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2章 初次见面

第2章 初次见面

        “嘭!”的一声,整个木板都振动了下,装睡的楚姣杏耳朵巨疼,我去……那男人什么品味,喜欢这么重的女人……

        心里吐槽了一千遍,只见那人惊慌失措而颤抖的声音响起:“齐世子恕罪,闭月不是故意的!闭月不是故意的!”

        齐世子微微眯起双眸,声音冷漠:“回去。”

        “是!”闭月立刻点头,之后又愣住了,“回……回哪儿?”

        “都下我的船,回醉仙阁吧。”

        “世子,可……这船也没有靠岸呀……”羞花有些惧怕地往晋世子怀中躲了躲,语气急切。

        齐世子看着琉璃盏中晶莹剔透的酒,语气是轻柔了些,微醺的眸子却夹杂着些许冷意:“游回去。”

        便是这轻柔的语气,更令人惧怕!

        “晋世子……”两位美人正想找晋世子求情。

        晋世子满眼透露着惋惜与怜爱,转头看了一眼已经一言不发的堂兄,一脸不舍:“宝贝们,真对不起……”

        “哼!”见晋世子丝毫不敢挽留,几个美人愤愤甩袖离他而去。

        “哎……”晋世子伸手欲挽留,却不敢离开座位半步,见没人愿意护着她们,也渐渐知道了绝望,纷纷狼狈地向楼下走去,渐渐到了船沿,“噗通”几声,往湖里跳了下去。

        “齐堂兄!”晋世子迫切地想要离开座位,却又没胆量,犹豫了几番,屁股仍然粘在座位上,“你知道请她们四个有多难,要花多少银子么!”

        “俗不可耐。”不咸不淡的四个字,让晋世子哑口无言,他便是想维护,也没那个胆子,“我不喜欢话那么多的。”

        齐世子轻轻闭起厌恶的双眸,再次睁眼,已然转为平静,“地上装死的,你该起了。”

        早死晚死都得死,看来是瞒不过去了,这人听着声音就不是个好对付的善茬,她估计也要和那几个嘤嘤怪一起游泳了,楚姣杏在心中为自己默哀了一千遍,缓缓睁眼。

        睁开双眸的那一刻,便是震撼。

        楚姣杏有着一双极美的桃花眼,瞳眸却是世间极其罕见的异色,左眼是榛子色,右眼是琥珀色,晶莹剔透,如同精雕玉琢的宝石一般。

        视线由模糊至清晰,天花板是精致的木雕,隔着不远规规整整地挂着几盏古色古香的纸灯,她的眼珠子随着周边的工艺品四处打量着,博物馆中可没见过那么多崭新完整的东西。

        镶嵌了星子一般明亮的桃花眼缓缓睁大,直到瞄到身旁的两个人影,才立马尴尬撑起身子。

        看着纹路清晰的木板,前面是个精致的红色地毯,身前三丈是一个镶着金线的黑色靴子,慢慢抬眼往上看,一身墨色的长袍,衣袂上的暗纹是大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瓣层层叠叠,尊贵高雅的气质渲染得愈发卓然,几缕长至腰底的青丝似泼墨一般随意,又像一匹被撕裂开的绸缎,蜿蜒如溪,晕染出了几点慵懒之意。

        目光定在了他腰间挂着的玉牌,她对玉器颇有研究,看得出,那可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

        玉牌中间雕刻着“齐”字,方才那伙女人唤他齐世子,她居然一睁眼,见到的就是王爷的儿子。

        男人的右手拇指戴着一枚雕刻玄武的白玉扳指,那成色上看,至少也有两千年的历史了。

        再抬眼,便看到了那张令人期待的脸。

        即便在全身高贵的气质之下,那颠倒众生的容颜依旧为之惊叹,凤眸狭长,眼睫密长似黑羽,英眉挺鼻,薄凉寡唇,近乎完美的轮廓令人惊叹,每一处都刻画的那么精致,美到让人窒息。

        楚姣杏的视线久久停留在男人的双眸之上,一时间,露出极为震撼、诧异、惊喜、百感交集的情绪。

        男人的眼睛与她一样,也是异色瞳!甚至颜色也几近一样,只是两人刚好对称,他的琥珀瞳在左,榛子瞳在右。

        这人,便是刚刚与她说话的男人。

        齐世子也望向了她的眼睛,略微看呆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只是轻轻地勾起了唇角。

        即便貌赛潘安倾国倾城,声线也是优雅而高贵,甚至与她一样异于常人,但她记得,这个男人从未说过一句好对付的话。

        想罢,她微微蹙眉,生得如此好皮囊,却是这般毒舌,可惜了,可惜呀!

        瞧见她蹙眉,齐世子颇为有趣地挑了挑眉,他从未见到任何一个人,对他露出如此纠结的表情。

        坐在他身旁的男子,同样是雍容华贵的服饰,深紫色的长袍绣的是簇簇海棠,腰间挂的是和墨袍男子一样的玉牌,上面刻的是“晋”,交领处有些许松松垮垮,露出了里面绣着云纹的白色中衣,锁骨至上,也是一张相当精致的脸,面若海棠,眸似桃花,透着些许纨绔风流的气质,这像是古书中所记载的纨绔子弟。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似乎仍在纠结刚刚她放出的毒气。

        因为侧身的角度,他并没有注意到楚姣杏的眼睛。

        楚姣杏再瞧了瞧自己,一身朴素的灰色衣袍,好似尼姑庵里尼姑穿的法衣。

        方才觉得头冷……楚姣杏猛地瞪大了双眸,抬手摸了摸头顶,露出了难以接受自己的神情——她的头发真的没了!她真的是个尼姑!

        浑身湿答答的衣服还在滴着水,这与他们的打扮相比,也太惨了一些吧!

        再看看周围,尽是梨花木做的古典中式家具,有棋盘,有餐桌,左右两边的窗户整齐地开着,窗边是半透明的红色薄纱,缥缥缈缈,外面波光潋滟,透着灯火阑珊,这是在二楼,视野更加广阔,景色美不胜收。

        四下置了几个点着香气的暖炉,室内的温度非常的舒适,空气更是格外地好闻。

        她有着祖传的调香技术,对香味要求极其苛刻,但这香,着实不错。

        这是在古代的画舫上吗?看这规模如此气派,不愧是王公子弟家建造的画舫,华而不俗。

        “楚大小姐,初次见面。”齐世子眸中带着寓意深长的笑,窗外朵朵河灯映进他烟波含水的瞳色中,酒色微醺的脸颊融化了初春的冷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