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8章 大圣遇害

第18章 大圣遇害

        “月莹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贤淑千金,无论是身份还是才华,都是为父最赏识的,绝对比那什么楚姣杏要好得多。”

        “儿臣现下不想成婚,父王若是无其他事,儿臣先退下了。”轻轻放下茶盏,也不理会齐王爷说的话,浅浅一声,便起身离开。

        “你……”齐王爷蹙眉,看着他任性离去的背影,也心知挽留不住他,便没有起身,无奈一叹,摇了摇头。

        “王爷,是月莹说错话,惹世子嫌了……”白月莹娇柔的声线颤抖,掩面道,袖间的手紧紧握着,恨不得将指甲嵌进肉里。

        “月莹,本王一定会让你成为我齐王的儿媳。”齐王爷对白月莹安慰道。

        “那月莹,谢过王爷了。”

        她一定会的!白月莹在心中笃定道,这齐世子妃一定不会有第二人选!

        世子府厨房。

        遍地是被熏晕的下人,楚姣杏从蒸笼里拿出她方才做好的糕点,打包好后便立即跑回北宫千秋的房间。

        端着糕点到桌上的盘子,凭着记忆一块一块地摆了起来,虽说还原度不太高吧,但加上她屋内点着的香薰,足够把他迷得神志不清了。

        她决定趁那货离开的宝贵时间寻找玄珠,小心翼翼地查看每一个角落,不弄乱摆放的位置以免他怀疑,翻开水晶珠帘,她看到了一张华丽的大床。

        这暗暗奢华而不俗气的格调让她不由一叹,柔黄色的鹅绒床榻,被子是轻柔的天蚕丝,同是柔黄的帐幕隐隐约约,飘飘渺渺,看起来很舒服。

        楚姣杏控制不住自己万恶的双手,上前摸了摸。

        舒服!太舒服了!

        想到昨天睡的木板,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顿时腰酸背痛了起来,眼睛也愈发红。

        手摸了还不够,她将脸也上去蹭了蹭,最后爬了上去,躺在了正中央,还不要脸地盖上被子。

        天哪,这是什么神仙级别的享受啊!她就这么躺一下应该没人会发现吧……

        “不会的,我一分钟后就起!”楚姣杏笃定道。

        眼皮子越来越沉,一分钟后,她已经没有了意识。

        良久,北宫千秋踏入门内,看着冉冉升起的香烟,他心情极好地深呼吸了一番。

        这略微的困意让他轻轻蹙眉:“涟漪,把香熄了。”

        “是。”

        那丫头也不知道去了哪个角落偷懒,这迷魂香调的确实高级。

        “吱呀——”窗户被打开通气,窗格外的花香冲淡了屋内的香味,北宫千秋坐在宝椅前,看着眼前满是瑕疵的糕点,以及桌上的糕点碎屑,不禁笑了一下,没有计较,抬手拿起楚姣杏做的糕点尝了尝,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他实在找不出任何一个褒义词来夸耀它。

        不过……终于找到一个符合她传闻的地方了,她确实是应该不擅长做这个。

        掀帘入卧,北宫千秋久久杵在原地。

        项涟漪挑眉,走上前去:“世子,怎么?”

        看到床榻上睡得像猪一样的女孩,她差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楚!”项涟漪欲惊呼,却被北宫千秋抬手制止。

        北宫千秋侧首,放低了声音:“你先出去吧。”

        闻言,项涟漪满脸的不解与难受,不甘地低下头,握紧拳头走了出去。

        仙雾缭绕,远处是赤脚大仙和七仙女喝酒,楚姣杏,噢不,楚大圣一身黄毛,扛着金箍棒,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见到大名鼎鼎的楚大圣,仙人们立刻小跑过来给她端着蟠桃美酒。

        “大圣!大圣!”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闻声,楚大圣转头,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鼠,他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道,“大圣!快尝尝这美味的糕点,吃一口能多活一千岁!”

        闻言,楚大圣看着一脸猥琐的老鼠精,看着糕点又忍不住心动,拿起吃了一口。

        天哪,这是什么黑暗料理,外皮焦得发苦,里面还是生的,带着涩涩的口感和浓浓的腥味。

        真难吃!楚大圣表情纠结,但为了一口多活一千岁,她还是忍着吞了下去。

        吞下三口,楚大圣已隐隐作呕,面前的老鼠还在往她嘴里塞:“大圣,快吃!快吃!多吃点儿!”

        “呸!”梦中的楚姣杏用力一呸,北宫千秋转首一避。

        “这么难吃,还说什么美味,呔,你这哪来的死老鼠!长得那么反胃,做的东西也那么反胃!你分明是想下毒害死本大圣!”

        骂骂咧咧地坐起身子睁开了眼,差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北宫千秋坐在床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手里作恶的证据已经被楚姣杏消灭干净。

        “北北北北……北宫千秋你怎么提前回来了!”楚姣杏成了小结巴,想要掩盖自己的心虚还特地提高了声线。

        “你说谁是死老鼠?长得反胃?”他抬手,食指轻轻抵住她眉心,挑眉道。

        楚姣杏打了个激灵,紧紧闭上双眼,躲开与他的触碰,道:“没没没有的事!我的大老板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老老老老鼠是我自己!”

        见她躲避,北宫千秋掐住她柔软细腻的脸颊,依旧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摸不清情绪:“你偷吃……”

        “我只是帮你尝下味!”楚姣杏高呼道,因为脸蛋的变形声音变得奇怪起来,“而且我给你现场还原了!”

        北宫千秋轻笑一声,琉璃一般的眸子透着好笑的情绪,轻轻吐出两个字:“能吃?”

        楚姣杏张口欲反驳,可刚刚她的梦话已经被北宫千秋听到了,十分打脸,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撅起嘴道:“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嘛……”

        北宫千秋眯起双眸,掐着她像糯米团子一样的脸颊又用力了些:“那你偷睡……”

        楚姣杏对上他的眸子,真诚地睁大了眼睛,深情款款道:“我说我帮你试下床舒不舒服,你信吗?”

        北宫千秋眼底含笑看着她,眼前的女孩假发凌乱不整齐,秃的地方露出了不少,愣了一会儿,不禁吐槽:“你这小驴子……”

        楚姣杏蓦地瞪大眼睛,他叫她什么?!小驴子?这是嘲笑她是个秃驴?!她气结,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头发:“你!”

        北宫千秋松开了她的脸颊,楚姣杏还来不及松下一口气,他立即扑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