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如何是好

第150章 如何是好

        北宫凌云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瓜,道:“小棠儿,你怎么闷闷不乐的呢?”

        楚姣棠叹了一口气,道:“两个姐姐去游湖了,我也想去。”

        北宫凌云轻轻挑眉,浅浅一笑,道:“想游湖?我带你去呀。”

        闻言,楚姣棠眼前一亮,眼底显出了笑意:“真的吗?”

        北宫凌云从袖中掏出一个可爱精致的布老虎在她眼前晃了晃:“当然了。”

        楚姣棠笑着抬手去抓,却被北宫凌云高举过她头顶,戏谑一笑:“让我抱一下。”

        楚姣棠嘟起小嘴,道:“那你要带我去游湖。”

        北宫凌云笑着将布老虎放到她手里,便横抱起她走了出去:“好~”

        湖面上,寒风扫过,有些许刺骨,楚姣棠随着北宫凌云上了画舫。

        气派的画舫让她震惊了一下,四下的暖炉正烧着,一他进来便暖了许多。

        旋即,北宫千秋也进了画舫。

        见来了个电灯泡,北宫凌云有些欲哭无泪,道:“齐堂兄,你来我这儿做甚?”

        北宫千秋一身墨色衣袍,初冬时节,他的衣着并未多添,伫立在窗边,迎来的寒风也没有让他的肤色有些许苍白,宛若还是秋季一般。

        北宫凌云轻轻挑眉:“你不会是替阿杏来盯着我的吧?”

        北宫千秋看了一下窗外的湖面,轻轻闭上双眸,平静道:“你们去二楼,我就在这儿,不打搅。”

        北宫凌云稍作思考了一番,他大概是来看楚姣杏的,不是来教训他的就好。

        想罢,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牵起楚姣棠的小手道:“二楼景色更美,我们上去。”

        踏上二楼,虽没有一楼的宽敞,却更为精致,地上铺着毛茸茸的兽皮毯,连座椅都是毛茸茸的,可一点都不冷了。

        这里有梳妆台,有餐桌,有棋盘,享乐的东西应有尽有,陈设的物什也十分精致。

        “好漂亮啊。”楚姣棠看着奢华的环境,笑着转了个圈。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道:“你喜欢可以天天来。”

        楚姣棠面色有些纠结,道:“我也就今天休沐,平常都是要去衙门工作的。”

        闻言,北宫凌云有些不悦地蹙眉,轻轻叹了一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那欠揍的叶惊鸿假扮他,又刚好楚姣棠当了捕快,他们也不会有那么有趣的邂逅了。

        楚姣棠从窗外一望,波澜不惊的湖面上飘着一叶扁舟,舟上有两位女子,定睛一看,她笑道:“那是大姐姐和三姐姐!”

        北宫凌云走到窗前一看,确实是她们二人。

        现下楚姣梨是太子妃,与北宫千秋便是敌人,她约楚姣杏见面,自然是有些风险的。

        “大……”

        见楚姣棠要挥手大喊,北宫凌云立即捂住了她的嘴,他这是偷偷把她带出来的,可不能被楚姣杏发现了。

        他朝楚姣棠笑道:“你两位姐姐聊的内容,你小孩子是听不懂的,就不要打搅她们了。”

        闻言,楚姣棠点了点头。

        北宫凌云抬手掐了掐她的包子脸,道:“话说回来,那么冷的天,小孩子应该在家里取暖才对,就不要出来奔波了。”

        “唔……”楚姣棠蹙眉打掉了他的手,嘟起小嘴,不服气道,“我不是小孩子了!”

        北宫凌云笑着挑眉:“哦?女子及笄之前,该学的琴棋书画,女红女戒,你懂多少?”

        楚姣棠语塞了一下,而后理直气壮地挺着胸回答道:“这有什么难的?我一学就会了!”

        北宫凌云不禁笑了出来,指着旁边的棋盘道:“你要是能下五个字,我便继续让你当捕快。”

        楚姣棠蹙起了眉,道:“你什么意思?”

        北宫凌云抬起手指点着她的额头,道:“若是输了,你便乖乖去国子监读书。”

        楚姣棠倒是很爽快,道:“哼,谁怕你了!下棋还不简单么?”

        说罢,她便坐在了棋盘面前。

        见她面前是白子,北宫凌云抬手将棋盘调换了过来,笑道:“黑子让你先下。”

        楚姣棠轻轻哼了一声,拿起了一粒黑子,“啪”的一声,便下在了棋盘中间。

        北宫凌云的笑容逐渐凝固,满脸诧异地看着她。

        黑子稳稳当当地被下在了格子中,并没有下在十字上。

        应该是下错了吧?

        虽说有落子无悔的规矩,他还是轻轻挑眉,试探问道:“下好了?”

        楚姣棠抬眼看他,道:“好了!”

        北宫凌云忍着笑意,这一落子就输了,可叫他该如何是好?

        修长的手指轻轻夹起一颗白棋,轻轻一叹,姑且就这样陪她玩会儿吧。

        想罢,他也将白子下在了格子中。

        一来一回,棋盘上已有三分之一的棋。

        北宫凌云轻轻勾起唇角,白棋已围住她的十颗黑棋,他抬手便要拿走黑棋,却被楚姣棠制止:“诶诶!那是我的棋!你想干什么!”

        北宫凌云轻轻挑眉,笑道:“你输了,我围住的棋子当然是要拿走了。”

        “你!”楚姣棠急眼了,朝窗外一看,指着道,“你快看那是什么!”

        北宫凌云轻轻挑眉,转过头去,余光却瞥见楚姣棠偷走了围住黑子的三颗白子,他有些诧异地睁大了眼,无奈一叹,才缓缓回过头,看着藏好棋子的她,道:“看什么?”

        楚姣棠尴尬地笑了一下,道:“没什么,我看错了。”

        北宫凌云无奈地看着棋盘,道:“那继续吧。”

        “嗯。”见他没有察觉,楚姣棠满脸笑意地点了点头。

        扁舟上,楚姣杏忽然瞄到一艘画舫,她站了起来,定睛一看,似乎是北宫凌云的。

        看着二楼的红衣少女,她微微蹙眉,道:“梨儿,你看那是不是小棠棠?”

        楚姣梨抬眼,看着背对着她毫无防备的楚姣杏,微微凝眉,将袖间藏着的匕首滑落到手上,悄悄站了起来,抬手向她刺去。

        忽然,楚姣杏察觉到画舫的一楼似有一道寒光闪过,她轻轻挑眉。

        那是什么?

        “嘭!”不过弹指间的速度,楚姣梨手中的匕首被一根冰锥击飞,落入水中。

        旋即,楚姣杏也将画舫中那道寒光的目光移至到了落水出,吓了一跳。