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1章 阴差阳错

第11章 阴差阳错

        “唔!”杨氏立刻捂住楚姣萍的嘴,生怕她又说出什么讨打的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杨氏拉着她,一脸尴尬地歉笑,对楚姣杏道:“杏儿,妹妹还小不懂事冲撞了你,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啧……”楚姣杏不屑咋舌,揉了揉有些打疼了的手,抬眼看着她俩,“你俩要是再惹我,我就把楚姣萍推我下水的事情报官,想必齐王爷也很有兴趣,究竟是谁亲手把他家的镇家之宝玄珠沉入湖底的。”

        楚姣萍瞪大了眼,神情惊恐惧怕,靠着杨氏直发抖。

        “杏儿,是你二妹妹不懂事,我以后一定严加看管。”杨氏强制隐忍着内心的恐惧,依旧一脸歉笑地低头道歉。

        “嗯。”楚姣杏双手抱臂,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毕竟自己也是吹了牛皮的,一直以来,全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是站在她这边的,杨氏依旧是这个家里至高无上的女主人,她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底气。

        两人仓皇而逃后,楚姣杏低下头,握了握袖间的拳头,拿起厅堂中一盏油灯,凭着楚姣梨之前的描述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正想点燃四下的灯盏,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蜡烛,她灰头土脸地坐了下来。

        卸下伪装,她便不再镇定了!

        方才情急之下,她竟然说出北宫千秋会娶她这种荒谬的话来!这下她可怎么圆场!

        正懊恼地想从头上抓乱一把头发,却发现一根都抓不到,更加烦躁了。

        天哪,这穿越得也太惨了吧!什么大户千金,和白马王子订婚,全都是扯淡,她臭名远扬,被人欺负也就罢了,家里居然还那么穷!

        她堂堂楚家大小姐,怎么会莫名其妙穿越来这种鬼地方!

        瞥了一眼地上,一片漆黑,定睛一看,竟是一段一米长的乌黑亮丽的秀发。

        楚姣杏先是吓了一跳,后而眼前一亮,将那段完整的头发从地上拾起,这是她中午剃下的长发。

        拿着头发坐到镜子前比了比,忽然眼前一转,这么完整的头发,不如做一顶假发,在她头发长出来之前,起码也能抬着头见人了!

        一整晚的忙碌,油灯已然不知不觉中熄灭,天开始敞亮起来,楚姣杏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终于将头发做好。

        细细端详着铜镜中的人,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楚姣杏看着四下的一切,一目了然的一切,残破的桌椅、床榻,连床帘都被扒了去变卖,衣柜里倒还有一两件好衣服,毕竟昨天,她还是北宫千秋的未婚妻,总不能穿得太勉强。

        但仔细想来,楚姣萍和杨氏穿得珠光宝气,一副富贵相,这楚家不可能一下子穷成这样,应该是只有楚姣杏才有这般“特殊待遇”了。

        家逢巨变时,值钱的东西就被她们那伙强盗抢走了。

        看到自己的房间,她才终于明白,北宫千秋口中的,他能救楚家。

        无论是名,或是钱。

        世子府退了亲,齐世子又到了成婚年纪,王爷肯定是要继续为他物色人选的。

        可是是玄冥珠让她穿越过来的,要拿到玄冥珠,她才有可能穿越回去,就只能嫁给北宫千秋,这可如何是好……

        “砰!”一声,楚姣杏懊恼地用力锤了一下桌子,怎料那木圆桌年久失修,就这么用手一砸,竟掉了一大块下来砸到她的腿上!

        “啊!”楚姣杏发出悲催的呐喊。

        不行!她必须得接近北宫千秋。

        看着掉在腿上的木板,良久,她拿起梳妆桌上的胭脂,在木板上抹了四个字——卖身救妹。

        满意地点了点头,拿着木板走了出去。

        街上熙熙攘攘,一个不大起眼的茶水铺中,“啪”的一声,一碗陶瓷碗装的大碗茶被用力放回残破的木桌上,溅出少许,放茶的是一位十四年纪的蓝衣少年,面容纨绔风流,发梢有些微凌乱,一脸的纠结与烦躁。

        “没想到堂堂楚家二少爷竟会来这种破烂的铺子请小爷喝茶。”一旁是他的狐朋狗友,晋王府的小王爷,晋世子的庶弟,北宫凌绍,他手里端着扇子,一脸笑意地调侃道。

        “闭嘴!”楚元哲蹙起眉,更加烦躁,“谁说要请你了?”看了一眼桌上的茶,道,“一碗十文,先欠着,以后还。”

        北宫凌绍挑眉,打量了一下他身上价值不菲的锦缎衣袍:“元哲,你这身衣服……好像从五天前就着穿了。”

        “你这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现在哪有钱买新衣服啊?”楚元哲好似头又大了,用力揉了揉太阳穴。

        楚元哲的财产只剩下这套贵衣服了,毕竟,他还要靠这衣服撑场面。

        “啧啧……”北宫凌绍摇着扇子,咋舌道,“谁能想到,一个月前正在春香阁挥金如土冲我臭显摆的楚二少爷,如今连十文钱的大碗茶都要欠着我了。”

        楚元哲叹了一口气:“要是这事被查出来,我脑袋就不保了……”

        北宫凌绍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道:“我就不明白,张才人与你非亲非故无冤无仇,你为何害她?”

        “我哪……”楚元哲整怒着想高呼,又立刻压低了声线,“我哪有胆子想害宫里的人?那缎子我以为是要给楚姣杏做衣裳的,她死了,我的妹妹才能嫁进王府,谁知……竟阴差阳错送进宫里了!”

        北宫凌绍略带吃惊地睁大了眼,微微挑眉,坏笑道:“不如……将你妹妹嫁给我,这事,我帮你压下。”

        “去去去……”楚元哲嫌弃地看着他,“就凭你的能力还想压这事?再说,你一个庶子在王府能有多大地位?要是嫁给北宫千秋,指不定是有机会当皇后的,嫁给你简直暴殄天物。”

        北宫凌绍也一脸嫌弃地看着他:“连脑袋都不保了,还想着当国舅爷,你们楚家的心可真大。”

        忽然,街上的人一脸八卦地跑走了,那个流动的方向,似乎是齐世子府。

        “听说楚家不知道哪个小姐病危,大小姐在齐世子府门口卖身救妹,快去瞧瞧!”附近正买菜的妇人路过楚元哲身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