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54章 册封公主

第154章 册封公主

        郡主府。

        “啊?白月莹要嫁人了,岂不是不能当女傅了?”楚姣棠满脸失落道。

        她还想着过几日往她的书本里放蜘蛛的,早知道就早点放了!

        “你呀!”楚姣杏笑着抬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欧阳忌酒天天投诉你,等她走后你可消停点吧!”

        “嘿嘿……”楚姣棠笑道,“我整她还不是为了替你解气么?”

        闻言,楚姣杏轻轻勾起唇角,每回欧阳忌酒投诉楚姣棠恶整白月莹的时候,她可高兴得不得了!

        如今,那白月莹居然要嫁给北宫腾霄了,这白莲花情敌终于能对北宫千秋死心了了!真是太解气了!

        皇宫内。

        “皇上,这是东陵国太子送来的。”带刀侍卫将一个画卷递给北宫烈。

        北宫烈神色复杂,这都快开战了,能送来什么?

        将画卷缓缓打开,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愣住。

        画卷中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含苞待放,娇艳欲滴,一双独特的异色瞳犹如天上的星辰一般。

        这人便是楚姣杏。

        难道,东陵国想要用楚姣杏和亲,来化解战争?

        他缓缓将画收起,放在桌上,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准备笔墨,朕要拟旨。”

        “是。”

        郡主府。

        院中,楚姣杏正与楚姣棠在放风筝,却见宫里的公公前来。

        她有些疑惑地挑眉,公公的手上端着的是一道圣旨。

        走到她面前,面无表情地道:“楚姣杏听旨。”

        闻言,楚姣杏一等人全都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玄月郡主即日起封为公主,册封大典三日后举行,钦此。”

        楚姣杏顿时目瞪口呆。

        她刚刚是听错了么?公主?!怎么会突然封她为公主?!

        太监读完短短的圣旨后,见一种人面色吃惊,睨了一眼楚姣杏,道:“玄月郡主,还不接旨?”

        楚姣杏微微蹙眉,道:“公公,皇上没有说什么原因么?怎么会突然封玄月为公主?”

        公公没好气地看着她,道:“你可知足吧,封为公主是你几十辈子修来的福分!好好受着就是了!”

        楚姣杏神色复杂,站起来接过圣旨:“臣女领旨。”

        公公走后,楚姣杏打开圣旨,一字一句地看着,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原因。

        一定有问题!

        “哇,姐姐,你居然当上公主了!那会住进皇宫里么?你在皇宫的话,我们会分开么?”楚姣棠凑了过来,看着圣旨上的内容道。

        楚姣杏摇了摇头:“是福是祸还未可知。”

        语落,她合上圣旨,便回到屋中。

        很快,楚姣杏被封为公主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有人猜测她是皇上流落民间的女儿,有人说是皇上昏庸随便下的圣旨,形形色色的话语传遍大街小巷。

        北宫千秋快步踏进郡主府,看着在院中发呆的楚姣杏,凝眉道:“小驴子,开战在即,皇上忽然封你为公主,恐怕是凶多吉少。”

        楚姣杏抬手揉了揉眉心,摇了摇头道:“要进宫面圣么?”

        女qq微微蹙眉,道:“皇上近日里闭门不出,不让人叨扰。”

        楚姣杏轻轻叹了一口气,稍作思考了一番,道:“那只能册封大典上见了。”

        三日后。

        宫里送来了华丽的衣裳,渐变的红色上好绸缎,用金丝绣着漂亮的图案,与靴子、头上的发饰都是成套的,还有宫中来的专门为楚姣杏打扮的丫鬟。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这才准备妥当。

        北宫千秋看着一身华丽的她,俨然是公主的打扮,他朝她暖暖一笑,道:“会没事的,开心点。”

        楚姣杏点了点头,道:“好。”

        坐上了宫中人备好的马车,便往皇宫的方向前进了。

        北宫千秋思绪万千,也坐上了自己的马车,跟随在她身后。

        今日的场面十分盛大,册封典礼在广场之中举行,邀来的都是皇室和朝中重要官员。

        从头到尾,北宫烈只是淡淡地笑着,并没有给她任何的理由。

        楚姣杏站在台上,瞄了一眼朝中几位固执的元老。

        此时他们也只是带着严肃的表情认真地看着册封仪式。

        按理说,他们应该极力反对才对,为何现下这么淡定?

        仪式很庄重,却从头到尾没有给出任何的理由。

        楚姣杏瞄了一眼北宫烈,却不敢说什么。

        直到结束之后,北宫烈才终于开口找她谈话。

        楚姣杏踏进北宫烈的书房。

        见他负手而立伫立在窗前思绪万千,她不解地蹙眉,跪了下来,道:“玄月不明白,皇上为何封玄月为公主?”

        北宫烈抬手一挥,丫鬟太监便纷纷退下,带上了门。

        他转过身来,看着跪在地上的楚姣杏,淡淡一笑:“起来吧。”

        楚姣杏犹豫了一下,缓缓起身。

        北宫烈将书桌上的画卷展开,道:“这是东陵国太子,东宫苍穹送来的画。”

        楚姣杏抬眼一看,神色有些复杂,画中的人是她自己。

        “皇上,这是何意?”

        北宫烈微微蹙眉,道:“玄月,若是你能与东陵国和亲,说不定会免去一场战争。”

        闻言,楚姣杏的心“咯噔”了一下,立即跪了下来:“求皇上收回成命!玄月不愿嫁给敌国。”

        北宫烈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朕没有说明将你册封为公主的原因,便是想同你商议此事,若是真要和亲,如今有一个公主的身份,他们也不敢将你看轻。”

        楚姣杏微微蹙眉,道:“皇上,东陵国狡猾,之前秋季狩猎时便将臣女一等人困于森林中,想要一并杀害,据臣女所知,东宫苍穹已然与臣女结下仇怨,此次表露出这样的态度,定然是想实行报复……”

        北宫烈凝眉,打断她道:“玄月,牺牲你一人,救北冥无数百姓,是你的荣幸。”

        闻言,楚姣杏愣了一下,握了握拳,又跪了下来,道:“皇上,即便是臣女嫁了过去也是白白牺牲,东陵国依旧会开战,玄月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成为敌国俘虏。”

        北宫烈轻轻蹙眉,道:“玄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楚姣杏低下头,严肃道:“臣女很明白,臣女向皇上请命,让臣女奔赴战场,为东陵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