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52章 他的警告

第152章 他的警告

        所有棋子全落在了格子之中,她蹙起了柳眉,道:“白子是哪个智障?”

        北宫凌云似是没有反应过来,自恋地笑道:“没错,就是我这个智障!”他忽然蹙眉,道,“呸!你才智障呢!”

        且不说棋子放的位置了,好几颗即将围住黑子的白子还缺了两三个,不是智障是什么?

        “大姐姐,你也觉得白子是智障吧,所以,这棋是我赢了!”楚姣棠凑到楚姣杏身边,朝北宫凌云得瑟道。

        北宫凌云是哑巴吃黄连,立即解释道:“喂,我那是让着你的!再说,你哪里赢了?你第一个子就输了!”

        楚姣杏微微眯起桃花眸,咬牙切齿地看着北宫凌云,道:“你就是这样教我妹妹下棋的?”

        “我不是……”

        “你这个混蛋!”

        楚姣梨换好衣物之后,丫鬟体贴地为她端来一个汤婆子暖手。

        之前的腿伤似乎因为泡了冷水有些复发了,不断传来刺骨的疼痛。

        吃亏在先,也只能强忍着。

        与北宫千秋隔着茶几坐下,他淡淡一笑,将倒好的热茶推给她。

        楚姣梨端起茶杯,低着头,礼貌一笑,小声道:“谢谢。”

        北宫千秋转了转拇指上的墨玉扳指,不咸不淡道:“侧妃娘娘今后还是不要再来找杏儿了。”

        楚姣梨笑容渐止,尴尬地摸着杯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凤眸,道:“你大姐姐仁慈,看在你是她妹妹的份上,饶你这么一次,但不代表你可以一直欺负她,再有下次,可别怪她不念及姐妹情分了。”

        语落,他的左手慢慢握拳,她手中的茶水瞬间结冰。

        还未反应过来时,那茶水又变得滚烫起来,“噼里啪啦”的几声,那杯子承受不住极速变换的温度,碎裂开来,洒了楚姣梨一身。

        “啊!”楚姣梨大惊,滚烫的茶水洒了她的的手和衣服。

        她疼得掉泪,紧紧咬着唇,良久,才微弱地道:“知道了……”

        闻言,北宫千秋轻轻勾起唇角,三人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楚姣杏见她狼狈的样子,也只是一扫而过,仿佛没有瞧见一般,笑道:“梨儿方才落了水,应当好生休养,”而后又转头,没好气地睨了一眼北宫凌云,道,“快你找人送她回去。”

        北宫凌云瞄了一眼楚姣梨,神色有些许复杂。

        据他所知,她向来话少,恐怕也是心有城府之人,楚姣杏不是傻子,这次分开后,许是永别了。

        看着楚姣梨下了船后,楚姣杏微微蹙眉,坐在椅子上,闭上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烦躁地道:“真是个白眼狼,得亏我之前想给她条活路!”

        楚姣棠轻轻挑眉,疑惑道:“大姐姐,你说谁是白眼狼?”

        闻言,楚姣杏一愣,尴尬笑道:“没事,我随便说说的。”

        若让她知道她的三姐想要杀大姐,可不得崩溃了……

        话说回来,以她现下有了杀意的心思来看,先前楚姣萍濒死前说的……楚姣梨杀了楚府一家,是真的?

        白国公府。

        白月莹微微眯起双眸,咬牙切齿,将楚姣梨写好的信用力撕毁,又将桌上琳琅满目的东西一把甩到地上,气愤道:“为什么老天爷处处针对我!”

        白国公白枭站在她院中,微微眯起双眼,看着屋内满脸愠怒都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现下北宫千秋只喜欢楚姣杏,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白月莹一眼,与其想着他,倒不如想想太子吧。

        画舫中。

        “话说阿杏,我想安排小棠儿去国子监。”北宫凌云不咸不淡地提了一句。

        “我不!”楚姣棠鼓着小包子脸抗议道。

        北宫凌云满脸戏谑,笑道:“刚刚说好的,你下棋输给我就要去国子监的。”

        “我哪有输给你!”楚姣棠耍赖道。

        楚姣杏轻轻挑眉,笑道:“去上学,好啊,小棠棠是该上学。”

        终于当上了家长的身份,可以差遣小娃娃去读书了么!这身份也太爽了吧!

        闻言,楚姣棠如雷轰顶。

        第二天,楚姣棠便顺利被安排进了国子监女班。

        去了国子监,楚姣棠发现老师竟是楚姣杏的仇人白月莹,顿时有了兴趣,赖着不走了。

        七日后。

        欧阳忌酒叫来了楚姣杏谈话。

        待楚姣杏一进屋,他就露出烦躁的意味,坐在椅子上,呷了一口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

        楚姣杏轻轻挑眉,道:“欧阳忌酒,舍妹怎么了?”

        欧阳忌酒蹙着眉道:“玄月郡主,你这妹妹也真是够厉害的,入学第二天便挑衅女傅,白女傅是哭着来找我的!”

        闻言,楚姣杏偷偷笑了一下,然后故作义正言辞之色,道:“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的!”

        欧阳忌酒又叹了一口气,道:“入学第五天,态度更恶劣,测试竟然抄袭!还抄了一个万年倒一的,成功破了她的记录!真的厉害,太厉害了!”

        楚姣杏顿住,转了转眸子,道:“那谁知道是我们抄她的,指不定是她抄我们的呢!这抄来抄去有谁能说准?”

        欧阳忌酒揉了揉太阳穴,将桌上的两张纸拿给她,道:“你看看吧!”

        楚姣杏轻轻挑眉,接了过来。

        正是那万年倒一和楚姣棠的试卷,瞄了一眼,楚姣杏便险些飙出一口老血。

        那人在试卷答道:不知。

        楚姣棠竟在试卷答道:我也不知!

        “这智商随谁了啊!”楚姣杏欲哭无泪道。

        “老夫也想知道!玄月郡主如此天资聪颖,晋世子说要将令妹安排进国子监之时,老夫可是欣喜了一把,想着日后必定好好栽培,这姐妹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欧阳忌酒头疼道。

        楚姣杏轻轻咳了一声,原来当家长这么头疼的么?

        以后,她还是把这头疼事交给北宫凌云吧!

        太子府,淳梨殿。

        北宫腾霄笑着推开门,踏进了门槛。

        “梨儿,昨日本宫找父皇谈论太子妃之事,现下召见了,你也快打扮打扮。”

        闻言,楚姣梨笑着转过头,道:“殿下,皇上同意梨儿当太子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