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0章 他犹豫了

第10章 他犹豫了

        没错,私奔是楚姣萍怂恿的,也是她把楚姣杏推下水的,可北宫千秋退了婚,也拒绝了楚姣杏,摆明了就是不喜欢楚家,她并没有威胁到楚姣杏的利益,齐世子退婚根本不可能是因为她,方才楚姣杏却提到了“你们两兄妹”。

        难道……她知道布料的事情了?!

        楚姣萍一阵心虚,害怕露出马脚,却也不敢为自己辩解,生怕被楚姣杏抖出什么来,忽地就掩面啜泣起来,样子很是可怜。

        那阵令她疑惑的心虚被她收入眼底,微微挑起眉,似乎套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见到楚姣萍这番委屈,夫妇两人又是心疼又是愠怒,杨氏转过头,泪珠子一颗颗掉落,含着委屈的哭腔道:“杏儿,有什么不满你可以和母亲说,元哲和萍儿是你的亲弟弟妹妹呀,我知道你被退了婚很难过,可这不关他们的事,他们是无辜的呀,你这样无中生有,会让天上的颜姐姐心寒的!”

        “母亲?”楚姣杏眨了眨眼,笑着看她。“我的母亲早死了,你要是想当我母亲,那你再死一次咯?”

        “你!”杨氏被楚姣杏气得发抖,呼吸不稳,这个小野种今天胆子怎么那么肥!转眼对着楚老爷又是泪眼盈盈,“老爷,妾身辛辛苦苦持家十年有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对待杏儿的好真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呀,妾身着实委屈,还不如死了算了,说不定……说不定杏儿就能接受我了。”说得冤屈如窦娥,但一点要死的行动都不敢。

        楚姣杏抖了一下,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忍着恶寒,没心没肺地笑道:“是呀,说不定呢,死也不是嘴上说说,你要是下不了手我来帮你吧?”

        “你!”杨氏端着丝帕的手颤抖地指着她,大口喘气。

        “楚姣杏!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我就不叫楚景茂!”楚景茂怒瞪着她,眼睛跟核桃似的。

        只是接下来的话,让楚景茂沉默了。

        楚姣杏公式化地假笑,徐步走到他面前,抬起头道:“我发誓,明年六月,婚期会如约举行,你如果想打坏我的脸,坏了你的好事,尽管打。”

        “这……”楚景茂凝眉,他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信她,方才齐世子的确是叫她出去,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回来,并未见到她面露难色,似乎心情颇好的样子。

        难道齐世子其实还是喜欢她的?

        传言中北宫千秋本就喜怒无常,没人能猜出他的心思,就连皇上和太子也十分头疼,他不按套路出牌,现下退了婚,也未必是真的讨厌她……

        见到楚景茂迟疑了,杨氏和楚姣萍惊诧,他不是一向最偏袒她们母女俩的么?她都对杨氏说了这样的话了,他还犹豫!

        杨氏蹙眉,轻轻拉着他的衣袍提醒他。

        “母亲,你不要死,你死了我可怎么办!”

        “母亲也不想死呀,可你大姐姐她……”

        “大姐姐,你放过母亲吧,她这些年对你不错的,你就这么忍心让她归西吗!”

        两人配合地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楚姣杏挑眉,看着她们看似乞求般的眼神,好似真的可怜到极点,两人扑着白粉的脸相互蹭着,偷偷使劲掐着自己的腿,哭出了眼泪,水粉一融,俩人的脸上晕开一片粘腻的白泥。

        楚姣杏差点笑出了肠子,缓了一缓道:“忍心呀,又不是我亲娘,有什么不忍心的?”

        “老爷(爹爹),你看她呀!”两人娇嗔道,声音吵得刺耳。

        “够了!都给我闭嘴!”楚景茂脑子一团乱,自然是受不了她们这般闹腾,一阵吼声后,两人立马止住了哭声,四下一片寂静。

        楚姣杏得逞,勾起自信的微笑。

        楚景茂抬眼看着她,道:“你要是敢骗我,就等着被丢到山上喂狼吧。”说完,他便拂袖而去,留下原地三个人。

        楚姣杏不屑轻嗤,这几个弱鸡打算怎么把她拖上山?侧首,轻轻挑眉,那两个恨死了她的女人,联合起来的眼神差点就要把她杀了。

        现在,这个楚姣杏,打不得也骂不得,留下什么伤疤不说,若是她们母女俩臭名传出去,楚姣萍便一辈子也不要想嫁人了!

        “楚姣杏,你等着。”杨氏咬牙切齿,眼眸似乎燃着熊熊大火。

        “在阎王殿等我吗?”楚姣杏浅浅一笑,一脸惋惜地看着她,“我命长,你得等个七八十年了。”

        “你!”杨氏颤颤地指着她。

        楚姣杏微微眯起双眸,走到她面前,用力拍掉指着她的手:“你你你,你也只会说你,作为一个绿茶大妈的自我修养,词那么穷是不能及格的。”

        杨氏瞪大了眼,虽然她说的有点难懂,但傻子也知道那是何等大不敬的话,她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怪胎,不要脸的小野种!”

        “啪!”又是清脆响亮的一声,楚姣杏的巴掌落在了杨氏的脸上。

        “楚姣杏!”楚姣萍疯了似的惊呼道,“你怎么敢!”

        随即,又是一巴掌落在杨氏脸上,她得意一笑:“我就是敢!”

        杨氏双颊生疼红肿,她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女孩,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心生惧怕,下意识后退了,“萍……萍儿,救娘,她疯了!疯了!”

        闻言,楚姣萍也咬牙切齿,欲往楚姣杏脸上扇去。

        但很快被楚姣杏抓住了手臂,无法动弹,另一手也赏了她一巴掌,道:“我现在的脸可比你们宝贝多了,”楚姣萍傻眼,还未反应过来,又被打了一巴掌,“我打你是轻的,想和我抢男人?滚回家玩泥巴去吧。”

        “楚姣杏你不得好死!”楚姣萍尖叫一声,却立刻被杨氏捂住嘴。

        杨氏看着她凌厉的眼神,颤抖地对自己女儿小声说道:“萍儿,她……她今天不对劲,爹爹不给我们撑腰了,我们先回吧……”

        闻言,楚姣萍委屈地哇哇大哭,齐世子那么完美的男人,怎么会看上一个红.杏.出.墙的光头呢!

        “唔!”杨氏立刻捂住楚姣萍的嘴,生怕她又说出什么讨打的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杨氏拉着她,一脸尴尬地歉笑,对楚姣杏道:“杏儿,妹妹还小不懂事冲撞了你,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