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7章 无媒可做

第17章 无媒可做

        翌日。

        楚姣杏顶着黑眼圈推开了门。

        方才管事大娘给她送饭来了,稀粥咸菜,惨淡得可怜。

        吃完了肚子还是咕咕叫,加上她的床又冷又硬,昨天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还落得一身淤青,腰酸背痛的。

        她觉得北宫千秋是故意的!没见过这么压榨员工的!

        想她堂堂楚大小姐,以前睡的都是顶级床垫,现在,她居然开始怀念楚府的床了!

        半时辰后。

        “吱呀——”门被两个丫鬟轻轻推开,北宫千秋踏出门槛,眺望着前院秀丽的景色,以及景色中凌乱的某人。

        楚姣杏顶着沧桑的黑眼圈看着眼前的美人,一身华贵的墨色长袍,沐浴晨光,晶莹透亮的眸子带着些许慵懒,看着这样美的男人,她似乎有些理解项涟漪和那些跨不进齐世子府门槛的千金的想法了。

        不过……

        妈蛋,他这一觉睡得可真香!

        “早上好,我勤劳的扫地工。”北宫千秋心情颇为愉悦,看来前天晚上的退婚,是个好决定,不然,他也没有机会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了。

        “呵呵呵……”楚姣杏顶着满脸黑线,牵强地假笑着,嫉妒地磨了磨牙齿,“早上好,我懒惰的齐世子。”

        懒惰?北宫千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挑了挑眉,轻声道:“你说什么?”

        轻轻四个字,楚姣杏蓦地愣住,继续挤出更灿烂更难看的笑容,大声道:“早上好,我英明神武的齐世子殿下!”

        说假话不会遭雷劈吧……楚姣杏心里默默呸了一口,她在这儿辛辛苦苦扫了一小时,腰都要折了,这厮才刚起,她哪说错了!

        不过既然他开门了,她也终于可以偷偷溜进去了……

        北宫千秋看着她对着地上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表情更加奇怪,故意道:“就算再爱慕本世子,也不必傻笑得流口水吧?”

        “咳!”楚姣杏差点没咳出肚子里的老肝,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这货凑不要脸!

        眨了眨眼,调整好心态,狗腿道:“一秒钟不见世子爷,奴家真是浑身难受,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盼了一个小时才瞧见齐世子的尊容,顿时心花怒放,神清气爽,开心极了!”

        一秒钟?一小时?北宫千秋挑眉,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他从未听过这些词,但猜测应该是个时间段。

        “瞧你的样子,确实很开心。”北宫千秋顺着她的话,看着她无比憔悴的脸故意道。

        楚姣杏只觉胸口一痛,受了严重的内伤!

        此时,项涟漪端着茶盏从她身后走来,路过她时,不屑地扯了扯嘴角,踏上台阶,在北宫千秋的面前停下:“世子,用茶。”

        “楚姣杏,你可以进屋调香了。”项涟漪隔着几层台阶,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命令道。

        “啊?”还在捂着胸口平复内伤的她闻声抬眼,轻轻应了一声,“哦。”

        北宫千秋与项涟漪去齐王府了,大约一个时辰后回来,屋内只留下了调香的楚姣杏。

        屋内的格调和昨天看到的厅堂差不多,看着面前的宝椅,和昨天竟是一模一样的,楚姣杏挪了挪脚步。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她偷偷坐一下北宫千秋应该不会知道吧?

        警惕性的考虑还没周全,屁股早已坐上了那高贵的椅子。

        天哪,这是什么神仙触感!简直爽到飞起!雪白的鹅绒一触即暖,柔柔软软地像是有人正温柔地按摩着她的尊臀,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这就是传说中的贫富差距!

        桌上放着几盘精致的糕点,楚姣杏回想起自己寒酸的早饭,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偷吃几块,应该也没人发现吧?

        又是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迅速拿起桌上的糕点,抬起宽大的袖子掩着脸,一脸享受地品尝了起来。

        甜而不腻的糕点如丝绒一般瞬间融化在嘴里,带着淡淡的花香,做为一个灵魂级吃货,她露出了满脸幸福的表情。

        这北宫千秋也太会享受了!如果她也有这样的待遇,还穿越回现代做甚?!

        一口接着一口,很快,桌上两盘糕点消失了……

        反应过来后的楚姣杏一脸震惊,完了,北宫千秋看着桌上的点心没了会不会削她?

        漂亮的眸子转了一转,脑门前亮起了一个小灯泡。

        她调些助眠的香,北宫千秋一回来闻到香味,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也暗了大半,她也该下班了。

        边想着,她在香炉面前捣鼓了起来。

        齐王府。

        气派的厅堂之上,坐着一个四十年纪的男人,五官与北宫千秋有些许相似,穿着黑色的蟒袍,满脸威严与冷漠,他便是齐王爷,北宫千秋的父亲。

        只见他抬手指了指座下的一位妙龄少女,对坐在少女对面的北宫千秋道:“千秋,这是白府嫡女三小姐白月莹。”

        少女一身布料不菲的嫩绿色罗裙,一双烟波含水的杏眸,皮肤白皙,五官标致,举止神态优雅。

        闻言,她起身福了福身子:“齐世子万福,月莹早已仰慕许久,一直不曾能与世子有所接触,多谢王爷做媒,月莹这才……”

        做媒?北宫千秋轻轻挑起眉,微微侧首,站在他身后一直面无表情的项涟漪见状立刻为他端起茶盏。

        北宫千秋接过,悠闲地呷了一口茶,启唇道:“本世子无媒可做,请白三小姐自重。”

        听到这冷漠的话,白月莹蓦地一怔,场面一瞬间变得难堪。

        先前太子向她表达过爱慕之意,欲娶她当世子妃,她都能为了北宫千秋,拒绝了入宫的机会,苦苦盼得他与楚家解除婚约,竟见了她第一眼,就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她。

        难道……是因为那个楚姣杏……

        项涟漪一脸波澜不惊,看着怔然欲哭的白月莹,早已司空见惯。

        想要近距离接触了解北宫千秋,只能像她一样当侍女。

        说到侍女,她又想到了世子的屋里多了一个楚姣杏,平静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怒意。

        “千秋,不得无理。”齐王爷低沉一咳,严肃道,“之前你让我找楚府订亲,也是你亲口退了亲,你已将是弱冠年纪,月莹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贤淑千金,无论是身份还是才华,都是为父最赏识的,绝对比那什么楚姣杏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