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51章 暗害不成

第151章 暗害不成

        旋即,楚姣杏也将画舫中那道寒光的目光移至到了落水出,吓了一跳。

        她指着水面道:“梨儿,你刚刚看见了那是什么么?好像从画舫中飞过去的。”

        一回头,便看到了低着头面露冷汗的楚姣梨,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手腕,不敢抬眼看她,慌忙地摇了摇头:“没有看到。”

        画舫之中,北宫千秋微微眯起凤眸,在他们两人看不到的角落之中,紧紧地盯着楚姣梨。

        她忽然约楚姣杏出来,果然有问题。

        二楼。

        两人的桌前都有了二十余粒对方的棋子,当然,楚姣棠面前的白棋都是她耍赖抢来的。

        见她手中捻着的是最后一粒黑子,而各处都已无路可逃,她有些纠结。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这关键时刻,他可不会再让着她了。

        看着自己的棋盒之中还有五粒白棋,他手里的棋子转了一转,戏谑地看着她,道:“如何?服不服?”

        楚姣棠欲言又止,忽然指着他叫道:“你耍赖!”

        北宫凌云一愣,道:“我哪有?”

        楚姣棠嘟起嘴,无赖道:“我不管,你就耍赖了!”

        她走到他面前便扑了上去,强制性搜身。

        北宫凌云倒是大方地张开双臂,戏谑地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少女。

        扁舟之上,楚姣梨依旧没有放弃,她朝那不起眼的船夫使了个眼色。

        船夫会意,点了点头,将船桨用力摁下船沿两边,很快,船便有些不稳。

        “啊!”楚姣杏和楚姣梨惊呼了一声。

        楚姣梨目光有些闪烁,趁乱将她用力往船下一推。

        楚姣杏微微蹙眉,立即敏捷地闪避开来,只见楚姣梨一个不稳便栽到水中。

        画舫二楼。

        楚姣棠在北宫凌云看不到的角落,顺走了他桌前的一把黑子,拿到他面前,理直气壮地那到他面前,道:“看!你偷我的棋子!”

        北宫凌云哭笑不得,抬起手指点了点桌面,道:“这里的黑棋呢?”

        楚姣棠语塞,抬手捂住他的眼睛,便在棋盘上认真地抠下黑棋。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伸手将她拉入怀中,抬手轻轻挑起她的下颔,看着她有些惊慌的小脸,声音喑哑道:“你这般耍赖,是要惩罚的。”

        一边说着,他眼底戏谑,微微眯起,如黑曜石一般闪烁的瞳眸稍作迷离,缓缓凑近了她。

        楚姣棠愣了一下,他这是要做什么?要亲她么?

        忽然,窗外传来好大一阵动静,两人都吓了一跳,立即起身往窗外望去。

        那楚姣梨竟落了水!

        楚姣杏的眉头微不可见地一蹙,伸手将她拉了上来。

        刚刚入冬,湖水极为冰冷,她一入水便快要动成了冰块。

        楚姣杏运起内力,挥掌往水面打去,那船周围的湖面瞬间结了冰,动弹不得。

        船夫的眸中闪过一抹杀气,将藏在怀中的匕首拿出,朝楚姣杏刺去。

        楚姣杏将手一挥,从水面便飞出一块冰球,便击打到了他的手掌,碎裂开来,那匕首也落到地上。

        船夫吃痛,掺杂了内力的冰球使他的手骨断裂。

        他用力咬着牙,立即跑到她面前展开攻击。

        没想到看似平平无奇的他,身手也是相当不错。

        几招下来,她将船夫的手臂往后一拉,扭了一下便折断了。

        船夫惨叫了起来,随即被楚姣杏踢入湖中。

        楚姣梨看着身手敏捷的楚姣杏,不由大惊,比方才更为心虚了。

        她急出了泪水,抬眼看着楚姣杏道:“大姐姐,方才船不稳,我不是故意的……”

        楚姣杏将她扶起,笑道:“你这样会冻坏的,我们去取取暖吧。”

        楚姣梨愣了一下,看来她并没有发现她的心思,立即笑着点了点头:“好。”

        楚姣杏往船下挥掌,那水流便迅速将船流到北宫凌云的画舫面前。

        她不请自来地走了进去,见到了北宫千秋,思绪极速飞转,方才那道寒光,难道是他……

        也只是想了一会儿,便露出甜甜的笑意,扑向北宫千秋的怀抱,道:“千秋哥哥~你来游湖也不打个招呼。”

        北宫千秋睨了一眼浑身湿透发抖的楚姣梨,方才楚姣杏定是故意让她落入水中的。

        他轻轻勾起唇角,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怕打扰你们。”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楼上的两人也走了下来,一脸担忧地看着她们:“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楚姣杏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那个船夫想害我,不过我把他踹下水了,这么冷的天,不淹死也得冻死了。”

        楚姣棠跑到楚姣梨面前,关切道:“三姐姐你没事吧?都湿透了。”

        楚姣梨有些心虚,微微低下头,笑着摇了摇头,道:“有惊无险。”

        楚姣杏转身看着楚姣梨,笑容很淡,朝周围的丫鬟吩咐道:“给太子侧妃换一身衣服吧。”

        丫鬟立刻俯身行礼:“是。”

        语落,楚姣梨便被两个丫鬟带了下去。

        楚姣杏看了一下衣衫有些凌乱的楚姣棠,又看了看北宫凌云,蹙眉道:“你怎么又把她骗出来了?”

        北宫凌云一愣,尴尬笑道:“什么叫骗呀,我明明是诚心邀她来游湖的!”

        楚姣杏微微眯起双眸,看着楚姣棠道:“他刚刚对你做什么了?”

        “没什么呀。”楚姣棠摇了摇头。

        闻言,北宫凌云松下了一口气。

        “只是要亲我而已。”楚姣棠笑得纯真又无邪。

        楚姣杏立即握紧拳头,面色阴沉地朝他走过去,咬牙切齿道:“你找打么?”

        “诶……我……”完了,这次可不是误会了,他确实想要亲她!

        怎么办?跑!

        “给我站住!”

        一刻钟后,楚姣杏终于在二楼捉住了他,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你这癞蛤蟆天天惦记着我家天鹅肉,上好的白菜岂能让你这头猪给拱了!”

        “喂喂喂!你好好说话!什么癞蛤蟆什么猪!”北宫凌云抗议道。

        “哼。”楚姣杏冷哼一声,忽然瞥见了桌上的棋盘,她低下头,仔细看着那荒诞的下法。

        所有棋子全落在了格子之中,她蹙起了柳眉,道:“白子是哪个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