为你干活的丫鬟,你连一个温馨舒服的床都不给我准备,今早起来我便腰酸背痛,干活都没力气,也难怪我看到一个舒服的床,就……蹭上去了嘛……”

        这就是她睡他的床的正当理由?如此倒成了他的不是了。

        俟千秋轻笑一声,她养尊处优的,怕是也没伺候过谁,不知道下人应该有怎样的待遇。

        “这么说来,本世子的床让给你睡?”

        “那敢情好!”楚姣杏不要脸地点着头,抬手摸了摸下巴,走上前转了转,仔细打量着这豪华大床,还用手拍了拍雕琢精致的床架子,“嗯,结实!”

        “咳……”北宫千秋轻咳一声,收起了笑容,四下变得格外安静。

        楚姣杏愣住,完了,她太得意,大难临头了……

        “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楚姣杏着急道,看着他沉着脸的样子不禁被吓了一吓,“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就是个癞蛤蟆,配不上您的天鹅床……”

        “嗯……”这丫头也知道害怕?看着她狗腿的样子,不禁勾起了唇角,脸上的阴翳退散。

        见他笑了,楚姣杏终于松下一口气,还未站稳脚跟的她,又忍不住嘴贱一提:“那老板可不可以给我换张好一点的床?这床还不如我家的呢……”

        片刻,北宫千秋抬眼,望着那琉璃般的眸子,眼带笑意:“可以。”

        楚府。

        偌大的池塘里,水已经降下了一半,荷叶逐渐枯萎凋零,毫无生气,庭院内,来了一个四十年纪的男人,正仔细抚摸着摆在桌上的古筝。

        他是古董店的老板。

        “确实是把好琴。”古董店老板点了点头,朝身后的小厮摆了下手势,“抬走。”

        “不要!”庭外的楚姣萍对旁边的楚景茂惊呼,跑过来一把抱住古筝,“爹爹,齐世子最喜欢古筝了,我不多练练怎么让他注意我呀!”

        古董店老板眯着眼睛,捻着小胡子,刻薄地看着她,嘲讽道:“哎呦,楚二小姐,你爹已经把古筝卖给我了,你就松手吧,弄坏了可又要重新算价了。”

        “萍儿!放开它!”楚景茂呵斥道。

        楚姣萍见一贯疼着自己的父亲凶了她,顿时愣住,古筝很快就被小厮抽了出来。

        “爹爹……”楚姣萍哭喊着。

        “这古筝是你娘的嫁妆,也值个百两银子,等爹以后富裕了,就把它赎回来……”楚景茂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不!爹爹,这是我从小娘亲就给我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楚姣萍和两个小厮争持不下,“啪”的一声,琴弦被扯断了几根,楚姣萍崩溃惊叫。

        这一松手,古筝摔在了地上,破了一个小角。

        “哼!你们不想卖,还害我大老远跑这儿来!”古董店老板愤怒甩袖,“不买了!”

        闻言,楚景茂神色慌张,立马抓住他的袖子哀求道:“掌柜,可以少点儿钱!求你了掌柜!价格好商量啊!”

        “我呸!”古董店老板扯回自己的袖子,扬长而去,“都吃不上饭了,还在装什么高雅,叫你一声楚二小姐是可怜你,下次再见你,怕是要在街头叫你一声楚乞丐婆了!”

        “你说什么!”楚姣萍还看着摔坏了的古筝,已经心疼得要命,又被这样羞辱,当场发飙。

        看着古董店老板远去,楚景茂抓住了楚姣萍的手,呵斥道:“你还想干嘛!你哥刚打了人赔了钱,你也要再继续赔下去吗!”

        “爹爹!”楚姣萍无止无休地哭叫着,“你看他们把我的古筝……”

        “啪!”一声巴掌落在了楚姣萍的脸上,此时的楚景茂是真的愤怒想打她了,看着捂着脸不敢发声的她,楚景茂急红了脸吼道:“你这个败家的畜牲!信不信我连你也卖咯!楚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就跟你的破古筝过一辈子去吧!”

        说罢,楚景茂甩袖离去,庭院中,只留下哭得凌乱的她。

        都怪她那败家哥哥!才落得现在这个地步,她从来没有想过,爹爹会打她斥责她,可短短三天之内,她已经被他扇了两个巴掌!

        须臾,楚姣杏从门口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与她并肩而行的是谨言,身后还有六个侍从。

        瞧见身影,楚姣萍立刻止住了哭声,她擦干了眼泪,揉了揉眼睛,六个侍从前面,是一男一女两人,这个女人……好像是楚姣杏那贱蹄子?

        看清后她蓦地一怔,完了,给那小贱人见到这幅景象,够她得瑟一辈子了!

        不过,楚姣杏身边那位男人她见过,好像是齐世子身边的护法,楚姣杏一定是被齐世子从府中赶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